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肚子疼,主动求抱抱~

    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很多人的名字,以及华丽的成绩。

    不负众望的,在第一行第一个,看见了“墨无溟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石壁颜色有些陈旧,但是这三个仿佛放着光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祁绍星星眼,激动地控制不住:“冥王大人果然最厉害了!这么多的弟子求学,他还是遥遥领先所有人排在第一位!”

    谢忱瞥了他一眼:“冥王在第一名,你可以在最后一名,反正同一面墙。”

    祁绍一脚踹过去:“你去死!”

    两人打打闹闹,其他人也在乐呵。

    笑着笑着,突然发现苏九靠在一旁,略微弯腰,表情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祁绍凑近,发现苏九脸色有些泛白,顿时一惊:“九哥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皱眉,压着疼,站直:“没事,考核何时开始?”

    谢忱回头看了眼:“他们已经抽对战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“嗯”了声,迈脚走去。

    经过之际,几人更担忧了,实在是他那张本就白皙的脸庞,此刻没了血色,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的考核,大家慎重之余,生怕抽到苏九的名字。

    尤其是前不久才被苏九打过的云无暇和上官若倾。

    但这世上就是怕什么来什么!

    第一轮,实战对打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抽到了苏九,而且是第一场!

    擂台上,两人刚一上去,就成了全场焦点。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眉眼极冷,抬抬下巴:“速度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本来挺害怕的,但是发现苏九脸色很难看,虽然表情跟平常没区别,但是唇瓣发白,额角似乎隐隐有冷汗。

    他身体不舒服!

    上官若倾眼神晦暗夹杂着一丝狠毒,虚空拿出一把银色长剑。

    破风而出,直奔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面色冷硬的站着,虚空拿出归魂剑,正准备接下。

    腹部骤然抽痛,像是被人用刀子使劲搅两下。

    一收一缩。

    这种诡异的疼痛,令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短暂的停顿,上官若倾的手中朝着苏九的眉心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带着赤裸裸的杀意!

    “九哥小心!”

    “九哥——”

    台下传来阵阵尖叫声,即便想冲上擂台,这个时间点也明显的赶不上了!

    这一剑要是下去,苏九必死无疑!

    祁绍他们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。

    就在上官若倾即将得手之际——

    少年随意的把剑竖起,挡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叮噹!

    清脆的响声。

    剑尖顶在剑身,轻而易举的挡住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虎口震得发麻,眼底透着浓浓地不甘心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!

    苏九微微抬眼,目光冰冷,“让你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心头一窒,猛地抽回剑,快速往后退。

    然而,在动起来的刹那,苏九也动了。

    形如鬼魅,贴面而来。

    一股强烈的恐惧感将上官若倾笼罩的死死地,她大惊失色,尖叫着:“你要做什么!这是考核,你敢——”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长剑上挑,直接斩断她拿着剑的右手。

    手腕断开,一股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少年一身青衣染血,面不改色的,甩了甩手里的剑。

    屯疼袭来,上官若倾白着脸,发出惨叫:“啊!我的手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断手在血泊里躺着,说不出的惊悚。

    众人面色僵硬。

    右手对于一个元者来讲,那相当于未来与前途,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位如花似玉的美人!

    断了一只右手,这比杀了她还要残忍吧!

    众人忍不住看向旁边的少年。

    一张姝丽的脸庞,染着斑斑血迹,宛若开放奢靡的花朵,与他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庞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忽然,一股微风拂过。

    众人猛地惊觉,后背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发凉,慎得慌。

    掌教僵在半道上,手也停在半空。

    原本他是打算出手救苏九的,这猝不及防的变化……

    实在是,头疼!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转身,刚迈脚一步。

    撕裂般的疼痛至小腹部传来。

    腰骶猛地一僵。

    转瞬,便如火山爆发!

    这该死的熟悉感……是什么情侣?

    苏九弯下腰,手摁着腹部,眼神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像是为了印证她的猜想,温热的粘稠感族逐渐的加深,小腹绞痛没有减少,且随着粘稠感,一抽一抽的绞着她。

    雾草!

    苏九弓着腰,疼到额角绷起青筋,呼吸都有些压抑了。

    这时,断了右手的上官若倾,完全失去了理智,左手捡起剑,尖叫着:“啊!我要杀了你……我要杀了你……你这个恶魔……”

    冲着苏九后背砍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了上一次的经历,众人已经不担心了。

    甚至觉得这是苏九故意“钓鱼”的手段!

    只有祁绍他们知道苏九状态不对,紧张的大喊:“九哥,快躲开!”

    “九哥小心点啊!”

    苏九一手摁着腹部,微微侧目,眼神极冷。

    找死!

    然而,就在上官若倾一剑砍过来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一道黑影掠动,速度极快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空中划出一道弧度,上官若倾被人一脚踹飞。

    狠狠地撞在墙上,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瞳孔微缩。

    死死地盯着擂台上。

    男人清隽的脸庞线条菱角分明,深邃而立体,瞳孔压着张阳热烈的红,全身散发着森冷感,掩在冰冷之下的则是一种带着邪恶气息的疯狂。

    苏九侧眸,指尖轻颤了一下,语气挺淡定的:“你来干嘛?”

    听见少年的话,男人敛起身上的冰冷,弯腰蹲着他身边,一张脸还是阴沉可怖。

    “本王就跟你说一个破考核不来也罢,还能陪本王多睡一会,你偏要来!”

    既生气又无奈。

    这要是以往,他说这话,绝对收到苏九一记白眼。

    可眼下……

    苏九缓缓地低下头,唇角不经意间翘起两分,心情不知为何有些愉快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着脸,抓住她的胳膊,低沉的:“伤到哪了,本王看看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似乎才明白过来冥王为何生气!

    只是……他哪只眼看见苏九受伤了?

    明明是上官若倾少了一只手啊!

    苏九手抱着肚子,表情挺淡:“我没受伤,血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张了张嘴,唇瓣动了动,似乎有些不相信:“那你脸色为何如此难看?”

    这他妈怎么说?

    苏九抿唇,忽然伸胳膊:“抱我。”

    反正走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腰部以下,半残废。

    这个辣鸡身体,服气!

    墨无溟愣了愣。

    主动求抱抱?

    本王幻听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