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 瞌睡送枕头的大好事

    一副懒散的姿态,侧眸看着两人:“苏九。”

    轻飘飘两个字。

    万金重,“哐当”狠狠地砸在众人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嘭咚!

    扑通!

    有人磕在桌上,有人摔跤。

    震惊错愕的眼神,直直的射向那个自称苏九的少年身上。

    侯铭杰:“……”

    裴承修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两人张着嘴,面容呆滞。

    苏九这个名字简直是太出名了,出名的让人有些害怕!

    这几个月时间,但凡是跟他有过节的,就没个好下场!

    前有贺尚书几个当朝官员,后有碧海宗宗主路巍。

    这两个字,就像是魔咒!

    夏毅和孙涛相视一眼,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但他们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一直在宗门学习,他们与外界有些脱轨,并不知道苏九光一个名字,威力就这么大。

    苏九自然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侯铭杰和裴承修梗着嗓子,咧嘴干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然后,像了机器人一样,僵硬的移开视线。

    双手放在桌上,坐的笔直,乖乖巧巧的。

    整个授课殿的气氛,都因为“苏九”两个字,而变得格外的紧张。

    索性,这状态也没持续太久。

    碧海宗的弟子,带着他们去了住处。

    四十个人,安排了十个房间,一个房间四个人。

    苏九是多出来的一个。

    不知碧海宗出于什么心思,把苏九安排到了入室弟子的宿舍。

    如果大家不知道苏九是谁,也不会觉得奇怪,本来他就是多出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知道他是苏九,就难免不会想碧海宗单独把苏九隔开,是不是想要打击报复?

    毕竟是苏九让碧海宗被嘲笑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夏毅和孙涛有同样的担心。

    夏毅提议:“这床铺挺大的,要不我们一起挤挤吧,就不用去入室弟子的宿舍了。”

    孙涛附和:“你要是不想跟人一起睡,我可以跟夏毅一起。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瞥了两人一眼:“不用,人家安排的入室弟子宿舍,环境肯定比这里好。”

    她来这就是搞事的,安排她进入室弟子的宿舍,是瞌睡枕头的大好事。

    哪有拒绝的道理?

    碧海宗弟子知道这少年是苏九之后,脸色很黑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废物,仗着冥王耀武扬威,给我等着!

    “走吧!”他冷喝,余光泛着阴冷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抄着双手,不急不缓的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夏毅急得跺脚,这小子怎么听劝,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!

    孙涛拧着眉头:“碧海宗这么大的宗门,这里还有这么多人,我就不信碧海宗不要脸了,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害苏九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。

    好像是这个理?

    大家虽然不说,但是心里明白,这次碧海宗的听课会就是挽回名声才办的。

    没必要因小失大吧?

    一群人陆陆续续进来宿舍,休息,下午还得力道测试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碧海宗在平原地区,没有山脉,但宗门的结构跟玄天宗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带路的弟子一直上都没说话,步伐很快的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一直到把苏九带进某个院子之后,他猛地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没说话,反手就是一个黑虎掏心,蕴藏着元气,实打实的狠招。

    苏九眼皮一掀,看上去慢吞吞的,却轻松的捏住了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带路的弟子先是一惊,跟着恼羞成怒:“你干什么,放手!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捏紧手指,捏的咯咯作响,冷眼看着对方疼得尖叫起来:“啊啊!放手!你这个小杂——”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拳头搭在他下巴,当即将他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带路的弟子疼得抱着腰,脸色惨白:“啊……你这个该死的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忽然梗住。

    一只脚踩在他的嘴上,少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:“给你个选择,带我去宿舍,或者——”

    他垂眸,似笑非笑的:“死在我脚下。”

    既然随意又放肆。

    却又让人感到该死可信!

    带路的弟子吓得瑟瑟发抖,使劲摇了摇头,又点头。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,冷漠地移开脚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一个外室弟子在她面前耀武扬威?

    屎给他的打出来都是轻的!

    带路的弟子托着红肿的手腕,脸上印着鞋底,眼底满是惊恐和骇然!

    对方根本没有用元力,就把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,险些丧命!

    这是哪门子的废材!

    到底是哪个傻逼缺心眼传出来的谣言!

    一路上,颤颤巍巍的,没敢耍心眼,一直把苏九带到宿舍其中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“就,就是这里,那边有你的床铺。”

    苏九平静的走进去,四张床位,靠西边窗户的床铺,上面有床被子卷着。

    “我,我能走了吗?”被打一顿,老实多了,连走都不敢随便走了。、

    苏九看了看床铺,斜了他一眼眼:“进来,给我铺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弟子点头哈腰,手腕疼得要命,也不敢说个“不”字。

    麻利的把床铺好,然后转身:“好了!”

    苏九走到床边坐下,还是没有让他离开的打算。

    颇有闲情逸致的跟他聊起来。

    问东问西,就差没让他把碧海宗的发展史背一遍了。

    弟子手腕疼得冒冷汗,脸色惨白的,还不停的弯腰。

    苏九仿若未见,依旧聊着,眼神时不时得瞥向门外。

    “古鹤,刚刚你那招使得真不错!”

    “还行,比之前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碧海宗听客户开了,各门各派的弟子都来了,你们说玄天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苏九来碧海宗送死吗?”

    以古鹤为首,八九个弟子一步步往宿舍走。

    大汗淋漓的,一看就是刚练完剑。

    有人好奇的问:“古鹤你们在万驼峰那会,到底发什么什么?”

    去了十名弟子,只有五个活着回来,宗主去讨说法,也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他们对这些太好奇了。

    然而,提到万驼峰三个字,古鹤他们嘴巴就想被胶粘住了,抿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我们也别问了,反正苏九又不可能来我们这。”那弟子说这话,跨步进宿舍,抬眼就看宿舍里多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碧海宗外室弟子,认识的。

    床边坐着的少年,容貌美艳的让人眼前一亮,面生得很。

    进门弟子,冲着后面惊喜的喊:“喂!咱们宿舍新来了一个小师弟。”

    小师弟?

    没听说有新弟子要来?

    外面的人好奇,伸着头往里看。

    古鹤原本就住这间房,迈脚跨进去的同时,抬眼望去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