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喜欢老子是吧?老子就跟你玩!

    大约是三秒时间。

    “嗖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刚刚还围在桌边的人,飞速逃离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狐疑地看向门口,语气带刺: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吭声,迈开修长的腿,走进门,把门关上,踱步到走到桌边。

    才淡漠的回道:“本王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没做多想,拿起筷子,夹了一块肉放入嘴里,慢慢咀嚼起来。

    习惯性的去拿酒喝。

    结果,有人比她快了一步,拎起了酒壶。

    “给我!”苏九下意识皱眉,以为他又要抢她的酒。

    却见,长睫低垂,坐在她旁边。

    不急不缓的拿过杯子,倒了一杯,推到她的手边,淡淡道:“对着酒壶喝,不好。”

    刹那间,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苏九压下那股怪异感,端起酒杯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继续吃肉。

    墨无溟坐在旁边,神态看上去跟非常平静。

    每当杯子里酒喝完了,他便默不作声的把酒添满。

    这样的模式,仿佛回到了玄天宗的宿舍。

    苏九还以为他恢复正常了。

    一直到她吃完肉,喝完酒之后。

    她转身回床,准备睡觉。

    刚坐下,床沿忽然一沉。

    墨无溟稳稳当当的坐下了。

    苏九靠着床头,满眼疑惑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吱声,弯曲着右腿,兀自的开始脱鞋子。

    苏九倏地坐直身体,挺暴躁的:“你干嘛!”

    男人头也没抬的脱掉一双鞋子,往后挪了挪,抬腿,往后一仰,这才淡淡的吐出两个字: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知道那些是春宫图了吗?

    苏九脑袋有些懵,抱着双手,往后退,靠着墙:“你睡觉你回冥王府啊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双手枕头,唇瓣轻启:“冥王府没有你,本王回去作甚?”

    一句骚话丢出来,连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苏九俏脸微黑。

    这他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她压下脾气,耐心的强调:“我在冥王府跟你说的很清楚了,我不可能喜欢男人,更不可能跨过那条鸿沟,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缓缓地侧眸,眸色清冷,声音淡淡地:“你跨不过,本王就把它填平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眨了眨眼,没太听懂这狗男人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没听清,你刚刚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断袖了。”

    五个字就这么砸到苏九脑门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无尽的沉默。

    苏九嘴巴张了张,又紧紧地抿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说什么!

    墨无溟似乎挺从容的,他翻个身,倚在床头,姿态慵懒而随意。

    “本王说过,本王若是断袖,你便陪本王一起断袖。”

    这么不要脸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偏偏无法令人生厌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移开视线,下意识的逃避。

    “你,你可能不太清醒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醒?”墨无溟略微挑眉,猛地伸出手,抓住苏九的前襟,直接将他扯进怀里,低头,压近:“你指的不清醒是这种吗?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一下。

    苏九跌趴在他怀中,吓得双手往前一推:“冷静!冲动是魔鬼!”

    墨无溟轻轻摇头,“嘘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抬起食指,按住了她的上唇,手指白皙修长,像大理石般冰冷而坚硬。

    手指下滑,勾住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他近乎亲昵地与她面颊相贴:“本王可以等你,不急。”

    低哑的嗓音,令人触电般发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他妈……谁遭得住啊?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苏九没出息的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再待下去,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兽性大发!

    “我,我去尿尿!”

    她用力挣脱,跳下床。

    尿盾了!

    愣是躲了一晚上,没敢回房间。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不太平。

    无他,墨无溟为了找苏九,踹了所有人的房门。

    对,所有人。

    并不知道这一切的苏九,第二天也没回宿舍,直接去上课了。

    刚一到授课殿,就见大家全部都睡眼惺忪,趴在桌上,要死不活的。

    苏九心里惊讶,面上不显,平静的坐下。

    “九,九哥!你昨晚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九大爷,你怎么才出来啊!”

    两声哀嚎传出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挺茫然的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祁绍直接扑过来,趴在桌上:“你昨晚哪去了?”

    苏九眸光闪了闪,一本神经的:“我当然在房间睡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能要点脸吗?

    他在房间睡觉,大家能一夜没睡吗?

    全体,只有祁绍敢吭声了,他咬着牙,寻找措词:“九哥,我知道冥王不懂节制,夜夜都来,太过分了!但是男人嘛,他,他很正常的!你不能因为一时受不了,你就跑了啊!冥王昨晚差点没把风阁给掀了!”

    这字字珠玑,戳中所有人都心尖上。

    苏九黑着脸,恨不得一脚踹死祁绍,一字一顿的:“我昨晚在房间睡觉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狠狠噎住。

    行吧,反正你厉害,咱们也打不过你!

    集体收回视线,继续趴在桌上装死。

    身为元者,不睡觉没什么,元气傍身精神十足。

    可就是再精神十足,也经不起接连十来次的踹门折磨啊。

    每次睁眼等他,他不来。

    一闭上眼,门就被无情的踹开了。

    到现在门上都还有好几个脚印,甚至有的门都快被踹掉了。

    苏九看似平静的坐着,心里差点没把墨无溟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。

    这狗男人绝对是故意的!

    说什么本王等你,不急?这就是不急?

    他这么能,怎么不去万驼峰所有人面前浪一遍呢!

    刚这么一想——

    掌教走进来了,顶着黑眼圈,径直的走过来。

    挺温和的模样,歪着头:“苏九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苏九微微摇头:“没。”

    掌教笑着点点头,转身,又顿住,回眸看着苏九:“下次不要半夜出走,冥王会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:……

    整整一个上午,苏九尝到了尿遁离开的后果。

    几乎路过的所有人,都在请求她,不要随便出走,冥王会着急,大家都会担心。

    语气贼好,笑眯眯得那种。

    但是苏九的心,却像是被一万只蚂蚁啃噬着。

    王八蛋,狗男人,瘪犊子玩意!

    成心让她在万驼峰混不下去是不是?

    妈的,跟老子玩阴的是吧?

    喜欢老子是吧?

    老子就跟你玩!

    苏九阴着脸,双眼冒寒光,整个人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