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5章 作死的前奏总是美妙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瞬间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外面张望的四个人,震惊的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苏九?苏九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旁边的人不认识,笑着调侃:“啊呀,新来的小师弟长的真俊俏啊。”

    “骆斌,你可要好好照顾人家啊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别照顾坏了!”

    话是关心的,但完全是看戏的态度。

    站在房间里的骆斌,偷偷打量着少年不可方物的脸庞,眼底闪烁着不知名的光。

    而此刻,古鹰他们以及那个带路的弟子,早已吓得,一动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时,少年微微抬眼,朝着门口微微一笑:“嗨,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古鹤双拳紧攥,嗓子像是被人掐断了。

    全身被一种恐惧笼罩着,眼前不断回放着跟他对战的画面。

    那种全方面压制,只能等死的无力感,几乎成了无法挥开的阴影。

    “嗯?你们认识啊?”骆斌一边说,一边自来熟的走到苏九身边坐下:“我叫骆斌,睡在你旁边那张床,以后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?”

    他侧身,目光流转在少年身上,若非胸部平坦,这就是一张女人的脸!

    他从小就在胭脂堆里长大,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?

    玩过的女人何其多?

    思及此,他一把搂住少年,顿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骨架小,肩膀柔软,这是男人吗?

    骆斌的动作,房里房外,六个倒抽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苏九歪着身子,手肘抵在膝盖上,挺漫不经心的:“多谢师兄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骆斌眼底闪着精光,趁机抓住苏九搭在膝盖上的另一只手,“同门师兄弟,互相照顾是应该的!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这么软的手,这绝对是个女子!

    就在他心猿意马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“苏九!”

    吓呆的几人,终于找回了声音。

    骆斌愣了愣,扭头看过去,“小师弟在这,别吓人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提什么苏九?

    吓到小美人,他跟他们没完!

    这时,古鹤也干着嗓子开口:“苏九……”

    骆斌皱着眉,不高兴的回眸:“古鹤,你怎么也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卡在嗓子里。

    只因为古鹤双眼猩红,死死地盯着某个地方。

    骆斌忽地头皮一麻,顺着古鹤的视线往旁边看,就见少年朝着他勾了勾唇:“我叫苏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骆斌双目圆睁。

    倏地缩回手,起身,快速倒退几步,站到带路的弟子旁边。

    刚想骂他两句,却又再次愣住。

    对方一头冷汗,脸上印着鞋印,抖如筛糠。

    一股怪异感油然而生,他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那弟子偷瞄了苏九一眼,使劲摇头:“没事没事,我不小心摔得。”

    骆斌斜眼看向苏九,当即明了,讥讽道:“你是摔到人家的脚底下去了?不过是一个废材,仗着有点姿色,勾搭上了冥王罢了,你跟他客气什么?”

    还以为是个女扮男装比较成功的,居然是跟冥王搞断袖的小杂碎,呸!真是晦气!

    想到刚刚差点翻车,有些恼羞成怒:“什么杂碎也敢来碧海宗放肆?今天我给你做主!”

    带路的弟子一点没感激,差点吓跪,“不用不用,真的是我摔得!”

    他弯着腰,毕恭毕敬的:“苏少爷,我还有事情,我能走了吗?”

    苏九见他挺识相的,摆摆手,没为难。

    弟子如临大赦,托着疼得快要断掉的手,快步的逃离了宿舍。

    骆斌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。

    彼时,去过万驼峰的四个弟子,冲进房间,凌厉的看向苏九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这里是入室弟子的宿舍!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抬眼,欠欠的:“你们宗主安排的,与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古鹤的拳头攥了松,松了攥,开口便带着硝烟味:“你竟然赶来参加听课会?”

    “胆子大,惊喜吧?”苏九把脚放下来,姿态慵懒而随意。

    古鹤眼梢狂跳,阴沉着脸,压下心底恨不得想要弄死他的杀意,走回自己的床边。

    骆斌以及大多数碧海宗弟子,都不知道当初万驼峰究竟发生过什么,更不知道当时苏九单挑古鹤和两大长老。

    所以看见这个情况实在是难以理解!

    骆斌翻着白眼:“他不过是来碧海宗听课的,真把他当成同门兄弟了?冥王又不在这……”

    外面懵逼的其他三人也进来了。

    霸占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的超级大废材苏九,他们也非常好奇,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!

    除了长得好看之外,似乎没什么特殊的。

    三人冷笑着,跟骆斌的看法差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,来我们碧海宗听课,就要懂我们碧海宗的规矩!”

    “是男人就别仗着冥王耀武扬威!”

    “人家不是男人,是冥王的情人,枕头风一吹一个准。”

    你一句我一句。

    古鹤他们的面容逐渐僵硬起来,有些复杂的看了他们一眼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万驼峰一战,他们跟他们的想法也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但是那次之后,他们比谁都清楚,苏九耀武扬威,向来是靠自己……

    家丑不可外扬,谁也不想承认自己曾经被打败过,且差点丢了一条小命!

    各种嘲笑声之中,苏九缓缓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抬手,掸了掸肩膀上不存在的灰尘,语气极淡:“几坨茅坑的东西,又臭又脏。”

    说完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骆斌站在原地愣了半响,才反应过来,苏九在骂他们,顿时火冒三丈。

    他掐着腰,气急败坏的咒骂:“这个不知死活的小杂碎!不教训教训他,他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!”

    其他三人也是一样,浑身带着怒意。

    古鹤沉默了许久,才冷冷的警告:“我劝你们,少惹他。”

    骆斌怒不可喝的:“合着他骂的不是你?”

    被人骂成屎还不敢反抗,他还算什么男人!

    越想越气,他扭头看向苏九的床榻:“把他的床丢出去!”

    同宿舍的三个,都没去过万驼峰,在骆斌的怂恿下,搬床,搞事。

    古鹤被怼了一句之后,便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反正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若他知道,这苏九邪火就是朝着他来的,恐怕就算打死骆斌,也不会让他把床丢出去。

    床丢出去了,床铺被人拎了几桶水,浇得湿透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