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 古鹰挨打,碧海宗听课会

    对面。

    谢忱闭着眼,习以为常了,扯住祁绍的领口,把脸埋在他身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祁绍一动不动的,任由他擦,呆呆的看着苏九:“九哥,我刚刚没听错吧?你之前在万驼峰跟我说的,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懒懒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左岩把挂在嘴边的菜塞进嘴里,嚼都没嚼,直接吞了:“那,那玄天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,“修炼资源,不会缺了你们,到时候我再让墨无溟给你们找点实用的技能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人同时噤声。

    臭不要脸的!

    居然拿冥王来诱惑他们!

    他们是那种用技能可以收买的人吗?

    三秒之后——

    祁绍:“我给你再买两盘肉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我再去买两壶酒!”

    莫寒:“九哥,你多吃点肉。”

    柯彬:“九哥,我给你倒酒!“

    左岩:“九哥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没节操。

    楼烨庭看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两秒后,他抓住楼绪宁胳膊:“姐,我觉得你刚刚说的特别对,我应该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嫌弃的抽回胳膊,泼冷水:“放心,你就是个凑数的!”

    楼烨庭狠狠一噎,就算是凑数的,那也是很重要的角色!

    一行人吃着饭,就开始讨论起“你祖宗”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二十出头,正是执着追求的梦想,热血奋斗的想要闯出一番事业好年龄!

    讨论到一半的时候,古鹰才姗姗而来。

    脸上带着伤,走路姿势也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瞬间,同桌全体同时注视礼。

    古鹰低着头坐下,不敢看大家,嘴里嗡嗡的解释:“我,我前两天不小心摔了一跤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摔跤能摔得鼻青眼肿?

    尤其是他的右眼,里面充血,要不是还有一条缝隙,就跟瞎了没区别!

    脸部伤势也严重,分明是遭受到严重的打击过!

    古鹰一只手遮脸,讪讪地看向对面:“九哥,他们说你找我?怎么啦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看着他,嘴里慢慢嚼着,声音极淡:“没大事,无聊搞个宗门玩,你来吗?”

    古鹰眼睛一亮,刚想点头,又忽然低下头:“我想去……只不过,我最近有点事情,要等等。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挑眉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古鹰眼神有些飘忽,吞吞吐吐的:“家族有一场比赛,如果我赢了的话,我肯定会去!”

    他抬头,眼神很坚定。

    苏九抿唇,不急不缓:“输了呢?”

    古鹰瞬间低下头,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见状,大家脸色纷纷一沉。

    普通的家族比赛,赢的话当然风光受器重,输的话也只是不受重视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古鹰这神态,这场比赛恐怕是要赌命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随手将筷子扔在桌上。

    苏九往后一靠,手肘搭在后面桌上,朝着古鹰抬下巴:“你在哪摔伤的?”

    “就,就后山宿舍那里,天太黑,我踩空了!不严重,过两天就好了,呵呵……”古鹰说话没底气,咧着嘴笑,扯到伤口又疼得面目扭曲。

    大家闻声,忍不住翻白眼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该夸他机智,还是骂他傻逼。

    祁绍话中带刺:“就你这逼样是摔的?你自己信吗?”

    古鹰面露求饶:“二哥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胳膊一甩:“谁是你二哥,滚。”

    古鹰一噎,闭嘴了。

    左岩斜眼看着他,一针见血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是古鹤吧?忍了半个月,他也挺沉得住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这次比赛,肯定会赢得!”古鹰偷偷看了看苏九,怕他嫌自己没用,弓着腰,恨不得缩成一团。

    苏九没说话,场面非常冷。

    楼绪宁眨了眨眼睛,凝视着古鹰那张脸,掏出一瓶丹药,递过去:“这是化瘀丹,虽然吸收度有点低,还是很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古鹰抬眼,视线里的女弟子,小圆脸,肉乎乎的,眼睛又黑又大,睫毛也很浓密,就是看着他的眼神,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他没敢接,弱弱的看向苏九。

    “给你就拿着,还要楼绪宁喂你吃?”苏九眼底带着烦躁,多看他一眼,都想踹他,没出息的玩意,居然被欺负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脸往哪摆?

    古鹰赶紧接过药瓶,微笑脸:“谢谢楼小姐!”

    “呃,不客气不客气,你别对着我笑。”楼绪宁呲着牙,笑的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主要是对方虽然鼻青眼肿,相貌还是很凶狠,甚至因为一脸的伤,增加了几分戾气。

    让人瘆得慌。

    楼烨庭也往旁边挪了挪屁股,对于古鹰的大名,那是如雷贯耳。

    怂人姐弟俩,没跑了。

    古鹰低着头,又成了鸵鸟。

    苏九没再提宗门的事,也没再追问古鹰受伤的事情。

    沉默着吃完盘里的肉,喝完壶里的酒。

    平静的走了。

    祁绍咬着筷子,断定道:“九哥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?九哥肯定觉得我特别没用,不收我当小弟了怎么办?”古鹰抬起看不清的右眼,着急地站起来。

    谢忱看着苏九离去的背影,若有所思的:“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善了。”

    大家倏地扭头,纷纷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以九哥的性格,如果成立你祖宗,古鹰这茬,他不可能不过问。”谢忱沉声说完,收拾了下碗筷。

    大家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都跟着苏九见识过他的手段,也都或多或少有些了解。

    一旦他不想善了,那就一定不会善了。

    只是这是古家内部的事情,不知道他会从哪入手?

    任由他们想破脑袋,也没有想到机会来的那么快!

    碧海宗通过宗门要举办听课。

    只要是成立的宗门,都可以派去两名弟子。

    没有等级要求,也没有宗门要求。

    此等难得好机会,在各大门派,尤其是小门小派之中掀起了风波。

    碧海宗因为路宗主的事情,名声受损,半个月来经常遭人揶揄。

    说笑归说笑,碧海宗终究是三大宗门之一,这种千年难得的机会,谁不想去?

    最騒的是碧海宗挽回名声,搞个听课,还拉着赤阳宗和玄天宗下水,宣称三大宗门交换听课。

    也就是除了碧海宗之外,赤阳宗和玄天宗弟子也会到,等到碧海宗的课听完了,再去赤阳宗和玄天宗。

    逼迫着赤阳宗和玄天宗,赶鸭子上架,不答应还不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