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九哥威武!冥王霸气!

    苏九冷漠的视线,掠过云无暇,落在上官若倾的脸上,心里莫名泛起一股不爽。

    这一打量,倒是让上官若倾心底生起了一丝丝得意。

    只要他会嫉妒,就会跟冥哥哥生出间隙,冥哥哥那样一个不可一世的人,绝对会认为他胡搅蛮缠,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唇角,抑制不住的挑起两分得逞。

    苏九眼底带着浅碎的光,挺平静的开口:“我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捏软柿子,脏了手不好洗,但是——”

    只见,少年下巴高抬,斜眼一扫:“我不介意,用脚踩。”

    嚣张且狂傲。

    明目张胆的威胁!

    上官若倾面容一滞,指甲陷入掌心,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明明错的人是苏九,为什么他还能这么理直气壮?

    云无暇气得破口大骂:“不要脸!没见过你这样的人,抢走别人的男人,现在还威胁别人!全天下男人的脸都给你丢光了!”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,语气不咸不淡: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云无暇脑袋嗡嗡直响,被气得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要脸真好!

    上官若倾低着头,抽泣着点头:“我知道了,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……冥哥哥……他肯定是真心喜欢你的……我跟他的曾经种种……这个送给你,代表我的心意。”

    她抿着唇,珍重的把手里的玉萧递过去。

    一息间,授课殿陷入死寂。

    把定情信物送给情敌,这得有多大的心胸啊!

    上官小姐真是善良的让人心疼!

    对于对于有城府的心机女,苏九不是太讨厌。

    但是一而再的把心思动到她头上,就令她很不爽了。

    抬手接过玉萧,在指尖随意的转了几圈,目光冷淡,透着几分寒意。

    看见他的神色,上官若倾心里泛起冷笑,这根刺我看你怎么拔掉!

    刚这么一想——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玉萧突然脱手,狠狠地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粉碎。

    苏九摩挲指尖,无辜脸:“抱歉,手滑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纵然地面再坚硬,但那玉萧看上去就不是普通质地,没有元气助力,怎么可能摔得粉碎!

    上官若倾瞳孔微缩,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碎渣,也有些失控的看向苏九,双眼猩红。

    “你太过分了!你可以不接受我的善意,你为什么要毁掉它!”

    苏九耸肩,像是觉得对方还不够生气一样,补了句:“大概是因为我爽吧。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祁绍一个没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苏九凉凉的瞥了他一眼,“笑得太早。”

    没等祁绍反应过来,就看见苏九把赤色玄石拿了出来,凝了一个通音符,语气凉凉的:“听说你养了小三?”

    这么明确的问话,想也知道是问冥王的。

    另一头,还回的挺快,语气低沉且不悦:“小九儿,你不能因为你不想跟本王睡觉,就冤枉本王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梢一抽,压着脾气,又问:“我还听说,你送我的赤色玄石是跟别人的定亲信物?”

    这次,那边停顿了一会,静默了很久,听见冥王狐疑地问:“你们俩在外面乱搞,把赤色玄石给谁了?”

    旁边传来青颜的哀嚎声:“冥大!你把你自己的给九爷了,我的不是被你拽走了?”

    以及战流云冰冷的嗓音:“我的一直在这,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之后,就听见冥王沉稳有底气的声音:“九儿,你不能因为不想跟本王睡觉,就冤枉本王。”

    苏九额角狂跳,忍着摔掉赤色玄石的冲动,继续问:“那玉萧呢?上官若倾又是谁?”

    熟悉的对话模式又来了——

    “什么玉萧?上官……谁?”

    “额……上官?好像北疆城主姓上官?二战,你记得吧?”

    “嗯,北疆城主的女儿,玉萧……可能是你当初嫌弃太丑,扔掉的那个?”

    三人在书房讨论着。

    墨无溟一收到苏九的询问,就迫不及待的凝通音符,反正啥都录进去了。

    他略微皱眉,挑重点回道:“玉萧太丑,本王扔掉的,至于上官什么,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回了这句话,他似乎觉得挺开心的,又凝一道通音符:“你是在吃醋吗?有进步!本王甚感欣慰!”

    咔哒。

    苏九神经绷断,闭眼,把赤色玄石砸进了空间里。

    典型的用完就扔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惊呆中。

    耳边全是冥王求生欲十足的解释,以及三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这信息量太大了,全然推翻所有的传言。

    什么苏九使用手段迷惑冥王,看苏九的脸色,他根本是被强迫的那个!

    简直就是“啪啪”的打脸声。

    祁绍两眼放光,一拍桌子,大喊:“九哥出手,就是秒杀!冥王大人太帅了!”

    “九哥威武!冥王霸气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玄天宗弟子的笑容,堪称猖狂。

    楼擎扬了扬眉,唇角也抿着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头到尾没参与碧海宗和玄天宗的恩怨,赤阳宗的弟子一路旁观,难得安安静静的吃瓜,还挺和谐的。

    跟着看戏,跟着笑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脸色惨白,犹如五雷轰顶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她奉若珍宝的玉萧,竟然是他因为太丑,被扔掉的!

    云无暇也是惊愕的瞪大了双眼,下意识脱口喊道:“冥王说谎!他失踪一年都在北疆!怎么可能不认识上官小姐?”

    话太笃定,情绪太激动,目的太明确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美梦破碎,使人冷静。

    先前被云无暇问过话的女弟子,恍然大悟:“云无暇!那些信是你写的吧?难怪你刚才一直在追问这件事,你根本就和上官若倾串通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上官若倾跟她又没有交情,突然替她出头,呵呵,原来这棋下到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好手段,先是装无辜,装可怜,然后又故意把定情信物拿给苏九,诚心让人心里不舒坦!”

    “上次在食堂不也是这样吗?明明是她自己要凑过去的,还有刚刚不也是她自己凑过去,非要让苏九别误会,人家苏九根本懒得搭理她!真恶心人!”

    女人的鉴婊能力,与生俱来。

    男弟子们听得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眼神询问: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众人摇头:这题太难了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