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想创建宗门,名为:你祖宗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苏九神经崩断,一把抓住他的咸猪爪,侧眸:“你到底有完没完?”

    完?

    她把他都看完了,现在问有完没完了?

    墨无溟故意呵了口气,声音慵懒而随意:“本王只是好奇你这身禁掩盖的真身,你又不是小姑娘,不必与本王拘泥这些俗礼吧?”

    热唇贴耳,丝丝诱惑。

    苏九有些心猿意马。

    色字头上一把刀!

    冷静!

    压下心底那股燥劲,她翻身,倏地坐起来。

    盘着腿,一脸严肃的表情:“虽然我不是小姑娘,但是你我之前毕竟隔着一层我无法跨越的鸿沟,你得给我心理准备,让我一点一点的接受你!”

    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墨无溟眼梢不经意间抽了抽。

    长这么大,就没见过这么能装的人!

    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开始,他就知道她谎话信口拈来,就是没想过自己会成为陷阱里的食物……

    静静地望着她片刻,他坐起身,靠在床头:“那你这身禁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直接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什么鸿沟,什么心理准备,什么一点点接受。

    统统都是放屁!

    苏九本来就是瞎几把扯,只要能唬住墨无溟就行了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再动手动脚,便以为他默认了。

    也没躺下,而是贴着墙坐着,眉梢微挑:“听我爹说,是为了我的人身安全。”

    这点她并没有打算隐瞒墨无溟,也算是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若她身上真有他想要的东西,那他势必也会保护她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互相利用,就是生存之本。

    思及此,少年眼底的光逐渐地黯淡下来,红唇也抿了起来。

    墨无溟一直注视着她,不由狠狠地拧起眉。

    到底是经历过什么,才能让她露出这种活着却又如同死去的神色,就好像这世上再也没有任何事情能撬开她那颗冰冷的心一样。

    忽然,有种窒息感。

    他猛地伸手,抓住她的双肩:“以后本王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个答案,苏九没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也更加确定,她身体里的东西,很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到他能许下这个可能陷入危险的承诺。

    莫名的感到膈应和讽刺。

    “嗯,我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她佛开他的双手,躺下。

    身上的气息与之前截然不同,充斥着冷漠和疏离。

    墨无溟坐在原地,只是静静地看着蜷缩着,背对着自己的人儿。

    几个月的相处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她的性格。

    敏感、猜忌而多疑,警惕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对所有人都充满了戒备,不信任何人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人,如今能跟他同床共榻,无所顾忌的背对着他,已经是难得了。

    让她相信他,除非他实实在在的去做。

    否则,她根本不会信。

    是的,苏九不信。

    前世一次次的刺杀,都是来自身边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一起长的朋友,生她父母,所有人都用命告诉她。

    要活下去,就要冷血无情,自私自利。

    残酷而又现实。

    苏九枯木般的眼眸,阴沉又黑暗。

    一颗心,再度被冰冷包围,逐渐地下沉。

    忽然一抹温热,腰间多了一只手,揽住她,往后捞了捞。

    紧紧地环住,钢铁一般,不动分毫。

    苏九俏脸微黑,暴躁的开口:“又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淡淡的两个字从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墨无溟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,便不再动弹。

    房间里陷入了平静。

    桌上灯光忽闪。

    大红色的床帘微微动着。

    苏九眨着大眼睛,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跟随着那一道平缓呼吸声,缓缓地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脑袋下意识的往后蹭了蹭,找了个舒坦的姿势。

    一向环胸的手,也不知不觉地垂在一边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苏九醒来的时候,墨无溟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有事,要出一趟,他走了反倒省事。

    在丹系打了声招呼,刚准备走,就被楼绪宁拉住了:“你是不是要去找易衡?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神闪了闪,楼绪宁也算是一个名额了。

    她点着头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带着楼绪宁直接去了龙吟山庄。

    楼绪宁张着嘴,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“龙吟山庄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“九哥……这,这是龙吟山庄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她一眼,不甚明白她为何如此神态:“现在是,以后就不是了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僵硬的抬头,呆滞的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改名字。”苏九淡淡的丢出三个字,迈脚往里走。

    楼绪宁懵逼脸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冥王把太上皇替他所建的龙吟山庄送人了?

    即便知晓冥王和苏九的关系,她还是不免受到了惊吓!

    毕竟这龙吟山庄,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是传言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距离京城不远,这个偏僻的角落,居然真的建着如此宏阔的山庄!

    楼绪宁同手同脚的跟着苏九往前走。

    一直到见到易衡,才缓过一口气。

    三个月多没见,他的伤口痊愈了。

    面容清秀,瘦瘦高高的,儒雅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们聊。”苏九回来过两次,绕过他,走进大厅坐下。

    很快就有人端过来两杯茶,恭恭敬敬的。

    易衡笑着看向楼绪宁,与她不急不缓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丹系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都挺好的。”楼绪宁笑着点头,小脸红扑扑的。

    苏九懒散的坐在椅子上,瞥了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准备说正事:“我打算创建个宗门,你们俩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开口就丢出一个炸弹。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差点绊在门槛上,同时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仿佛在说:你在开什玩笑?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慢吞吞的:“我查过了,创建宗门,只要够十个人,就能成立,没有等级限制。”

    所以呢?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定定的看着苏九,见他很认真的表情,顿时嘴角狠狠地抽搐起来。

    创建宗门的确是十个人就能公开成立。

    可是哪有十个人的宗门啊?

    两人都没吭声。

    宗门不到百人,就会被同行欺压至解散。

    十人?想都不敢想!

    两人在这边不吱声,苏九在那边继续道:“名字我都想好了,就叫,你祖宗。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以后要说什么宗门的,你祖宗的,你祖宗的……真的不会挨打吗?

    苏九看着他们,语气淡淡地:“你们既然不反对,那就这么定了?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反对有用吗?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