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狗男人把这当他卧房了

    大宗主斜眼望去,笑了笑:“路宗主的心胸,实乃九州四海之最啊。”

    赤裸裸的讽刺。

    路宗主面色僵硬,俯首帖耳的:“护佑晚生后辈们成长,是身为长辈应该做的。这点比起大宗主,路巍还差的多呢。”

    刚来时的威武,霸气,气势汹汹全部没了。

    比孙子还乖!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倒没人嘲笑路巍,大宗主是元皇强者,谁敢在他面前放肆?

    要让他们说,碧海宗宗主就不该来万驼峰。

    说一千道一万,死的碧海宗弟子跟他们没关系。

    若是其他宗门,也定然会过来讨个说法,不然以后如何在九州四海立足?

    路巍唯一做错的是他一心要杀苏九,而引发了眼前尴尬的场面。

    大宗主神态坦然,并没有过多的为难路巍的打算,随意聊了两句,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路巍灰头土脸的带着长老们走了。

    为了碧海宗的名声,古鹤他们不得不留下继续上课。

    各种讽刺和鄙夷的眼神,就像是刀子一样挖他们的心。

    至于,路巍在万驼峰这件事,不久之后也传开了。

    碧海宗因为这事,名声大减,招来诸多是非。

    练武场似乎又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唯有祁绍他们还在懵逼当中,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苏九收起归魂剑,若无其事的靠回原位,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错觉一样。

    “九,九哥……”祁绍颤声喊了句,然后吞口水。

    苏九侧目,眉眼清冷:“嗯?”

    祁绍张嘴,只能发出五个音节:“五…五五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捏了捏眉心,挺无奈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几个人目瞪口呆的。

    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居然就用一个嗯回答了!

    左岩感觉脑袋炸疼,幽幽的问:“……你不是说你元气跟我们一样的吗!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:“你们用的难道不是元气?”

    左岩一噎。

    这歪理他还真没法反驳!

    古鹰舔了舔唇,嗓子发干:“我刚刚看见你的星盘,好像……是七阶元师了?你……你又升级了?”

    提到等级,苏九皱了皱眉,有种受到打击的挫败感。

    要不是掌教和大宗主在,路巍今日要取她的性命,可谓是抬手之间。

    想到这,就有些压抑:“嗯,我进阶太慢了,要再努力点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瞬间满脸黑线。

    五阶元师之后,相当于一个分水岭,再进阶少说也要一两年的沉淀,才能继续进阶!

    他这短短的一个多月就从六阶到了七阶,他居然还嫌慢?

    那他们是什么?辣鸡吗!

    受到冲击最大的,无疑是祁绍了。

    从苏九刚进玄天宗靠他的笔记修炼,到如今如破的七阶元师……

    祁绍抱着头,哀怨的看着苏九:“你实话告诉我吧,你是不是妖怪?”

    苏九凉凉的白了他一眼,抄着双手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的想法,她很清楚。

    只是她比他们多了很多先天的条件,五色元气集于一身,相当于她同时在练五个人的元气。

    如此得天独厚,她若不努力,岂非暴殄天物。

    何时能实现那神秘而伟大的梦想!

    青龙默默地感受苏九的心思,忍不住问其他两个:“主人有什么神秘而伟大的梦想?”

    南星书页僵直了一下,语气平淡:“主人说自己要变得强大,然后让别人来挑战他,打架。”

    青龙登时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不愧是我神兽青龙的主人,果然够嚣张,够霸气!

    我越来越喜欢她了!

    崇拜而向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小灵根轻飘飘的丢出一句话: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主人当初说她要强大了之后,就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啪嗒,啪嗒。

    仿佛听见两道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转瞬,南星像个刺猬竖着页面,尖叫起来:“你胡说!”

    小灵根晃了晃杆子:“我不跟傻子抬杠。”

    南星气炸了,翻开页面,夹住小灵根的杆子。

    两个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青龙两眼呆滞,无力的瘫软了。

    我是一条没有感情的小青蛇。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从袖口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我脏了,没事,反正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老子几千几万年的性命,就他妈被这个人类给毁了。

    不活了。

    苏九低眉看着挂在脚尖的小青蛇,一脸的莫名其妙:“喂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青龙往前拱了拱,继续趴在地上。

    老子不想跟你说话。

    你这个刽子手。

    最后,青龙是被苏九拎着尾巴,拎走的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月色如墨。

    玄衣男人染着一身寒霜,跨步进门,敛起了冰冷气息。

    漫步走近床边。

    少年盘膝而坐,旁边趴着一条小青蛇,脑袋搭拢着,一副濒临死亡的模样。

    墨无溟弯腰坐在床边,自顾自的拖鞋,上床。

    沉默而熟练的做完一切之后,盘腿靠着床头坐好。

    然后抱着双手,目光直视着修炼之中的少年,白皙的侧脸,挺巧的鼻梁,殷红的唇,还有他起伏的呼吸。

    炙热的眼神,仿佛在看一件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苏九闭着眼睛,眼梢不经意间抽了抽。

    就是死撑着,不动弹。

    这狗男人已经把这里当成他的卧房了!

    就这么持续了很久。

    久到谢忱原本偷听的呼吸声,变得平缓。

    苏九才心满意足的收功,睁开眼。

    一睁开眼,便是一张放大的俊脸,漆黑的双眸,映照着她睁大的眼睛。

    扑通,扑通……

    心脏毫无节拍的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何时来的?”苏九一边明知故问,一边往后仰,双手撑床,想脱离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但是对方动作更快,单手搂住她的腰,往怀中一拽,跟着仰面一躺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趴在他怀里,一起躺下了。

    苏九脑袋空白了一秒,连忙挣扎:“你干嘛!”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男人低哑的嗓音,似乎在压制着什么,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一愣,抬头看着他,下意识伸手去摸他的腹部:“你伤口又开裂了?”

    柔夷搁着布料,依然让人心神动荡。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,额角蹦起来了:“本王不知男人与男人如何相处,不过本王已经看了很多书。”

    苏九脑子有些短路:“啊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墨无溟低垂眼睑,抓住她手往下移,唇角浮起一抹潋滟的笑容:“那个。”

    苏九也算个色胚了,被他电了一下,愣了愣。

    那个,哪个?

    等等……

    苏九低头,后知后觉的看着自己手的位置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