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2章 碧海宗听课会开始

    路宗主也知道自己情绪激动了点,他气愤的坐下,一张脸铁青:“既然他迫不及待的来送死,本座就成全他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冥王府。

    青颜灰头土脸的,正在他那满是宝贝的房间里找东西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没来,怎么归魂剑不见了?

    他挠着头,里里外外都翻了一个遍,就是看不见那把小巧精致的匕首。

    他掐着腰,就去找了战流云。

    “二战,你是不是进我的藏宝室了?”

    战流云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,“一堆破铜烂铁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    青颜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忍!

    他转身,急冲冲的赶到水阁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走进去找人,就看见水里冒泡泡,墨无溟湿淋淋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青颜神色微变,连忙上前:“又发作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搭理他,凝聚元气,将衣服控干,冷漠地往里走。

    青颜愣了愣,瞥了一眼他玄色袍子,以及地上水迹。

    没有血色,火毒没发作?

    那他下水干嘛?

    青颜皱着脸,凝视着墨无溟的背影,摇头。

    谈情说爱,谈傻了。

    不对!

    我的归魂剑。

    他撸起袖口,又恢复了刚来时候的气势汹汹,走进门。

    墨无溟笔直的坐着,手里拿着几封信件,眸光微寒。

    看见他这样的神态,青颜又怂了:“怎么了?是不是北部出事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手指在桌面敲了敲,掀起眼皮看着他:“你有事?”

    青颜腰杆一挺:“就是,我……就是问问,我以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有一把神兵利器,归魂剑吗?找不到了,你别误会,我就是觉得,你可能见过?”

    充满求生欲的问话。

    要是以往,墨无溟一甩袖就把他扫出门了。

    偏偏今日,他微微移开视线,拿起桌上的信:“北部的确有些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严重吗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抿着唇,看上去挺严肃的,没有继续说完。

    青颜心心念念着归魂剑,看见对方这神态,又把话茬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北部肯定出了很大的问题!

    正想着,战流云领着易衡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易衡一进来就看见了墨无溟,连忙抱拳颔首:“冥王殿下!”

    墨无溟瞥了一眼,认出易衡,心底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知道是苏九让他找来的,便问:“何事?”

    易衡没有隐瞒,便将苏九想要了解各大势力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扬眉,有些诧异,那小家伙要开始建立势力了。

    有点他年轻时的风范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看上的人。

    他抬抬下巴:“嗯,青颜你带他去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青颜张了张嘴,“那北部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斜眼,目光凉凉的:“不用你操心,还有流云。”

    青颜一噎。

    乖乖地闭嘴,带着易衡走了。

    战流云抬眼,挺疑惑的:“北部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墨无溟余光一扫,眼神又冷又刺:“你的话,真的越来越多了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是你说有我的吗?

    男人的心海底的针!

    *

    两日后。

    碧海宗听课会开始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的各个门派的弟子都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限制人数,每个宗门只来两名弟子。

    四十个人,二十门派,除去赤阳宗和玄天宗,就只有青羽宗,凌云宗这两个稍微有点名气之外,其他的几乎是没听说过的小门派。

    一进碧海宗大门,就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,各种张望,惊叹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三大宗门,这柱子都比一般的粗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上面还镶嵌宝石呢?好华丽啊。”

    “哇!你们快看,那便是碧海宗的入室弟子吧?”

    远远地,就能看见一群穿着蓝色衣袍的弟子们,站在前广场。

    为首的碧海宗弟子,听见这些没见识的话,脸上带着几分鄙夷。

    “咱们碧海宗的柱子,是用的西海赤晶石,坚硬无比!”说罢,他又斜眼:“上面的宝石是每任宗主从独角兽那儿打来的!”

    字字句句,都充斥着优越感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独角兽身边打来的,真厉害啊!

    这时,带路的弟子又扬起下巴,斜着眼梢:“那些也不是碧海宗入室弟子,我碧海宗跟你们小门小派不一样,碧海宗的杂役也是有规矩。”

    众人哪里会听不出话里面的讽刺,顿时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狗眼看人低。”

    突兀的声音,凉凉的在人群后面响起。

    孙涛和夏毅吓了一跳,赶紧横移两步,把苏九挡住了。

    众人回头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个心直口快的:“就是狗眼看人低!我们就算是小门小派,也是有规矩的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附和:“对!有什么好得意的!我们是来听课的,又不是来你们碧海宗过日子的。谁管你是弟子还是杂役!”

    带路的弟子被怼的脸色青白,压着火气,带着他们往里走。

    孙涛和夏毅擦了一把冷汗,回头看着后面的小祖宗。

    “执事都说了,让我们看着你,别惹事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听课会就三天,忍忍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地瞥了他们一眼,迈脚往前走。

    孙涛和夏毅对视一眼,莫名感觉这仅仅只是一个开端!

    赤阳宗的两个弟子,走在后面,忍不住多看了那个相貌出众的少年一眼。

    他们俩没去万驼峰,没见过苏九,自然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只能通过对方的穿着判断出是玄天宗的弟子。

    对于他刚才那句话,两人还是挺赞同的。

    只是碍于赤阳宗和碧海宗交好,他们才忍着没说话。

    一行人,跟着带路的弟子,直接到了授课殿。

    碧海宗的授课殿很大,跟玄天宗有的一比。

    授课的廖长老已经在等候了。

    巧得很,正是在万驼峰险些跟古鹤一起送命的其中一个长老。

    看见苏九的那一刻,手就抖了两下。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了对方的注视,苏九抬眼,递过去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廖长老却觉得瘆得慌,额角一层冷汗,几乎是不由自主的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等到大家入座之后,他才站在前方开口。

    “欢迎诸位来到碧海宗听课,接下来的三日,老夫将会针对元气的……”他口若悬河的说起来,大致就是说了说三日的内容。

    小门小派没有正统的授课,大多是靠一些买回来修炼书籍,很杂很乱。

    廖长老说的这些,他们以前都没听过。

    所以听得格外的认真。

    但是玄天宗和赤阳宗的弟子早就学过了。

    甚至觉得廖长老这些华而不实,只是敷衍听课会,哪里是真的教别人真材实料

    赤阳宗两个弟子听的无趣极了,恨不得睡一觉。

    刚这么一想,转头就看见旁边座位上,趴着一个少年,闭着眼睛,睡觉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