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碧海宗宗主找上门

    所有人都躲得远远地,生怕引火上身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关注点都在苏九半夜出走,冥王连夜找人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碧海宗总算得知了门下五名弟子惨死的消息!

    事情是万驼峰处理的,起初瞒得很紧,但是碧海宗毕竟还有五个活的。

    最有力度的,当然是古鹤。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一直安静,存在感几乎为零。

    并不是他怕惹到苏九,而是在等碧海宗的消息。

    万驼峰封锁消息的能力,他传出去的消息,缓慢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总算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碧海宗的宗主,得知这件事之后,当即亲自前往。

    可见,对这件事非常重视。

    五名元师命丧万驼峰,若是没有半点解释,他们碧海宗还如何在九州四海立足!

    山峰环绕之下,一条长长台阶往上,一路通往万驼峰。

    远远地能看见一行人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为首碧海宗宗主,神色威严,狠厉的问身旁的人:“冥王目前在何处?”

    碧海宗的长老颔首:“宗主放心,冥王在京城,就算赶也赶不来。”

    宗主冷笑着,目露寒光:“那行,本座就先宰了他!”

    碧海宗长老没说话,只是和其他长老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表情非常沉重。

    上次炼丹大会,他们就曾都聚在一起讨论过。

    最终认定了一个废材走运。

    但是他们心底始终都有个疑窦。

    眼下,突然又爆出苏九残忍杀害五名碧海宗弟子的消息,实在让他们感觉到不安啊。

    此去,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善了。

    来到万驼峰门外,自报家门,对方似乎并不意外,也没有阻拦,非常客气的迎着他们进去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,猜到了他们会来一样。

    碧海宗宗主拧着眉头,面色沉沉的跟在带路的弟子后面,语气缓了下:“我们是去见大宗主吗?”

    弟子微微颔首:“大宗主繁忙,掌教以及两位长老在等诸位。”

    几人没再说话,跟着弟子往里走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弟子带着他们走进一个拱门。

    拱门后面,是一处溢着花香的园林,不远处的凉亭下,坐着三个人。

    弟子拱手离开。

    碧海宗宗主和其他人对视一眼,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掌教很从容地站起来:“宗主有礼。”

    碧海宗宗主还了一礼:“各位有礼!”

    两位长老也象征性的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几人坐下,碧海宗宗主也不拐弯,直接就问关于那五名弟子的事情。

    掌教二话没说,直接掏出五张生死状。

    “白纸黑字,清清楚楚,这是弟子之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生死擂台上在碧海宗根本不存在,你们万驼峰为何会应允?”碧海宗宗主脸色微黑,不接受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掌教也不是吃素的,笑的随和:“这是他们弟子之间约定的,万驼峰一向不管上门求教弟子之间的约定,生死状也是他们自己写的。按理说,他们输了,万驼峰本不该给他们准备后事,这一切后果都应由他们自己承当,以及你们碧海宗来处理的。我们万驼峰完全是处于情义,才会出手帮忙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你不但不该怪我们,还得谢谢我们!

    碧海宗宗主脸色铁青,放在桌上的手攥拳,冷冷的询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只要有生死状,杀人的苏九,就不必受任何惩罚?”

    掌教点点头,“自然。”

    碧海宗宗主眼神一冷,快速抓住桌上的生死状。

    撕的粉碎!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的开口:“现在没了。”

    万驼峰两位长老脸色一变:“你这是耍赖!堂堂宗主竟然如此小人行径!”

    碧海宗长老冷笑着接过话茬:“本门弟子五人丧命于此,就因为真假不明的五张纸便要作罢,这又是什么道理?”

    掌教挺淡定的,抬眼看向对方,笑的很玩味:“真假不明?碧海宗不是还有五个弟子吗?还有其他求学的弟子,问一问不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碧海宗长老没敢接话茬。

    这件事真相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们碧海宗五个元师弟子的死了!

    场面停滞,陷入了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之后,碧海宗宗主退了一步:“就当生死状是真的,但是碧海宗弟子惨死万驼峰,本座还要给他们家人交代。本座需要跟苏九见一面。”

    掌教没有一口答应,只是回头跟两个长老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思忖道:“他们在练武场。”

    碧海宗宗主倏地起身,冷眼侧目:“那本座就远远地看一眼,这个被你们万驼峰包庇的少年,究竟有多了不起!”

    人家都说远远地看一眼了,他还能说什么?

    掌教只好起身,对着其中一个长老,隐晦的提醒道:“您去跟师父说一声,就说我等会到。”

    长老面上挺平静的,转身之后,眼珠子都瞪出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宗门的小宗主,看给他嘚瑟的!

    等着吧你!

    碧海宗的人并没有注意到,只是跟着掌教和另一个长老,往练武场走去。

    万驼峰的练武场,挺大的,各种兵器都有。

    远远地,就能看见各种技能飞舞,眼花缭乱的。

    苏九靠在一旁,眉眼清冷,又烦又燥的。

    正在思索,怎么对付墨无溟那个狗男人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耍的浑身是汗,元气也消耗了不少,一个累的跟狗似的,坐在旁边。

    祁绍擦着汗,又想起了自己的偶像:“在这九州四海,我就服冥王大人,双色元气,帅炸了!”

    莫寒双手撑地,扭头看向谢忱:“对了,我记得你是白的元气吧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其他几人同时看过去。

    就连苏九也掀起了眼皮,关于元气的划分,她一直还在意的。

    谢忱还没来得及说话,旁边祁绍就嘴贱起来了:“白色就白色呗,跟娘们似的,娇柔。”

    谢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眯起眼睛:“冥王双色元气是黑和白,你怎么不说他娘们?”

    祁绍抖着腿,一脸欠抽表情:“嘁,你能跟冥大相提并论吗?”

    谢忱黑脸,直接翻身,骑在他的身上,掐住他脖子:“我让你嘴贱!”

    祁绍自然不能坐以待毙,直接掏鸟……

    打打闹闹着,旁边的古鹰忽然问:“九哥,你是什么元气啊?都没看见过你露元气,更没看见过你的星盘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