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关于小伤:本王看看伤口有多小!

    他冷着脸,用力抿唇,压下想要上扬的嘴角,轻咳一声:“光天化日之下,要注意影响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音还没落地,已经弯腰,把人抱起来了。

    就看见,冥王那张具有攻击性的盛世美颜,违和的带着小人得逞的奸诈表情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单单从两人外貌,以及性格来看,这俩人还真是……绝配!

    苏九被抱走了,擂台被清理干净,继续考核。

    云无暇站在擂台下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眼前不停地回房上官若倾手段的画面,鲜血喷出,手掉落……

    在这种又惊恐又害怕的情绪之中。

    实力不高但是考试一向稳重的她,考了最后一名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发挥的很好。

    由于担心苏九,考完之后,也没有看成绩,就赶紧走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风阁。

    墨无溟把苏九送回房间,放在了床榻上。

    收回手的刹那,他略微皱眉:“下次打架的时候不要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,本王心脏不好。”

    苏九微微一愣,侧眸,当她看见他拿着手帕擦手掌血迹的时候,下意识的绷紧身子。

    一张脸变的五颜六色起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想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去给你准备热水。”

    苏九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等他走出房门,腾地一下站起来。

    扭头往后看,果然看见后面大片的血迹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你受伤了?”青龙从袖口窜出来,到底不是人类,搞不懂女人身体的变化。

    苏九没吭声。

    长时间当男人,她都把这茬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脑壳疼!

    正郁闷着,谁知墨无溟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面色阴沉的冲到他面前,扯住她的胳膊,几乎要把她提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没受伤吗!”

    暴戾声,怒意不掩。

    苏九脑地当机了一秒,扭着腰,往后退,有些气结:“我,小伤!松手!”

    墨无溟冷着脸,眼底结冰,他就这么防备自己吗?

    一股愤怒涌上来,他伸手就去扯他裤子:“本王看看伤口有多小!”

    看……

    苏九脸色涨红,一把揪住他的手,开始胡言乱语起来:“我……你别碰我!你个王八蛋,是不是想趁着我受伤对我用强的?你这个禽兽!混蛋!不要脸!!”

    抓狂的低吼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一只手拽着少年的裤腰,腰带早已被扯掉丢在地上,甚至露出一截细腰。

    画面就此停滞。

    墨无溟脑袋嗡嗡作响,耳边回荡着:想趁着我受伤对我用强的?禽兽……混蛋……不要脸……

    苏九借机脱离他的魔爪,抽起被子,裹在身上。

    狠狠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墨无溟面容僵硬的缩回手,捏了捏手指,眼神有些郁闷:“你误会了,本王只是想给你检查一下伤口。”

    检查你妹!

    苏九凉飕飕的看着他:“我的洗澡水呢?”

    墨无溟撇嘴,语气里含着说不出的委屈:“……在门口,本王去搬。”

    他用最快的速度回来,就看见他屁股袍子下全是血,他才会急冲冲的进去,谁知道他还误会他……

    苏九抬眼,果然看见门口有个洗澡桶,冒着热气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是速度快,不想让她等太久?

    一时间,心情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墨无溟也没解释,走出门口,一甩袖,把洗澡桶甩进房间,稳稳落下。

    像个赌气的孩子,“哼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,啪叽,关上门。

    苏九张了张嘴,莫名感到一丝懊恼。

    他看不见她的本体,她何必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可是,他要看啊……

    这他妈太难淡定了!

    苏九用力甩了甩脑袋,拿了干净的衣服,又用纱布和绷带自制了垫子……

    糟心的要命。

    洗完澡,把脏衣服丢在水里,用本命火种一把烧了。

    毁尸灭迹。

    望着房门,思索再三。

    好困,还是睡觉吧。

    实际上,她就是不想面对墨无溟,选择当鸵鸟了。

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墨无溟单手负背而立,挺拔的身姿,孤傲清冷的站着。

    安静下来之后,眼前,不断地闪过少年染血裤子,以及他那惊慌失措的神态。

    隐隐约约之间,他好像错过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究竟错过了什么,又想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九哥也不知道怎么样,身体好像特别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早看见他脸色不好,就该阻止他上台的,该不会是走火入魔了?”

    “你们别瞎猜了,等下先看看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嘘,冥王在那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他们的声音随着脚步声的靠近,而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几个人站在院子里,看向门口的男人。

    祁绍被谢忱一把推到前面,脸上堆着笑:“冥王大人……九哥还好吧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沉黑的眼底闪烁着冷淡的光泽,瞥了他一眼,不答反问:“你们说九儿上台之前就不舒服?”

    几人相视一眼,点头:“九哥脸色很苍白,而且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底荡开一圈波澜,捕捉到重点信息:“肚子疼?”

    古鹰狂点头:“对对,脸色煞白,肚子疼直不起腰。”

    左岩猜测道:“九哥会不会是肚子里长虫子了?”

    莫寒扭头,挺认真的:“祁绍你不是也炼丹吗?有没有打虫子的丹药?”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挑眉,视线也落在了祁绍的脸上。

    祁绍尴尬的摇头:“这……要论炼丹,九哥比我厉害啊,她那状态很明显早就有了,如果真有这种丹药,他怎么会让自己受罪。”

    谢忱像是想起什么,一拍头:“九哥起床后,的确有吞几颗丹药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双眉竖起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这时,就听见一直没吭声的柯彬,突然哀嚎:“啊!九哥不会得不治之症了吧!”

    苏九闭着眼睛,实在是不想关注外面的对话。

    可是听着听着,自己就得了绝症了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把拽开房门,黑着脸,咬牙切齿:“我只是吃错东西了!”

    额……

    几人眨了眨眼睛,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最后,一致转身,回房。

    顿时,门口就剩下俩人了。

    苏九皱着眉头,非常想把这群兔崽子给弄死!

    而此刻,墨无溟的表情却异常的平静,用一种看穿人心的眼神直射她眼中,截取她每一个眼神,分析着她是否隐藏着秘密。

    苏九见鬼的感觉到心虚,轻咳一声:“看,看什么!没看过帅哥啊!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说话,缓缓地眯起眼睛,倾身靠近苏九。

    鼻廓微动,淡淡的血腥味,沁入鼻间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