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惹谁不好,怎么去招惹一个阎王!

    听见这些对话,稍微动动脑子,也知道自己被利用了。

    偏偏云无暇已经被嫉妒冲昏了头脑,且诡辩起来:“冥王的话能证明什么?只能证明他的确在北疆城主府住过,玉萧是真的,而他始乱终弃,三心二意!如今喜欢上了苏九,就全盘掀翻曾经一切!”

    这番歪理这么一说出来。

    仔细一想,好像又有那么一点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众人竟然有些语塞。

    受到打击的上官若倾眼神有了聚光点,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。

    对,冥哥哥只是变心了,玉萧明明是他……

    上官若倾暗暗咬唇,抬眸间,泪光闪烁,拉住云无暇:“别说了,冥哥哥既然那么说了,说明他肯定很喜欢苏九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,坐实冥王三心二意抛弃她。

    苏九摁着额角,掀起眼皮,眼底压着血色:“说什么,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声音低沉的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熟悉她人都该知道,她这是动怒了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,敛起笑容,纷纷站直了。

    云无暇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,反而扭头,得意洋洋的:“实话有什么不敢说的?冥王的确是高不可攀的天纵奇才,但是他——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只见,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,握住了云无暇的脖子,弯腰,坐在旁边的桌边,一只脚踩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狂傲的大佬坐姿。

    他抬眼,语气淡淡地:““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继续说?这他妈谁还敢说?

    云无暇仰着头,脸上血色尽褪,别说说话了,就连呼吸都是艰难的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才回想起眼前这个根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!

    苏九歪着头,目光浅淡:“不说吗?”

    眼看着云无暇吓得双脚发软,几乎要站不住了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猛地回过神,怒喝:“苏九你就算恼羞成怒也不能随意伤人!万驼峰不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方!放开云无暇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手凝元气,就去抓苏九的手。

    却见,少年一把提起云无暇,也没看清楚他的动作,就见上官若倾身体往前倾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跪地,栽倒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少年的脚跟着落下,用力踩在她的脸上,唇角上挑:“你就这么想被我踩在脚底下?迫不及待的?嗯?”

    恶劣的语气,充满了挑衅。

    “苏九!!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目眦尽裂,长这么大,她从没有被人如此羞辱过!

    愤怒,让她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扮演的是可怜柔弱的角色,全身迸发出强大元气,便要反击。

    然而,迎接她的是一股重如泰山力道,将她体内的元气,压制的死死地。

    苏九眉眼低垂,脚尖轻碾,一下一下的,消磨着她那高傲不可一世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疯了一般尖叫起来:“苏九!这里是万驼峰,你要造反吗!”

    苏九坐在桌边,完全不像脚下踩个人,手里掐个人。

    一派淡定自若。

    闻言,她笑:“你以为没有生死状和擂台赛,我就不敢动你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后背一僵,惊恐的瞪大双眼:“你敢!”

    苏九没理她,空闲的一只手抵在膝盖上,侧眸,看着云无暇,提醒:“你刚才话,还没说完,继续。”

    他根本不把万驼峰的门规放在眼里!

    只要他想,随时都可以要了她的命!

    云无暇瞳孔猛缩,吓哭了:“苏……苏九……我我错了,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,你饶了我吧……这一切事情我都是听上官若倾说的,我不知道……我是被她利用了!”

    生命受到威胁,脑袋瞬间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苏九挑起一边眉头,斜眼扫向脚下的上官若倾。

    眼神淡淡的,却似冰锥一般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咬着唇,双眼充满了嫉恨,死死地盯着苏九,近乎低吼的道:“苏九!你这般凶残的手段,就是为了逼云无暇冤枉我!好让你自己安心!我与冥王相识本来就是事实!我好心想要跟你解除误会!你却如此心胸狭窄,不过是为了找个机会处置了冥王的昔日青梅罢了!”

    青梅竹马吗?

    苏九眼底掠过浅碎的暗光,挺好奇的:“你是不是特别希望我落个横刀夺爱,不折手段的王八蛋名声啊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红着眼睛,恨不得冲过去咬掉苏九身上一块肉。

    苏九忽然低声笑起来,只是笑着笑着,周身气息就变了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苏九忽地甩手,将手里的云无暇丢出去,狠狠地砸在桌椅上。

    云无暇直接被摔得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同时间。

    毫无预兆。

    脚下用力,猛地一踩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椅子散架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一边脸着地,狠狠地被踩在地上。

    断木割伤了脸颊,鲜血流了一地。

    苏九站直身子,面无表情的,再次把脚踩在她的头上,一字一顿的:“我苏九,从来不知名声为何物。”

    众人心头狂跳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是什么?

    难道他真的要杀了上官若倾?

    震惊与惶恐的眼神,纷纷落在苏九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,少年拎起旁边的桌子,上起下落,动作迅猛,朝着上官若倾的头砸下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。

    就看见一道黑影掠过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桌子砸下,顿时四分落地。

    想象中的血流成河没看见。

    掌教扶着上官若倾,额角青筋突突直跳:“你们……简直是太胡闹了!”

    苏九顿了下,无趣的耸了耸肩,嘴里抱怨道:“真没意思,就差一点点欸。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愣。

    听见苏九的话,再看看掌教的表情。

    忽然明了,原来苏九早知道掌教会出手,所以刚刚才会动手的!

    也是,万驼峰的门规有多森严,要是闹出人命还得了!

    “苏九,我们真是被你吓死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还真以为你要干什么蠢事呢,下次提个醒,让我有个心里准备!”

    一群人松了口气,出声调侃。

    然而,在场有一部分人,却是一手心的冷汗。

    包括掌教在内。

    他深知,苏九是真的动了杀心,而且极重!

    刚才若是来迟一步,这女弟子已经没命了!

    饶是如此……

    他侧眸看了看怀里的满脸是血女弟子,这也伤的不轻!

    她惹谁不好,怎么去招惹一个阎王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