第203章 叫你跪就跪?叫你吃屎你吃不吃?

    祁绍一身华服,扬着下巴,像个二世祖:“什么古鹤?我们是来找古鹰的。”

    古家主微微一愣,下意识的以为古鹰在天门惹事了,忙赔笑道:“祁小爷您放心,我这就把那臭小子带来给您赔罪!”

    他转身,脸色立马变得阴沉,然后气冲冲的往古鹰走去。

    “赔罪?”祁绍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谢忱、左岩、莫寒、柯彬他们站在一旁,一个个穿着华服,拿着折扇,人五人六的。

    苏九也换了身白衣,折扇抵着下巴,望着祁绍:“这么好奇,跟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他们相视一笑,看戏的表情,摇曳着折扇往里走。

    苏九不急不缓的跟在后面,像是闲散来游玩的。

    越过拱门,便能看见里面的盛况。

    古家人丁兴旺,嫡系和旁系的加在一起,人数挺多。

    擂台上已经有小辈准备对打了。

    他们跟古家主的脚步几乎一前一后,所以进去就看见了他疾步往前的身影,便跟着往里走。

    只是还未等到他们走过去,脚却硬生生的顿住了。

    就见,古家主三步并两步,冲过去朝着古鹰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,接着就骂:“你这个混账东西!老子送你天门修炼,就是为了让你结交其他官家子弟,是让你招惹是非的吗?”

    火辣辣的疼,对于古鹰来讲不算什么,他捂着嘴角,下意识反问:“我惹谁了?”

    古家主根本不听他说话,一把揪住古鹰的耳朵,拖着走,骂着:“没出息的东西!除了给我丢人现眼,你还会什么?等会什么都别说,直接跪下赔罪!”

    古鹰被他拎着耳朵往前走,没再说话,也没再问。

    就因为他长了一张会干坏事的脸,所以从小到大什么坏事都是他做的。

    多一件不多,少一件不少。

    古家主拖着古鹰,摁着他的肩膀,“畜生跪下!道歉!”

    “……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古鹰跪在地上,双手撑地,指甲泛白,全身血液都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古家主赔笑看着祁绍,“您看这样还满意吗?这畜生从小就不讨人喜欢,不是故意跟您作对的!千万不要心里去,您要是还不解气,打他一顿出出气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无人应声。

    祁绍黑着脸,谢忱他们的表情也很难看。

    古鹰再怎么也是嫡系,古家主连问都不问一句,甩手一巴掌,就把他压过来下跪了!

    毫无地位可言。

    狗屁的擂台赛选家主,就算古鹰赢了,估计也轮不到他做!

    从古鹰被压着跪下的时候,周围的人就看了过来,并且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    全是对古鹰的不屑和鄙夷。

    事实上,古鹰的天赋,单独拎出来也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可现实是看人下菜,哪怕古鹰的天赋在古家仅次于古鹤,他不受重视,不被认可,就会成为他们瞧不起的对象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古鹰会变成这样,完全是古家主对他的态度一手造成的。

    祁绍差点把手里的折扇给掰断,暴跳如雷的:“你他妈的跪下给谁装孙子呢!给老子爬起来!”

    古鹰倏地抬头,看见是祁绍,立马咧嘴笑:“哎呀,你们怎么来啦?”

    傻逼还笑!

    祁绍气得转身,不想看他。

    他一转身,后面少年清瘦的身形就漏出来了,手里摇曳着折扇,不急不缓的。

    古鹰后背僵直,嘴角的笑容也僵住了,眼圈渐渐泛红。

    就像是小孩子被欺负见到了家长,一下子情绪崩溃,眼泪抑制不住的往外涌。

    他擦着眼泪,爬起来,走到苏九面前,哽咽的声音带着可疑的委屈:“九哥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声音冷淡:“没出息。”

    古鹰抽了抽鼻子,那么一个大高个子,绞着手指站在那,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。

    就跟大灰狼变成小白兔的冲击感差不多!

    众人看得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古家主面容逐渐僵硬,干笑着询问:“你们,认识的?”

    祁绍斜着眼梢,凉凉的:“小爷我这来给朋友擂台赛助威,你让他给我下跪?古家主你可真能干!”

    朋友?

    古家主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,但是应变能力很快,卑躬屈膝的笑:“古鹰能跟祁小爷结交是他的福气,高攀了您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着古鹰一指:“你跟祁小爷是朋友怎么不跟我说?你看看你,闹出的这叫什么事?还把祁小爷一个人晾在这里,过来!”

    祁绍一口气差点没上来。

    这他妈什么态度?

    他“啪”地用扇子打掉他指着古鹰的手,尽量语气平稳地道:“古家主,我跟古鹰是兄弟,不在意这些俗礼!”

    兄…兄弟?

    古家主捂着手背,根本来不及疼,就被这句话惊住了。

    佣兵工会的少东家,京城谁不想跟祁绍有关系,古鹰跟祁绍是兄弟的关系,对古家百利而无一害!

    思及此,古家主顿时笑的合不拢嘴:“哈哈…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,古鹰这孩子真不像话,从来都没在我跟前提过。”

    可惜是古鹰,如果是古鹤的话,那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感叹着,一边琢磨等下怎么介绍他认识古鹤。

    祁绍根本不想搭理他,皮笑肉不笑的:“我们兄弟自己聊,不劳烦古家主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明显是赶人了。

    古家主是人精,怎么会听不懂,但是他就杵在这不走,目光偷偷打量起了古鹰旁边的少年。

    刚刚太震惊了都没注意到,这少年唇红齿白,男生女相,好看的有些过分了。

    他眼神闪烁,厚着脸皮问古鹰:“古鹰,不知这位小兄弟是?”

    在苏九跟前,古鹰就像是有人撑腰了,偏头看向别处,不理他。

    这个畜生!

    古家主强压着怒火,用眼神狠狠地剜了他一眼,又朝着祁绍递去谄媚的笑:“你们聊,我先去忙。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,去了观看席,陪着那两位王爷了。

    围观群众还是张望着,主要是这一行人都长得太好看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瘦弱的少年,那张脸就像是画上的人,鲜艳分明。

    就只有古鹰长得凶狠,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左岩就一把搂住古鹰脖子,用拳头抵着他的脑袋:“你是不是傻,叫你跪就跪?叫你吃屎你吃不吃?”

    古鹰高大的身体,配合他歪着头,“你自己吃吧,我没胃口。”

    左岩被气笑了,朝着他屁股踢了一脚:“你踏马还有心情跟我耍嘴皮子?九哥跟我们可是专门来给你撑场子的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