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 狗腿二人组,狂刷存在感

    孙涛和夏毅眼睛一亮,这声音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两人转身,就看见墨无溟颀长的身形,立于后面的房顶上。

    “冥王大人!您可算来啦……您要是再不来,就不见到九哥了……呜呜,九哥受伤了……”孙涛激动地大喊,还抹了两把眼泪。

    在崇拜的冥王面前,夏毅卯足了劲找存在感,扯着嗓子干嚎:“啊!呜呜……冥王大人啊……呜呜……九哥太惨了,您快看,他都流血了,都快死了!”

    众人听得卧槽卧槽的。

    刚刚还是受伤,到他这就是要死了。

    这老实人要搞起事来,真他妈的狠!

    苏九黑着脸,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们俩:“你们俩能不能贴近事实说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腰间一紧,被人一把拽进怀里,头顶传来墨无溟压抑着怒火的紧张声音:“伤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远远地,他只感觉到路巍释放的威压,苏九又是背对着他,站的笔直,看不出任何的异样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抬头,挺平静的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唇角边白皙的肤色,染着殷红的血,刺眼极了。

    该死的没事!

    墨无溟漆黑的瞳孔闪烁着冰冷的暗芒,一手捧住她的脸颊,拇指轻柔的拭去她嘴角血迹:“等本王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九抓住他的袖口,往他怀里一靠,“抱我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脚步一滞,垂眸看着怀里的人儿,眼神有些阴郁:“本王要给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凉凉的:“不抱拉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”字没出口,便已经腾空被墨无溟抱了起来,他低着头,闷闷地:“本王没说不抱。”

    苏九唇角勾起,在他怀里找个了个舒服的位置,淡淡地:“我的仇我会自己报,路巍我会亲手宰掉,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轻不重,但却故意用元气传来。

    嚣张且狂傲。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,没有说话,算是赞同了苏九的话。

    他看上的人,从来不屑于藏在他背后当小女人。

    她想踏上强者之路,凤飞九天。

    只要她想,他就帮她,让她一点一点的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墨无溟打着小算盘,心情愉快了不少,只是想到她嘴角的血迹,脸色又阴沉了下去:“可是他让你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,似笑非笑的:“我不介意你把他打个半残废,只要不死就信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个。

    这俩人聊天根本不顾别人死活啊!

    堂堂碧海宗的宗主,在他们嘴里怎么就像是一只蚂蚁,可以随便捏死?

    就算对方是冥王,可路巍也是三大宗门之一的宗主,在九州四海都有不小得影响!

    一滴冷汗顺着路巍的额角流淌下来,他攥着拳头,全身元气都用来抵挡威压了,却还是被压得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听见墨无溟跟苏九的对话,他都快要气疯了,可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要他开口,压制半天的气血翻腾,便会让他吐血!

    就算是死撑着,他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吐血!

    墨无溟就像没看见一样,又增加了几分力道,跟他为难苏九的时候相比,只多不少。

    三个元灵僵硬的站在对面,行动没有任何限制,可是却不敢走,只能努力的减少存在感。

    然鹅,还有两个刷好感度的大bug在呐!

    孙涛掐腰,耀武扬威:“冥王大人,对面那三个刚刚也打了九哥,三打一不要脸!”

    夏毅不甘落后的脑补:“那边房子塌了,九哥就是从里面钻出来的,差点就被活埋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这两人怎么这么能胡扯?

    他们来的时候房子就塌了!

    他们也根本没看见打架好吗?

    苏九闭上眼,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玄门每个弟子遇到墨无溟都是这逼样,她都习惯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那个接通了他们与偶像说话的那根没感情的电话线。

    偏偏墨无溟听见她的事,还挺吃这套,抬眼,点头,简单地交流。

    这就让他们更加一发不可收拾了!

    眼下,墨无溟听见两人的话,危险的眯起眼睛,看向了对面。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三人同时跪地,惨白着脸色求饶。

    “不关我们事,是路巍,路巍安排我们来的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不是碧海宗的弟子,我们是他花高价请来的!”

    “冥王大人饶命,是我们有眼无珠!”

    在死亡面前,什么都不重要!

    路巍张嘴想要反驳,胸腔便是一阵强烈的挤压,这道威压摆明了是针对他的。

    双脚陷入地面几分,细密的恐惧感随之而来。

    能把他制住的威压,绝对不是元王等级!

    墨无溟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,下巴抵在苏九头顶,淡淡的问:“你处置,还是?”

    苏九靠在他怀里,有些懒懒地:“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测试石碎了,古鹤揍了,狠话放了。

    基本上也没她啥事了,让他拿这三个人消消火呗。

    墨无溟眼光深邃,寒芒毕露:“本王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紫阳剑陡然出现,蕴藏着强大的白色元气,横空劈下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强悍的剑气席卷,周围亮如白昼。

    一剑劈下去,又长又深的一道裂痕,将宿舍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三个五阶元灵,就这样连尸体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众人瞳孔微缩,骇然的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斩月鬼变吗?冥王的成名绝技果然厉害!”

    “天哪,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有这种荣幸!”

    “见过斩月鬼变!这个牛逼我能吹一辈子!”

    苏九抿抿唇,一手勾住墨无溟的脖子,一手比出指甲眼大小:“只是比我厉害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:“……九儿,最厉害。”

    苏九斜了他一眼,还挺拿得起的:“勉勉强强吧。”

    孙涛和夏毅嘴角狂抽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!

    似乎是想起什么,苏九侧目看向跪地的人群,指着小门小派的弟子:“那些人都是我朋友,你别把气撒在他们身上啊。”

    她能这么好心管别人?

    墨无溟眼皮一掀,撤掉了威压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她打什么算盘,还是配合的吐出两个字: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即便全身是冷汗,还是有些飘飘然,甚至在傻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……能跟苏少爷结交,是我等的荣幸!”

    “冥王殿下心系爱人,我们都能够理解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都是碧海宗的过错!”

    效果立竿见影。

    苏九目光染笑,又靠回墨无溟怀中,用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低语:“碧海宗的名声,这辈子都别想挽回了。”

    杀人不过头点地,她要路巍亲眼看着碧海宗在他手里垮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