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见色忘义!烦的一批!

    这时,碧海宗的弟子突然举手:“掌教!苏九伤人在先,我们可以作证!那边还躺着一个!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可以作证!”

    除了古鹤之外,都举手了。

    主要古鹤就站在前面,举不举手都一样。

    掌教瞥了他们一眼,没说话,朝着跟着他来的弟子递过去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那弟子走过去,抱起云无暇,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么多人,就干看着事情起来也不过问,毁坏的桌椅有你们修好!”掌教沉着脸扫视一圈,目光沉沉的看着碧海宗弟子:“没事别搞那些有的没的,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凉凉的丢下一句话,抱着半死不活的上官若倾走了。

    万驼峰要保护求学弟子的安危,多年的规矩和门风,必须要守住!

    可以说,云无暇和上官若倾能活着,完全是托了这个规矩的福气。

    要不然,她们早就是一具尸体了。

    看戏的众人,平白背黑锅。

    那桌椅都被砸得稀烂,修个屁,只能重做了。

    众人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毕竟做个桌椅是小事,跟那个活阎王对上,太考验心脏了!

    苏九仿若无事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快步的跟上,一个个都没敢说话。

    苏九的状态挺差的,与其说差,不如说是浑身衍着一股阴鸷,又夹杂着嗜血的戾气。

    这种状态跟他疯狂虐杀魔兽的时候一样,但又多了几分黑暗。

    良久,祁绍才问道:“九哥,你刚刚是真的想杀了上官若倾吧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苏九眼底的血色已经褪去,表情也是平淡无波的,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祁绍没吱声,回响着当时的场景,他一直挺置身事外的,从什么时候开始生气的?

    从云无暇……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突然地,他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,猛地抬起头,又惊又愕的:“九哥!你见色忘义!”

    苏九斜眼:“脑子突然被驴踢了?”

    祁绍扭头,情绪挺激动的:“你们知道九哥为何突然情绪失控吗?”

    后面几个人还真的挺好奇的,纷纷侧目。

    就连苏九也递过去一个好奇的眼神。

    事实上,她也不知道刚才怎么了,就是突然非常烦,烦的恨不得在那两个人身上割个百八十刀。

    祁绍眯起眼,看向苏九,有些咬牙:“你们还记得九哥的话吧?骂祁绍可以,别带我!”

    后面几人相视一眼,没人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古鹰笑呵呵的:“九哥本来就这脾气,口嫌体直的,这后面不还是替你报仇了嘛!”

    一开始他也是这么想的……

    祁绍一言难尽的叹了口气,摇着头:“唉,你们仔细想想九哥从哪里开始生气的?是从上官若倾开始招摇冥王开始,九哥放狠话,砸玉萧,最后踩人,统统都跟冥王大人有关!”最后一句,还挺自豪的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一愣。

    好像……还真是这样?

    听着祁绍的分析,苏九脑袋忽然有些短路。

    “傻逼。”

    面无表情的丢下两个字。

    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逃一般的飞快。

    众人只能看见她的背影。

    谢忱手扶下巴,目光若有所思的。

    耳边不由想起冥王的话:感情都是睡出来的……

    他薄唇紧抿,视线落在某人的脸上,又若无其事的移开。

    而后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这招,不是每个人都适用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最后一个月时间过的很快。

    云无暇和上官若倾再来上课,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人被打之后,话少了,人也低调了。

    完全是为了把公开课上完。

    毕竟是大宗主的课。

    苏九照旧坐在后排,半个月了,还在烦那天祁绍说的话。

    连带着,墨无溟来找她,她也没有好脸色。

    反正就是烦的很。

    她烦,旁边的人,就跟着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战战兢兢地上完课,旁边得人一溜烟的都跑了。

    祁绍从前面走过来,斜靠着桌子:“再过几天万驼峰的公开课就要结束了,还有一场最终成绩的考核,你会参加吧?”

    苏九手支下巴,反应不大:“该学的都学了,成绩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祁绍抿唇,难得认真了一次: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这次考核成绩,对你以后的路也有好处的……”他顿了顿,有些迟疑:“你不会真的打算一辈子当雇佣兵吧?”

    苏九扬眉:“也没什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祁绍皱眉:“我不是瞧不起雇佣兵,也不是对这行有成见。毕竟我家就是做这个的。只是你的天赋,很有可能会称为最年轻的元皇,前途不可限量!或许……你可以走出这片大陆,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他抬起头,看向外面,眼神是向往的。

    苏九没有在意他的话,而是如有所思的问:“你想不想跟着我混?”

    祁绍回眸:“跟着你当雇佣兵啊?可是我爷爷肯定不会同意的,他一直说叫我接管佣兵工会……”说着说着,惆怅了。

    苏九手指在脸颊敲了敲,语气轻慢的:“不是雇佣兵……等回去之后,你问问老爷子再讨论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吧,反正那老头肯定不会同意的,说不定还要打断我的腿。”祁绍撇着嘴,已经想象得到下场有多悲惨了。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又把视线转到了古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东凑凑西凑凑,也有十个人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不遮不掩,看得几个人后脊发凉,忍不住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柯彬:“九哥在看什么啊?感觉阴森森的。”

    左岩:“有阴谋?”

    莫寒:“能有啥?还能卖了我们不成?”

    古鹰:“不可能,我九哥他人那么好!”

    想起苏九坑死人的不偿命的本事,谢忱嘴角僵硬:“说不定,真会把我们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四人看了谢忱一眼。

    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谢忱跟苏九一个房间,这俩个月经常跟他们说些“内部”消息。

    他都这么说了,十有八九是真的。

    几个人因为苏九一个眼神,掀起了被卖的恐惧之中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最后一个月的考核,很快来了。

    苏九起床,就莫名的浑身难受,尤其是小腹,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她也没多想,可能是吃错东西了?

    囫囵吞枣的吃了几颗止痛的丹药。

    跟着大家一起往考核擂台走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的考核跟之前大有不同。

    不论是理论还是实践,都会记录下来。

    成绩也会永远留存在万驼峰的墙上。

    四十多人,站在高墙下面,昂头翘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