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就是个有眼无珠的女人!

    闻什么闻?

    真把自己当狗了?

    苏九脖子后仰,拉开两人的距离,防备的眼神看着他。

    墨无溟还是没说话,修长手指抵在门边,节奏轻慢的叩了几下。

    力道极轻,一下一下,却像是敲在苏九心尖上。

    莫名的紧张。

    少顷,墨无溟站直身子,声音低哑的问:“你的伤口在哪?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捉摸着他的眼神,应该是没发现什么。

    宽了心。

    她扭头往里走,淡定的回:“在哪你又看不见,反正就是小伤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抿成一条线,迈脚跟着他走进去,而后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侧身,面朝着他:“看不见,可以用摸的。”

    摸你大爷!

    苏九抿唇,快速往旁边挪了挪,“不方便!”

    墨无溟几乎是挨着他,也挪了挪位置,凑到他耳边,语气幽幽地:“哪不方便?”

    温热的气息,喷洒在耳边。

    苏九呼吸一滞。

    心跳,骤然加快。

    “我哪都不方便!少烦人!”

    她偏了偏头,冷着脸,躲开他那亲昵的接触。

    见状,墨无溟下巴抵在他肩头,视线微垂,看着少年白皙而微微泛红的脖颈,不由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故意凑近,目光几乎贴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确认一样。

    他抬手,顺着少年的脸颊握住他白皙的脖子,指尖摩挲了两下。

    苏九抿着唇,一动不动的。

    要是以往,早就拍掉他的咸猪手了!

    偏偏今天像是证明什么一样,梗着脖子,挺着。

    停滞了片刻。

    苏九斜着眼梢,语气淡淡地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吭声。

    倒不是不想说话,只是大脑有些瘫痪。

    指尖传来的细腻感,再联想到以前忽略的东西。

    心脏,像是坐上了云霄飞车,上上下下,翻来覆去。

    见他不吱声,苏九终于恼羞成怒,拍掉他的手,站起身:“我不是随便的男人!你要是这么想跟人做,旁边房间里好几个,谢忱和祁绍,哪个都行!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抿成一条线,眸光转深,阴沉的看着这个自称男人的撒谎精。

    犀利的眼神,就像是刀子,仿佛要把苏九千刀万剐了。

    苏九没想那么多,只当是她的话刺激到他了。

    她抱着双手,还挺得意地。

    少倾,墨无溟站起来,森冷的眼神在她脸上转了一圈,缓缓地点头:“你说得对,天底下男人这么多,本王何必吊死在你这棵树上?”

    说完,一甩袖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房门被狠狠的甩上。

    苏九撇了撇嘴,没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反正她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,有本事就一辈子别找她。

    抱着这个想法,持续了半个月。

    万驼峰的考核结束,所有弟子都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回到玄天宗上了十多天的课。

    墨无溟就像是人间蒸发了,再也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房间,灯光忽闪。

    苏九趴在桌边,满心费解。

    不就是一句话吗?

    至于气这么久吗?

    青龙趴在桌面,有些奇怪:“主人你这么想你大哥,去找他不就行了吗?”

    苏九斜眼,寒光凛冽:“谁说我想他了?”

    青龙瞬间噤声。

    苏九手指在桌面敲了敲,面色不虞。

    妈的,稀罕他似的。

    不来拉倒,死了更好。

    苏九一把捞起烛灯,使劲砸在地上。

    心里爽了。

    睡觉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冥王府,书房。

    墨无溟面无表情的看着信里的消息,渐渐地眼底升起了火花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都盖着一层寒气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把将拍在桌上。

    他下颚紧绷,咬牙切齿的:“本王长这么大,还没被人这么耍过!”

    战流云恭敬地站在旁边,偷偷看了他一眼:“这件事,九爷可能没机会跟您说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目光森寒,抓着信纸,气急败坏:“没机会?这么久的时间,她没机会跟本王说?她就是狼心狗肺!这么久,居然能跟本王同睡一榻,不露出任何马脚!”

    战流云嘴角微抽,还挺冷静的:“您确定她从来没有露出过马脚?”

    墨无溟咯噔一声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确定个屁!

    不论是洗澡,擦药,他都有机会发现的,却根本没往那个方面想!

    就算是想,谁也不敢想!

    哪个女人能胆大包天,若无其事的跟男人一起泡温泉?

    思及此,墨无溟俊脸又是一黑,阴沉沉的:“她就是个有眼无珠的女人!”

    坦诚相见那么多次,每次盯着他看,她竟然都不动心!

    不是有眼无珠是什么?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墨无溟忽然低头,有些僵硬的看着下面。

    喉结滚动了两下。

    呆滞住。

    战流云颔首立在旁边,等着自家冥王继续发火,咒骂,消气。

    结果突然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他奇怪的抬起头,就看见男人昂着头,靠在椅子上,俊美的脸庞青白一片,手指尖还在发抖。

    “冥大?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墨无溟闭了闭眼,猛地撕掉手里的信件,冷冷地吩咐:“这件事保密,青颜也别说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皱眉:“冥大,九爷不是坏人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冰冷幽深的眼神扫过去,当即让战流云把未说完的话,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墨无溟起身,浑身散发着戾气:“准备膳食!”

    她不是要玩,他就陪她玩!

    看看到底谁先玩不下去!

    战流云冰块脸在墨无溟离开之后,彻底粉碎了。

    九爷居然是女人!

    这是多么令人震惊的消息!

    青颜听说墨无溟终于要去找苏九了,开心的屁颠屁颠的,非要跟着去。

    结果刚爬上马车。就被墨无溟一脚踹下来了。

    搞得他莫名其妙的:“冥大吃错药了?怎么感觉不开心?”

    战流云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而后叹息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无知是一种福气。

    这眼神看的青颜心里毛毛的,暗骂了一句:“有病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玄天宗。

    冥王一直没出现,各种流言蜚语满天飞。

    最担心的莫过于祁绍他们一群人了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他们虽然回房,却都贴在门后偷听呢。

    自然也听见了冥王赌气离开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为此,祁绍和谢忱还被其他几个怼了一顿。

    破坏人家感情,可耻!

    苏九倒是挺平静的,该上课的上课,该吃饭吃饭,该睡觉睡觉。

    就像个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看的众人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中午,食堂。

    祁绍边吃着饭,边提议:“九哥,要不,我去帮你找找冥王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