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 我要去一个新的宗门,很厉害!非常厉害!

    他明显就已经确定了!

    苏九斜倚着,姿态懒散,一只手捏着茶杯盖,转着玩:“易衡,你明天找个工匠,把龙吟山庄的匾额换成你祖宗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像是被人砸了一锤子。

    易衡张了张嘴,迟疑的问:“九哥,你知道龙吟山庄的出处吗?”

    “冥王的,他送给我了,自然由我随便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行吧。

    根据以往的经验,易衡可以肯定,这个主,完全不知道。

    苏九确实不知道,但也不关心,她一门心思都在创业上面打转。

    沉吟了半响,想起一个很重要的问题:“你去了解一下京城各大势力的详细情况,包括黑市和拍卖场。”

    易衡皱了皱眉:“京城的势力倒是不难调查,但是黑市和拍卖场的话,除了佣兵工会名下的,其他的都非常神秘。”

    苏九言简意赅:“找青颜。”

    易衡微微一愣:“青颜公子?”

    多么优雅的名字,可想到那个人,苏九就咂了砸嘴:“嗯,他一向热心肠。”

    易衡嘴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热心肠的前提是那个人是你啊。

    楼绪宁在旁边默默地听着,好半响她才后知后觉:“所以,你刚刚的意思是我跟易衡,我们俩都进你的宗门啊?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不答反问:“你不愿意?”

    楼绪宁脑袋摇成拨浪鼓,绞着手指:“当然不是,可我的炼丹品阶那么低,来你的宗门,拖后腿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底,就是自卑作怪。

    苏九看了她一眼,语气淡淡地:“凑人数,不是说了要十个人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愣愣的:“哦,那我来。”

    苏九长睫低垂,漫不经心的补了句:“多砸一点药材,品阶总会上去的,不急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没敢吱声。

    易衡在旁边信心十足的:“我已经从六品初期到六品中期了,虽然炼出来的丹药品阶不稳定,但是这才三个月啊。你也多砸砸药材,很快就会提升的!”

    楼绪宁难以置信的看了他一眼:“你变了!你变得麻木不仁了!”

    多砸砸药材这种话都说得出来了!

    易衡眼梢一抽:“你要是天天对着一房子的药材,炼来炼去,不减反增,你也麻木。”

    一房子药材,这是啥概念?

    楼绪宁小声的问:“比晏老的炼丹房还多一点吗?”

    易衡看了她一眼:“嗯。”

    岂止是多一点!

    自从苏九带他去过炼丹协会之后,几乎隔两天就送一车药材,虽说都是六品的药材,但是数量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。

    也让他更加见识到了炼丹协会的实力。

    楼绪宁心安了一点,看向苏九:“那,剩下的七个人呢?”

    易衡也好奇的看过去。

    应该会是冥王给他安排了人吧?

    苏九抿了一口茶,不急不缓的:“玄天宗的弟子我有看好的,柯彬,莫寒,左岩还有古鹰,之前跟着我试炼过,天赋都不错,主要肯学。再加上谢忱和祁绍,还差一个?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度失声了。

    他是认真的吗?

    十个人他们以为至少有一半会是冥王安排的高手吧!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半响,易衡才问:“那我们宗门,也收弟子?谁教?”

    关键是有人会来平均年龄二十多岁的宗门吗!

    而且只有十个人!

    苏九神色冷淡,语气更淡:“不收,你祖宗只收强者。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强者会来十个人的宗门!

    苏九是丢了一炸弹就走了。

    易衡是好几天缓不过来神。

    楼绪宁回去之后,连吃饭都在走神。

    楼烨庭看出她情绪不对,有些担心:“姐,你怎么了?是不是苏九那小子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想想她就中午跟苏九出去一趟,回来就傻了?

    楼绪宁眨了眨眼,扭头看着他:“烨庭,我可能……要离开玄天宗了。”

    楼烨庭心底一咯噔:“怎么了?是不是楼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摆手,打断他那荒谬的猜测:“别瞎想,楼家没人逼我,就算有人不怀好意,还有大哥顶着。”

    提到楼擎,楼烨庭撇了撇嘴:“小心他把你卖了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两眼一瞪:“少胡说,楼家其他人不提,大哥从来没有对不起我们。”

    楼烨庭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楼擎是嫡系,为人正直,作风正派。

    实力也强大,是楼家名正言顺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他也很尊敬他,还有点点嫉妒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走了,你跟我一起走吗?”楼绪宁双手托着脸颊,目光直直的看着楼烨庭。

    九个人还差一个,抓他去凑数,应该够了吧?

    楼烨庭皱着脸,“你到底要去哪?”

    楼绪宁认真脸:“我要去一个新的宗门,很厉害,非常厉害,全都是高手。”

    楼烨庭下意识的脖子后仰,怀疑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很厉害的宗门会要你?全都是高手?”

    楼绪宁“嘶”了一声,一把揪住他耳朵:“给你脸是不是?去不去?”

    楼烨庭疼得嗷嗷叫:“去去去……疼疼!”

    楼绪宁冷哼一声,缩回手。

    两人正聊着,祁绍他们端着饭菜坐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苏九跟在后面,直接坐在楼绪宁身边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还没吃晚饭啊?”楼绪宁连忙收起凶悍的表情,笑眯眯得,就像个小媳妇。

    楼烨庭:“……”女人真恐怖。

    苏九略微点头,然后习惯性的把酒壶换了个位置,离楼绪宁远远地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坐在对面,边吃边道:“你们俩太不够意思了,白天出去也不叫我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刚刚忘记的事情,被他这么一提,又想起来。

    她咬着筷子,走神看着对面的人,隐隐有些同情。

    感觉得到,这几个人似乎还不知道“你祖宗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。

    苏九吃饭吃了一半,就开始丢炸弹了。

    噗——

    祁绍喷了谢忱一脸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都呛住了。

    包括无辜坐在旁边的楼烨庭,惊恐地看着楼绪宁:“你别跟我说,那个很厉害的宗门,就是这个?”

    楼绪宁重重的点头,因为不想打击苏九,只能咬着牙:“九哥很厉害啊,九哥的宗门以后也会很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楼烨庭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锤子吗?

    他要把她脑子砸开,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