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主人怎么是女人?真的假的!

    眼前视线是黑的,鼻息间气息是温热的。

    一双手臂紧紧地搂着她,头顶略有重量,应该是被下巴抵着。

    苏九嘴角不可抑制的抽了抽,身体往后缩,想要从他怀里退出去。

    然而,背后是墙!

    像是察觉到了她醒了,男人低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:“醒了?”

    苏九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不想看他。

    她不想看,不代表可以不看!

    因为某人一只手握住她的腰,已经稳稳的把她托了上来,与他平行线对视。

    声音低哑的问:“本王的怀抱暖不暖?”

    苏九双手抵在他胸膛,拧着眉,满脸抗拒:“你说的不急等我,就是准备天天抱着我睡觉?”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挑眉,削薄一掀,“如果你愿意,其他的本王也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愿意!”苏九昂着头,喷了他一脸的口水。

    妈的,得寸进尺!

    墨无溟闭了闭眼,放在他腰上手,略微用力:“……你太瘦了,要多点吃肉。”

    这是苏九第一次听见肉觉得反胃。

    因为这狗男人打什么算盘,不遮不掩的写在脸上,想把她养的白白胖胖,然后吃干抹净!

    苏九深吸一口气,推搡:“我真的要起来了!”

    墨无溟不动如山,还轻轻的呢喃了句:“本王也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话是这个话,但是苏九莫名就感觉它不是一个意思!

    墨无溟没再作妖,松开手臂,坐起来,斜倚在床头,姿态随意而慵懒。

    苏九甩开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,捡起旁边的抹额,系上,然后下床。

    刚跨下床,墨无溟不急不缓的开了口:“苏圣离开了京城,本王让人跟着,但是半道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动作一顿,侧眸,眉宇间难得带着认真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墨无溟眸光深邃,语气微沉:“如果本王没猜错的话,当年他很有可能是进阶元皇失败受伤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忽地抿唇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如果苏圣当年是为了保住原主受的伤,那就意味着原主的身世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这个马蜂窝,要是捅开了,杀身之祸是必然的,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束缚。

    她自由习惯了,可不想去背负什么见鬼的命运。

    墨无溟也没说话,目送着少年冷着脸离开,眼神渐渐敛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从小养大他的男人,如今失踪了,他尚且漠不关心。

    自己才跟他认识短短几个月……

    惆怅的很。

    墨无溟叹了口气,呢喃着给自己打气:“感情都是睡出来的,本王就不信他的心是铁打的。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被这俩人吵醒,就这么干看着半天房顶。

    不敢说话,也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最后一个月,余下的弟子不足五十人。

    大宗主上课,课上的弟子都听得格外认真。

    不同于掌教上讲得那么细致,但是他所讲的问题都非常刁钻,基本上是修炼都会遇到的,并且还十分有效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吊儿郎当苏九,也敛起了轻慢。

    从书面的讲解,到让弟子上前实验,一上午过去,大家还有些意犹未尽。

    下课之后,各门各派的弟子互相讨论修炼上的弊端。

    苏九一只手托着下巴,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敲着桌面,眉眼很冷淡。

    面上不关心是一回事,但是停下来的时候,会不自觉地想起苏圣的事。

    原主的记忆对苏圣,过于依赖和信任,到一种深刻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让她很烦!

    感觉到苏九的想法,青龙费解的问:“你就一点也不想解开你身上的禁吗?难道你要一辈子当男人?”

    苏九神态平淡,手指在额角轻点了两下,挺搞不懂的:“解不解开禁对我而言并没有影响,当男人或者是当女人不都是活着吗?”

    “话是没错,反正都是活着……不对啊!你大哥喜欢你,他还不知道你是女儿身呢!”青龙点着头,电光火石之间,猛地想起那个夜夜又来缠又来磨的冥王!

    苏九微微一愣,斜眼看向小青涩:“我为何要他知道?”

    青龙理所当然的:“因为他喜欢你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:“他喜欢的是我身体里的某样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某样东西?”

    “控火的,大概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眉眼低垂,语气格外冷淡。

    明明一开始就知道他对她别有目的,却还是有一些失落。

    就好像你原本以为走出那片沙漠,会有一片水源,可是等你到了,你才发现他片水源里面有毒。

    思及此,眼神更加薄凉了。

    这时,南星就像断网重连,震惊的喊道:“主人……主人怎么是女人?真的假的!”

    苏九:……

    青龙:……

    小灵根: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授课殿前排。

    云无暇眼神阴险,对旁边的上官若倾道:“我已经办好了,再等会大家都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面容有些迟疑:“这样不太好吧?如果大家不相信,那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你手中的玉萧就是证据,就算大家不敢跟苏九对着干,也能让她名誉扫地!”云无暇最近一直被人针对,各种讽刺和嘲笑的眼神,她也要苏九尝尝这种滋味!

    上官若倾低着头,红唇轻咬:“苏九他……的确长得很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看有何用?等到风言风语传开了,冥王再来必然就知道了。”云无暇信心十足的,安抚着着上官若倾:“以你的美貌,难道会输给苏九吗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,身材窈窕,但是总感觉少了那么一些味道。

    但是她绝对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云无暇自认为相貌没输给过几个人,却在苏九面前被秒的渣不剩,在上官若倾这也是差不多。

    心里隐隐约约也是有些嫉妒的。

    上官若琴握住她的手,感动的眼眶泛红:“无暇,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云无暇温柔的拍了拍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咦?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一声疑惑,在授课殿里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赤阳宗的弟子,从桌肚子里掏摸到一张纸。

    上面的内容,大致意思是:冥王曾与上官若倾私定终生,时间是冥王带兵打仗的时候,而上官若倾的身份则是北疆城主的千金,冥王当年失踪一年,就是因为上官若倾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