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 古家擂台赛开始

    其他人虽然不明白易衡到底经历了什么,但是易家人去玄天宗给他退出宗门的事情,大家都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不论经历了什么,已经被苏九解决了。

    左岩默默地点了点人数:“古鹰没来,那我们不是还差个人吗?”

    楼烨庭小心翼翼的问:“要不然再去宗门拉一个?”

    几个人纷纷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真以为是随便拉人组队吗?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都是生死之交,谢忱跟祁绍也是从小一个开裆裤长大的。

    他要不是楼绪宁的弟弟,能进来凑数吗?

    楼烨庭被这么一顿白眼,还觉得挺委屈的,他这不是在想办法吗?

    苏九手托着下巴,朝着门外抬了抬:“门口那个怎么样?”

    门外?

    几个人同时抬眸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门外就一个拿着扫把扫地的仆人。

    几个人同时黑脸。

    你祖宗只收强者的豪言壮志呢!

    楼烨庭挠着鼻子,“你们看,还不如从宗门找呢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闭嘴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祁绍阴郁的转头:“九哥,你认真的吗?”

    苏九回眸,刚想点头,就看见几个人目光阴沉沉的,仿佛在说:你要是敢认真,我们就不干了!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我是说,外面那个扫地挺干净的。”

    饶是如此,祁绍他们还是面目可憎的盯着他,仿佛她刚刚动了什么十恶不赦的想法一样。

    苏九实在委屈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们去给古鹰撑场子,他不是擂台赛吗?”祁绍忽然提议道。

    其他人对视一眼,都没反对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懒洋洋地掀起眼皮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看上去,挺不在意的。

    柯彬眼神闪烁,八卦的追问:“九哥,你上次去碧海宗就是替古鹰报仇的吧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几个人全部递过去好奇的眼神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们都憋着没问,但是心底都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们一眼,语气冷淡:“古鹤丢了我的床,我打他不应该?”

    几个人点着头,同时意味深长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苏九懒得搭理他们,单独跟易衡聊了会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他跟着青颜调查到不少消息,京城的势力错综复杂,甚至牵连到了北部。

    除去这些之外,京城家族莫过于凤家、宋家、商家、楼家为四大家族最为昌盛。

    其中凤宋两家尤其出风头,主要还是因为凤百灵和宋弈都是炼丹师,且都有所成就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商家和楼家。

    商家经营生意,据说生意太大,都做到了北部。

    至于楼家,行事低调内敛,非常稳重。

    倒是像极了楼擎的性格。

    苏九默默地听着,眸光闪了闪:“古家排的上名吗?”

    易衡沉吟道:“古家在京城还行,比易家的排名靠前,算是仅次于四大家族的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眉梢轻挑,挺随意的:“倒是可以当个跳板。”

    易衡脑筋转的极快,加之苏九让他做的事情,基本上也猜出来了。

    大概是要踩着古家上位。

    “以宗门的名义,好吗?”

    苏九手托着下巴,笑的有些不怀好意:“那你搞个家族呗,我的名义太招摇,就用你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易衡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给你的钱不够吗?”苏九白了他一眼,站起身子,往外走。

    易衡赶紧跟上:“钱够,还剩很多,可你确定要用我的名义吗?”

    “在古鹰擂台上之前搞出来。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苏九没给他再说话的机会,迅速的走了。

    易衡站在原地,脑袋有些疼。

    当初跟他说是当管家,这也没说要身兼数职啊!

    而且一个比一个大!

    他琢磨着,要不然改名字吧,反正已经不是易家人了。

    “苏衡?嘶……好像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离开的苏九,对此一无所知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两日后

    古家。

    古家有人在朝为官,官职还不低,请了两个闲散的王爷过来观看。

    同时是给了家族子弟另一条路走。

    就算是打不赢,也能在王府混个职位。

    当然,像古鹤这样的人,图的就是家主之位了。

    同为嫡系的古鹰,从小就被安排的明明白白,家主之位与他根本无缘关。

    但是因为古鹤亲自要求,擂台赛上一见高下,来决定家主之位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这次的家族子弟的擂台赛。

    擂台赛开始在即。

    台下一群古家小辈围在一起,争相讨论这次谁会赢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古鹤哥哥赢定了,古鹤哥哥长得好看,修为也高强,是咱们古家的门面!”

    “可是古鹤哥哥好像受伤了?挺严重的?”

    “就算受伤了,也能打得过古鹰那个蠢蛋,他们两个相差了不止一个等级好吗?”

    小辈们赞同的点头,的确是这个理。

    在他们讨论的时候,古鹰就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右眼消肿了,但是还有些青紫。

    他攥着拳头,暗暗给自己打气:“一定要赢!不能给九哥丢脸!”

    正说着,后面传来一道阴鸷的声音:“呵,天生就是狗腿命!”

    古鹰倏地回眸。

    走廊下,古鹤一袭蓝衣,阴影下的脸,带着伤,像是被殴打过。

    古鹰狐疑地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装蒜!这次我不会像上次一样手下留情,我一定会杀了你!”古鹤阴沉着脸,径直的从他身边走过。

    古鹰一脸的莫名其妙:“自己挨打了关我屁事!”

    这几天他训练的有些疯狂,几乎没人敢靠近他,他也不知道苏九去碧海宗打了古鹤这一茬。

    他嘟囔着往外走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出现,待遇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古鹤众人簇拥着往前走,小辈们欢呼的不得了。

    古鹰就像是臭狗屎,别说是靠近了,其他人看他的眼神都是嫌弃的。

    古鹰早就习惯了,所以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。

    反正他长得就挺凶狠的,做啥表情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他走到柱子下,习惯性的远离古家的人。

    偏巧,旁边是观看席。

    古家主带着两个王爷入座,笑呵呵的介绍着古家的子弟,最后着重的提到了古鹰。

    古鹰天赋不算低,但是对比古鹤就比秒的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再加上两人长相相差极大,古鹰就适合干给人看家护院的活,唬人。

    古鹰低着头,听着父亲介绍着自己,每听一句,眼神就暗一分。

    垂下的双手握拳,不知怎么的就觉得难受的厉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拱门外面传来了骚动。

    古家主抬头,腾地站起来,迎了过去:“祁小爷?您来古家是……”他顿了顿,看了眼古鹤,笑眯眯得:“莫非你跟古鹤是朋友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