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 跟她玩,要玩得起

    两块测试石,显示屏冒着青烟,什么都看不见!

    吴执事愤怒的眼神扫向旁边的少年,“你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摊手:“力道测试啊?”

    吴执事双目微睁:“不可能!你刚刚没有用元气,你根本是故意毁掉测试石的!”

    苏九不急不缓的,挑眉:“上面还有我的元气存留。”

    吴执事怒气冲冲的伸手拿下测试石残骸,抽出一丝元气探索,抱着不可能的心思,却真的在上面察觉到了元气存留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!怎么可能会有人一拳头打爆两块测试石?

    起初的愤怒,转化为了惊恐和骇然。

    难道廖长老说的五色元气是真的?

    众人灰头土脸,懵逼的看着苏九。

    无根源的超级大废材?

    靠冥王走后门的超级大废材?

    ……he,tui!

    一拳头打爆两块测试石的超级大废材?

    哪个王八羔子传出来的谣言!

    他妈的想害死谁啊!

    吴执事指尖发抖,好半响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测试石坏了,测试只能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他仿佛才明白过来,为何夏毅会一而再的要求最后测试……

    力道测试时间比预期的时间短。

    廖长老得到消息过来的时候,脸色都变了。

    打碎测试石,这得多大的力道?

    碧海宗至今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这一下午,授课的时候心不在焉,手心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这件事很快就传到路宗主的耳中了。

    路宗主听说这件事之后,当晚就在宿舍里插了三个元灵五阶的高手,伪装成弟子。

    就等着苏九晚上回去,看好戏了。

    这些苏九自然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路宗主安排好这些之后,又让人以参观碧海宗为由,带着四十个人往宿舍走。

    这是后话——

    听完课的苏九,步伐轻慢的回了宿舍。

    天色还早,入室弟子还在练武场。

    刚进院子,就看见一张床翻在地上,湿的,上面还有脚印。

    苏九顿了顿,继续走进房间。

    四张床,唯独她的那张床不见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外面那张床是她的。

    苏九抬手,虚空抽出归魂剑,拎着,挨个走到余下的三张床跟前。

    横劈竖砍,砸的稀巴烂。

    最后一把火烧成黑炭。

    转眼间,房间里只剩下一张桌子几张椅子。

    苏九拉过椅子,坐下,双腿往桌上一搭,双手交叉,抵在下巴上。

    慵懒地犹如一只波斯猫。

    跟她玩,要玩得起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宿舍方向有浓烟往上飘,直冲天空。

    站在练武场的一众弟子,幕然一惊。

    “宿舍失火了?”

    一声呼唤,所有人都转身朝宿舍赶去。

    进了宿舍的大门,方才发现并没有失火,大家不由自主的看向冒烟的房间。

    烟是从窗户冒出来的,大门敞开着,没有丝毫异样。

    众人走近看去,就看见桌前坐着一个人,天暗了,看不清是谁。

    有人冲着里面喊:“古鹤?你们房间冒烟了?发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正问着,古鹤从人群后走了出来,后面跟着骆斌他们。

    “咦?你们在这,那房间里坐着的是谁?”

    “鬼……鬼啊?”

    大家吞口水,云里雾里的。

    古鹤基本上猜到了,带头走进去:“你做了什么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哪里还用问啊。

    三张床,三滩黑炭,一块一块的,还有小火花啪啪。

    古鹤额角青筋直跳,怒声斥道:“你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理所当然的:“你们掀我床的时候,应该知道结果。”

    古鹤双拳紧攥,沉着脸没吭声。

    他能忍,骆斌忍不了,张嘴就骂:“你这个狗娘养的,你竟敢烧了我的床!”

    撸起袖口,就要去先桌子。

    愤怒之下,力气极大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桌子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他错愕的再次用力,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苏九歪着头,双脚随意的搭在桌上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原先帮着骆斌的三个人,立马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四个人脸色发白,用尽了全力。

    桌子任然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,基本上不认识苏九,还抱着双手看戏呢。

    “这新来的弟子,够嚣张的啊?”

    “有嚣张的资本,你们看骆斌他们几个,在一起平均一阶元师,竟然都没法在人脚下把桌子掀翻,实力一目了然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欺负新弟子,结果踢到铁板了,真逗。”

    调侃和讽笑,就像是响亮的巴掌,狠狠地甩在四个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哪怕是为了面子,也要把这桌子给掀翻了。

    苏九看着他们憋红的脸,挑眉:“这么想要,给你们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一抬脚,抽离。

    惯力使然。

    四个人仰面朝天,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,仰面朝天。

    桌子也砸在他们身上,狼狈不堪。

    门外顿时传来哄笑声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蠢了!

    先前去过万驼峰的四个人,拧着眉头,想要走到房间。

    却见,少年忽地站起来,冷冽的视线扫过来,仿佛在说:“想死的,就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个人的脚,像是生生插进了土里,拔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古鹤抿着唇,转身便要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只见,少年横移两步,挡住他离开的脚步,声色清冷:“烧床只是本金,利息是不是该结算一下?”

    “什么利息?”古鹤俊朗的脸上写着莫名其妙,转而看向骆斌,直言:“你的床是他们搬出去的,与我无关!”

    骆斌腰砸在门槛上,正在哀嚎,听见这句话,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他不指望古鹤帮他,起码别出卖他吧?

    包括看戏的一群人,都惊讶的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这新弟子来头不小啊!”

    “古鹤都不敢惹。”

    他们指的不敢惹是对方身份原因,绝对不是因为实力不够。

    苏九抱着双手,好整以暇的:“所以,我的床是你丢出去的?”

    她低下头,目光转深,阴鸷而又危险。

    骆斌心头一骇,下意识的拉垫背的:“不是,不是我……古鹤,是古鹤!”

    苏九对这个答案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挑起一边眉头,斜眼扫向古鹤:“嗯?”

    古鹤脑袋炸开,气急败坏道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我何时叫你把他的床丢出去了?”

    想起古鹰那茬,心里开始不安了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不会是来替古鹰报仇的吧?

    苏九抬起食指,摇了摇:“身为男人要敢作敢当。”

    古鹤脸色发白:“真不是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