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 上官若倾的冥哥哥

    苏九低头,后知后觉的看着自己手的位置——

    一拘灵的缩回手,恶狠狠地:“大半夜发什么骚!你敢动我一下,我就……我就阉了你!”

    不知道是为了威胁,还是吓得手忙脚乱,反正她就是抓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世界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苏九僵着。

    墨无溟也僵着,并且夹着腿,表情很艰难。

    这一抓,搁你,你能不艰难吗?

    这一夜,苏九双手环胸,背贴着墙,面朝着墨无溟睡的。

    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那墨无溟要真碰了她……能在意前后?

    *

    万驼峰的考核,苏九基本上被参加。

    是被掌教特许的。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反对,全部都觉得这个决定太对了!

    苏九对他们而言,已经不是一个级别了,要是他参加考核,分到对战那组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
    一众求学的弟子当中,苏九无疑成了领军人物。

    也因此,云无暇被欺负的更狠了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都能被人推一把,过的苦不堪言。

    这天,她正被同宿舍的女弟子欺负,床铺浇了水,衣服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云无暇红着眼睛,一言不发的捡衣服。

    “装什么委屈啊?你当初仗着家里有点能耐,就挤走了我跟太子殿下去九州海的名额,那时候不是挺横的吗?”

    “仗着自己长得好看,就勾三搭四。幸亏你跟苏九结了仇,要不然以你们俩的亲戚关系,真不知你能干出什么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呵,当初她又不是没干过,可惜人家宋弈眼光高,瞧不上她。”

    句句带刺,字字戳心。

    云无暇差点咬碎一口银牙,眼底充满了恨意,指甲也陷入了掌心。

    苏九!你真是好手段!

    明面上不跟我计较,却借由他人之手来羞辱我!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传来女子呵斥声:“你们未免也太过分了吧!怎可如此欺负同门师妹!”

    三个女弟子扭头,看见来人之后,各自转身,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云无暇抬眼,入眼是女子精致漂亮的容貌,因为打抱不平而微红的脸颊,一步步的走到她面前来。

    “上官姑娘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红唇轻抿,弯腰把她扶起来,柔声道:“你没事吧?我宿舍只有我一个人,你跟我一起住吧?”

    云无暇受宠若惊:“这样可以吗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沉下脸,怒视其他人:“当然可以,你难道想留在这里受气吗?跟这种人同处一室,只会令人感到窒息!”

    三个女弟子站在原地,也不敢呛声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的身份,她们不太清楚,但是她的修为却在元师三阶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上官若倾气冲冲的拉走云无暇,走出房门之际,红唇掀起一抹得逞的笑。

    云无暇被上官若倾带回房,一个劲的道谢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义愤填膺的说着这段时间的不公平,其他弟子都被苏九迷昏了头,这简直是说进了云无暇的心坎了。

    两人就冲着苏九,聊了大半宿。

    从当初在九州城遇到苏九,到皇宫喜宴被羞辱,种种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不动声色的听着,一直云无暇快说完的之后,她才幽幽的看向窗外的月色,握紧了攥在手里的玉萧。

    云无暇说了畅快之后,就对上官若倾敞开心扉了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云无暇可能还会留个心眼,但是她被欺负了一段时间,好不容易有个替她出头的人出现,她哪里还记得这茬。

    掏心掏肺的。

    “若倾,你好像也有心事?”云无暇看了眼她一直拿在手里的玉萧,正巧看见翻过来的“冥”字,顿时双目微睁:“若倾,你认识冥王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,脸上的表情很苦涩:“嗯。”

    云无暇就像是发现了大秘密,眸光微闪:“冥王上次来踹门,你怎么不跟他说话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上官若倾心里就梗的厉害。

    她当时欣喜若狂,以为是冥哥哥来找她了,谁知道对方看都没看她一眼,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不提也罢了。”上官若倾紧咬着唇,眼底蓄满了泪水,委屈的不肯掉下来。

    她越是不说,云无暇越是着急:“若倾,到底怎么一回事?所有人都说冥王喜欢苏九,我却是不信的!如今看来,这中间是有误会了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擦着眼泪,点头:“嗯,我与冥哥哥从小情投意合,这是我与他的定情信物。”

    她扬了扬手里的玉萧。

    云无暇脸色有些僵硬,第一反应是这件事的不像是真的!

    “呃,那你跟冥王怎么认识的?你有送他什么信物吗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侧眸,凄哀的看向窗外:“当年冥王去打仗,曾经借助我家,我们是那时候结交的。信物……还在他腰间挂着,就是那枚赤色玄石。”

    单单是前半句,云无暇就信了。

    当年冥王打仗之后,失踪过一年!

    她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冥王那一年是在你家啊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眼神闪了闪,知道云无暇误会了,但她却没有解释。

    轻声细语的:“冥哥哥忘了我,原是我不配……”

    云无暇横眉怒竖,一拍桌子:“不行!苏九横刀夺爱,而且,冥王未必就忘了你!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微微一顿,擦着眼泪:“此话何解?”

    “如果冥王忘了你,为何还要留着你送给他的信物?”云无暇冷笑着站起来,语气笃定道:“肯定是苏九用了手段!我就说,冥王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低下头,轻抚着玉萧,“也许,他只是因为赤色玄石好看吧。”

    云无暇摇头,忍不住猜测道:“冥王这么闹腾,说不定是为了吸引你的注意力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微微一愣,有些恍然的回想以前。

    那个坐在马上,冷若冰霜,手持长剑,奋勇杀气的少年将军。

    是啊,这么多年自己都没出现,他可能是在等我?

    攥着玉萧的手握紧,她眼神逐渐坚定起来,声音还是柔弱的:“无暇……那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云无暇一脸的冷笑,“你别怕,只要冥王心里有你,苏九就不足为惧!”

    “无暇……你对我真好。”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你也帮了我,我们是朋友啊!”

    *

    天色大亮。

    苏九是被挤压的力量给憋醒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