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 聒噪:你上辈子是乌鸦吗?

    全篇没有提到苏九一个字。

    赤阳宗弟子张了张嘴,把纸递给了旁边的楼擎:“大师兄,这个是?”

    楼擎瞥了一眼,皱眉,接过来一把揉掉了。

    同时,授课殿里传来更多惊疑不定的声音。

    除了苏九之外,所有人放在桌上的书都被塞了信纸。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祁绍一脚踹在椅子上,扭头:“谁干的,要不要一点脸?”

    谢忱捏着信纸,看向坐在前方的上官若倾,眼底掠过一丝鄙夷。

    就冲着冥王这段时间死乞白赖的举动,这信纸上的东西也是不可信的!

    大部分人没敢议论,但是他们又不是谢忱,除了那晚踹门,可没不知道其他事。

    也就是碧海宗的弟子跟苏九有仇,冷笑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,这上面写的八成是真的!上官小姐真是可怜,如花似玉,天赋也不错,居然被一个男人给撬了墙角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人家可是出了名的不要脸,抢人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,我上次炼丹协会仗着冥王抢走凤百灵和宋弈的第一名,手段下作的很!”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炼丹协会的瓜,他们还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有人瞥了苏九一眼,发现他低着头,肩膀微微松动,就像是被戳中软肋了一样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乖乖嘞,这件事恐怕是真的!

    正所谓三人成虎。

    经过碧海宗弟子的扭曲,众人渐渐地信了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还是信里的内容,从两人相识的时间点,到定情信物,以及上官若倾的身份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看了看她终日不离手玉萧,上面刻着“冥”字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看,好像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渐渐地,各种异样的眼神,落在了苏九身上。

    当事人依然低着头,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倒是把玄天宗弟子气得不轻。

    祁绍倏地起身,拿着信纸,走到上官若倾身边,一把拍在桌上:“是不是搞得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手里拿着书,正在翻看,瞥见上面的内容之后,猛地起身,惊愕之中带着一丝慌乱:“这是什么?你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太过自然,根本看不出来演戏的痕迹。

    祁绍敌视着她,警告:“你最好跟这件事没关系!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抬眼,环顾一周,发现大家手里都拿着信纸,顿时眼圈泛红:“你们听我解释,这些都是假的,我不知道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惊慌失措,又有些委屈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云无暇有些惊讶,不过也没往深处想。

    她没跟上官若倾说自己写信,所以她惊慌失措也是应该的,这样更好显得更真!

    果然,随着上官若倾的反应,大家基本上认定了这信上内容是真的。

    祁绍脸都黑了,捋起袖口,就要干架。

    幸好谢忱跟过来了,单手把他抱了起来,往回走,没好气的吐槽:“你打得过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撒手,小爷我打不过她,我耗死她!”

    祁绍蹬着双腿放狠话,最后被谢忱丢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抿着唇,梨花带雨的看着祁绍:“我真的不知道这件事……如果我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一个大美人,其他人都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祁小爷,这件事说不定真不是上官小姐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上官小姐从来没说过自己的身份,可能是有人要针对苏九搞出来的小动作。”

    显然,重点偏了。

    没人追究真假了,都在帮上官若倾澄清,绝对不是她所为。

    而这点,也正中下怀。

    豆大的眼泪从女子白皙脸颊滑落,微微抽泣,别提多可怜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冥哥哥的事情都过去了……我不会缠着冥哥哥的……”

    冥哥哥,众人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叫的这么亲,估计都有肌肤之亲了吧?

    男弟子之间互相交流眼神,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冥王在祁绍心底,那是神圣不可侵犯的!

    苏九除外!

    他气得脑子疼,冲到苏九面前,砰砰敲了两下桌子:“九哥!”

    苏九抬头,睡眼惺忪,眼底压着一层血色:“羊癫疯犯了?”

    祁绍嘴角狠狠一抽:“你居然还睡得着?”

    苏九手抵着头,挑眉:“天塌了,还是地陷了?”

    祁绍俊脸微黑,“他们刚刚说的话,你都没听见吗?你也忍得了?”

    苏九眉眼轻抬,目光淡淡的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一眼,顿时叫人正襟危坐起来。

    个个都不敢正眼看苏九。

    云无暇咬着牙,不知道哪来的底气,这一次没有躲开苏九的眼神,并且还带着得意。

    苏九漠然的掠过她,看向上官若倾,然后点头:“长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评价完之后,低头,合上眼睛。

    祁绍眼珠子差点瞪出来:“我叫你……我又不是叫你夸她!”

    苏九眼皮都没抬,只是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俨然一副,这种小事别来打扰老子的模样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的手捏紧了,这种被人当成小角色,彻彻底底无视的感觉,犹如万只蚂蚁啃噬着她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她压下愤怒,抿着唇,一步步走到苏九的面前,声音弱弱的:“苏九,希望你不要误会,我跟冥哥哥真没有其他事情……已经过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干涩的嗓音,透着痛苦和哽咽。

    苏九闭着眼睛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无视到底。

    他不接话茬,这场戏还如何演下去?

    云无暇暗暗着急,朝着旁边的女弟子道:“师妹你们也觉得上官小姐这件事应该是假的吧?”

    那女弟子瞥了她一眼,诚心给云无暇添堵,“你一定非常希望是假的吧?也是,上官若倾长得好看家世又好,还跟冥王有过一年时间的相处,要是我,我也会舍不得放手!就算遍体鳞伤,也要刻骨铭心!”

    本来授课殿就挺安静的,这道声音也是不遮不掩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抿着唇,抬眼看了看旁边的苏九,语气慌张又无助:“我……你相信我,没有想要抢回冥哥哥的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聒噪!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语气十分不耐烦:“你上辈子是乌鸦吗?”

    众人一静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有些僵硬,还在流眼泪,咬着唇道:“我……我只是希望你不要误会我……我跟冥哥哥他还有联系……我跟他真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冷眼看着她,直接打断:“知道我会误会,就滚远点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