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 硝烟弥漫!再度同塌!

    苏九没搭理他,低头吃肉,喝酒。

    一副完全置身事外的模样。

    祁绍摸了摸鼻子,讪讪的:“其实吧,我觉得你上次说的有点过分,冥王大人他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手一顿,凉凉的打断他的话:“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?”

    祁绍咬着筷子,闭嘴了。

    谢忱淡淡的看了苏九一眼,眼底带着几分思索。

    这时,祁绍像是发现了大秘密,推着他的胳膊:“孙子!你碗里怎么还有一块肉,给我!”

    谢忱瞄了他一眼,夹起肉,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刚塞进去,祁绍伸手就去抠他嘴巴:“我吃不到,你也别想吃!”

    谢忱被抠的翻白眼,一把掐住他的腰,“你个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最终,这块肉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应了那句,我吃不到,你也别想吃。

    每天都要上演的一幕,打打闹闹的,气氛非常的和谐。

    就在这样和谐的氛围之下,门外传来了骚动。

    苏九低着头,背对着入口,有些心不在焉的。

    但是祁绍他们正对着门,一眼就看见了引起骚动的主人公。

    倏地一下,全部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苏九一只手托着下巴,一只手拿着筷子,挺懒散的。

    掀了掀眼皮:“这么快就吃完了?”

    祁绍赶紧用袖口擦了擦嘴,笑眯眯得朝着苏九的方向,弯了弯腰。

    这种谄媚的嘴脸,以及放光的眼神。

    苏九余光后扫,长睫低垂,没吱声。

    很快,脚步停下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便是熟悉的龙涎香。

    苏九没动弹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着脸,睨着一动不动的苏九,心底升起一股无名火。

    他抿着唇,倾身而下,从后面撑住桌沿,将苏九困在双臂之间。

    微微侧头,故意贴着她的耳朵说:“本王来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长睫轻颤,冷淡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丝毫没有跟他对视,或者看了他一眼的打算。

    这种反应,着实在墨无溟的无名火上,又浇了一桶油。

    他敛着怒意,站直,微微抬手:“本王带了上好的酒菜。”

    很快,后面跟着的侍卫,便领着一个个食盒,把长桌摆满了。

    甚至又拉来另一张桌子合上,才摆放的下。

    说是满汉全席,都不为过了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偏偏少年坐在那,没有太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甚至抬眼,环顾一周:“冥王请客,都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众人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倒是想不客气,可是不敢啊!

    苏九没管他们,瞥了眼那摆在桌角的十坛酒。

    一言不发的拿起,仰头豪饮。

    溢出的酒水,浸湿了前襟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坛酒,见底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漠的表情,顿时变了变,双眉狠狠皱起。

    背在身后的手握拳,冷着脸,坐在她旁边:“本王陪你喝!”

    苏九斜了他一眼,嘴角挂着冷笑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,您可是冥王殿下,喝坏了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他今日带这些东西过来,就是故意恶心她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,把自己给恶心到了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是坐着,但在众人眼中,整个硝烟弥漫的战场。

    谁也不想当炮灰。

    大家就像是商量好的,一个个都溜了。

    很快,剩下的侍卫,也感觉到不对劲,悄咪咪的走了。

    诺大的食堂,长长的桌子成排,只有两个人搁这坐着。

    无尽的沉默,在苏九准备喝第三坛酒的时候打破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握住她的手腕,有些阴郁:“够了,别喝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手抬眼,表情挺冷:“你不就是带来给我吃,给我喝的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一噎。

    苏九手腕一转,脱离他的手掌,捞过一坛酒,语气淡淡地:“草民,不能驳了王爷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左一口草民,右一口王爷。

    这摆明了要跟他撇清关系!

    墨无溟的脸黑的都滴墨汁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她骗人在先,反倒像是他的错一样?

    “饭菜我吃不下,这酒我还是能喝的,再来十坛,不在话下!”苏九不急不缓的,故意挑拨墨无溟的神经,在他看不见的地方,又阴险的勾唇角。

    墨无溟阴沉着脸,哪里知道苏九心里的想法,光是看着他一口一口的喝,就气得要命了。

    一把抢走她手中的酒坛,起身,瞥了抬桌上碍眼的饭菜。

    哗啦——

    一甩袖,直接把桌子掀翻了。

    语气冷冽:“你想喝死自己吗!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表情冷淡:“你不是去找别的男人了吗?我喝死关你屁事。”

    明明很平静的一句话,莫名带着酸味。

    就连苏九自己也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墨无溟面容微微一僵,心里那股憋闷的怒火,诡异般的熄灭了。

    他轻咳了一声,背着双手,一本正经的:“本王很忙,哪有时间找别的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又黑了脸。

    他是来恶心她的,解释什么!

    场面再次静止。

    两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尴尬长了双腿,窜了窜去。

    暧昧长着翅膀,飞来飞去。

    互不相让的。

    苏九眸光闪烁,瞥了他一眼,打破了沉默:“没找就没找呗,娘们唧唧的,生什么气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难以置信的看了她一眼,差点都气笑了。

    他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女人!

    还有脸说别人娘们唧唧的!

    气归气,但是台阶还是得下。

    不过语气有些凉凉的:“轮娘们,本王可你没有你娘,不给看,不给摸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抿着唇,愣是没敢接话茬。

    两人离开的时候,食堂的杂工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糟践粮食了!

    包括看见战争结束,又回到食堂准备再吃一顿的弟子,简直是肉疼。

    多美味的美味佳肴,给他们留一点也好啊!

    这一下午。

    苏九都在玄门上课,当然旁边还坐着一个蛇精病。

    为什么叫蛇精病。

    因为只要她跟哪个弟子靠近说话,他就能一个眼刀子射过去,把人吓得都不敢跟她说话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直持续到晚上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之后。

    嘿!

    那就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一直睡小床的人,就这么不要脸的躺在了她身边。

    两人之前在万驼峰也是这么睡的,苏九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只是睡着睡着,老是感觉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某人像是一只八爪鱼缠着她就算了,手握着她的腰,总是刻意的捏来捏去。

    苏九一开始还能忍着。

    一直到,某人的手开始往上移动,轻轻一罩。

    “你看上去瘦不拉几的,胸还人挺健壮的……”男人低哑嗓音,附于耳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