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这么急不可耐啊?

    谁叫他这次听课会,没有任何要求,完全就是行善事。

    三大宗门一对比,赤阳宗和玄天宗若是落后,还不被口水喷死。

    说一千道一万,就为了个名声!

    玄门执事提到这件事,特意避开了去过万驼峰的几个弟子。

    万驼峰的事他虽不知真相,但也知道他们得罪了路宗主,若是让他们去碧海宗,岂非羊入虎口?

    玄门执事好意的安排了两个面生,专心修炼,为人老实的。

    谁知道,他刚确定完,靠在柱子边的少年举手了。

    “执事,我申请去碧海宗听课。”

    玄门执事眼梢一抽,这孩子咋这么不省心呢!

    “这次就算了,下次赤阳宗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微垂眼睫,一手举着,重复:“我申请去碧海宗听课。”

    祁绍立马举手:“那我也去!”

    谢忱跟着举手:“我也去!”

    很快,左岩,莫寒,柯彬他们三个也举手了。

    “安静!瞎胡闹什么!”执事的脸都黑了,这几个熊孩子怎么一个比一个能闹腾!

    苏九抬眼,就那么举着手,目光幽深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莫名的有一股压力袭来。

    执事无奈的退了一步:“这次听课每门每派只有两个名额,要不然孙涛就不去了,苏九跟夏毅,你们俩去。”

    夏毅那孩子老实,话少,而且本分,到时候让他劝着点苏九,应该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总共也就三天时间。

    苏九笑了笑,语气笃定:“多加我一个,路宗主不会见怪的,既然你孙涛和夏毅,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,不要因为我耽误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原本孙涛还有些情绪,听见这话,立马雨过天晴,朝着苏九笑:“谢谢九哥!”

    执事心头一梗。

    这个小王八蛋,好人都叫他做了是吧!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先把昨天教的技能练习几遍,过会再抽对名单。”执事说完,转身离开了练武场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哀怨的凑到苏九跟前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这次是不是要去搞事情?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淡淡地:“学无止境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……

    谢忱:……

    莫寒:……

    柯彬:……

    左岩:……

    我信你个鬼!

    苏九没搭理他们,虚空拎出归魂剑,走到空旷的地方,开始练习技能了。

    一般他练习技能,大家都躲得远远地。

    原因有二,一是因为看不见元气,只能感觉到杀气。二是因为他那把剑太锋利,转个圈都能割断你头发。

    苏九倒是没感觉,练技能的时候,她都很专心。

    她最近在钻研,如何控制一种色泽的元气,而不是五种颜色同时出现。

    如果能成功,随意切换元气颜色,暂时就不用担心五色元气被人发现了。

    匹夫无罪怀璧其罪。

    五色元气共存一体的事传出去,被人打压是小事,恐怕还会陷入各种势力争夺之中,最后来个集体大追杀。

    未雨绸缪总不会错的。

    别半道对上个元皇强者,一根手指头就摁死她了。

    那还玩个屁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月色如水。

    冥王府的水阁下,缓缓地走出一道身影,潮湿的衣服贴着身子,浑身都是血腥味,月光勾勒出了他完美的面部轮廓。

    战流云赶紧将披风搭在他身上:“天气凉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长睫低垂,水珠滑落,带着丝丝寒意。

    他哪里会怕冷呢。

    瞥了眼染了血的衣服,泛白的薄唇轻启:“有点晚了,快去准备糕点,本王换一身衣服就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迈脚往水阁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战流云眉头狠狠皱起。

    明明凤珠的载体就在那玄天宗,他在火毒发作之前接近苏九,就可以避免这些痛苦了。

    为何要一个人默默承受呢!

    很快,墨无溟就像个没事人一样出现了,身上淡淡的血腥味也被其他香味盖住了。

    云淡风轻的,完全看不出腹部伤口撕裂的模样。

    到玄门宿舍的时候,苏九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敛起眉梢的冰冷,缓步走到桌前坐下:“本王来迟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皱了皱鼻子,很香的味道,但有些怪。

    她掀起眼皮,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两眼:“没,是我回来的比较早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挑眉看了她一眼,抬手,拿出了今天准备的糕点,还有一壶热茶。

    “天凉了,以后喝热茶吧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说着,拎起茶壶倒了两杯,推到她的手边。

    苏九已经习惯了,顺手拿起来,一手托着腮帮,侧目看着旁边的墨无溟。

    “什么这么香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沉黑的眼眸闪了闪,若无其事的解开腰间的香囊:“青颜找来的小玩意。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瞥了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她对血的敏感,与生俱来。

    前世几乎与这玩意相伴,就没有一天不闻这种味道,所以她可以肯定,墨无溟身上的香味,夹杂着的怪味,是血腥味。

    墨无溟手里还提着香囊,苏九却低着头,不吱声了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,又把香囊放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自以为掩饰的挺好的。

    “本王听说碧海宗要开听课会,你也要去吗?”

    苏九皱眉,挺疑惑的:“怎么我干点什么事,你都知道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有回答这句话,而是语气忧伤地道:“路巍他去万驼峰找你麻烦,你为何不告诉本王?本王还是听别人提及才知道,本王知道你跨不过那道鸿沟,可是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翻了个白眼,成功被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端起糕点,去了床边。

    不想听他婆婆妈妈。

    苏九刚一转身,墨无溟脸色就变白了一下。

    手摁着腹部,轻缓了一口气,才起身,跟过去。

    罕见的没坐到苏九身边,而是乖乖地坐回了小床上。

    苏九动作一顿,余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本王今日有些累了,你早点吃完睡觉。”墨无溟的声音听不出半点的异样,躺下之后,面朝里,唇瓣毫无血色。

    平缓的呼吸声,微微有些重。

    苏九坐在床边,慢慢的吃完了盘子里的糕点。

    盘子往桌上一扔,拍了拍手上的残渣。

    烛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苏九脱鞋子上床,却没有躺下。

    抬脚,一下子跨过床头,蹦到了墨无溟的小床上。

    床榻忽然一沉。

    墨无溟眼神一滞,想都没想,指尖一凝寒光,灯光“嗤”灭掉了。

    房间瞬间陷入黑暗。

    视线受阻,只能看见互相的轮廓。

    墨无溟翻个身,仗着苏九看不见他神色,挺安心的调侃:“这么急不可耐啊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