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青颜:个个都是精品!

    本王刚刚到底在说什么?

    他亲谁跟本王有什么关系!

    苏九面朝着墙,使劲的眨眼睛,好像这样就能把心里那丝丝悸动给压下去一样。

    两人越是不想发出声音,就越是把对方的呼吸声听得越清楚。

    甚至连结拜,都不知不觉的调成了同步。

    嘎吱——

    房门忽然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,我给你带了晚饭,有肉有酒啊。”谢忱还没走进来,声音先传来了。

    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,墨无溟一甩手,将床帘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猛地翻身。

    正巧,苏九也是转身回头。

    一上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面对面,鼻碰鼻,睫毛几乎能互相碰在一起。

    更别提彼此厚重的呼吸了。

    画面静止。

    仿佛空气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谢忱走进门,把酒和肉放在桌上,准备往苏九床边走。

    刚刚靠近——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两双鞋子!

    冥王来了!

    几乎瞬间,谢忱转身走了,还贴心的把门关上了。

    出去之后,他就像个小喇叭,去了祁绍他们房间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脚步声远去,房门关上。

    床榻上两人,耳后根都红了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鼻息间是彼此熟悉味道,暧昧的气息蔓延开。

    苏九屏住呼吸,不自在的扭了扭身体:“……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纵然是隔着被子。

    墨无溟该死的有了反应,他就像是被人施乐魔咒,移不开视线,盯着苏九一开一合的唇,一字一句道:“苏九……你要相信,本王真的不是断袖!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:“不是就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的话,全部被堵住了。

    就是被刚刚还声称不是断袖的狗男人,用嘴巴堵的严丝合缝!

    两唇相撞。

    不免又是一阵唇枪舌战。

    之后,便是各自捂着嘴,坐在床榻上。

    墨无溟擦着嘴角的血迹,脑袋里乱糟糟的,甚至觉得自己刚刚可能是被鬼附身了。

    他就是想着,他以后都不亲了,不亲了,不亲了……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就变成那样了!

    他侧眸,望着旁边黑着脸的苏九,声音凉凉的:“本王刚才不是故意的,你也不用这么用力吧,本王这样如何出去见人?”

    这死不要脸的居然还在想这个问题?

    苏九气得翻白眼:“你去死吧你!”

    一翻身,裹着被子,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抱着腿,坐在床沿边,心里还觉得挺委屈的。

    长的跟个女人似的……怪得了本王吗?

    越想,他越觉得自己无辜!

    委屈!

    都是他那张脸的错!

    *

    冥王府。

    青颜被召回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战流云诉苦。

    当然,得到的只是战流云面无表情的一句:“你怎么还没死。”

    期期艾艾的一番,两人走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书房里,

    墨无溟嘴角带着伤,坐在桌前,手里拿着【兄弟十八式,交友好姿势】的书,看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嘴里赞叹:“虽然走的有点偏了,但这本书还是有些用处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往后走进去,战流云脚步一滞。

    青颜好奇的走过去,手里摇曳着折扇,一双桃花眼放着光:“冥大,你在看什么书呢”

    战流云抿唇。

    我要不要先出去?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抬眼,表情挺平静的,拍了拍桌上的书,“你这些书从哪里找的?再去帮本王找一些详细的。”

    突然被召回来,青颜也还纳闷呢,原来是叫他找书啊。

    他狐疑地走过去,“什么类型的书?”

    战流云低头,轻咳一声。

    青颜瞥了他一眼,没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拿起桌上书,翻了翻,诧异的看了墨无溟一眼,“冥大,你最近都在看这些书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点头,眸色清冷的望着他:“这上面不够详细。”

    青颜眨了眨眼,完全没有察觉到异样,他收起折扇,敲了敲额头,“这些书可多了,就在书房里啊!”

    战流云头皮一麻,“咳咳!”

    青颜扭头,没好气的看着他:“你嗓子不舒服就吃药,滚远点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漆黑的眼眸,淡淡的瞥了战流云一眼,眸中闪过狐疑。

    战流云吓得低头。

    你继续作大死吧,不管你了!

    青颜已经拿着小本本,往书架的角落走去,从最下的三层,扒出来六七本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特地因为冥大和九爷,才去黑市里面淘来的,个个都是精品呢!

    战流云捂脸,已经没眼看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背着双手,跟着他走过去,眼梢轻轻一挑,接过他手里的书。

    刚看见最上面的书名:【打破禁忌之爱】

    他有些僵硬的翻开第一页,上面不仅有文字描写,更有绘图……

    墨无溟翻了两页,忽然嗓子有些干,唇瓣动了动: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青颜走上前,抽出他手里的另一本【你软没关系,我硬就可以】,翻开第一页,那不堪入目的图,指着:“就是这个啊,你不是为了跟九爷相处才看的吗?这里面可详细了!”

    墨无溟闭了闭眼,眉心狂跳着,嗓音发颤:“……所以,这些书跟本王之前看的书是一样的?”

    青颜摆手:“当然不一样了!”

    不等墨无溟松口气,他又口若悬河起来:“这几本可是精品!哪里是你之前看的那些只有文字的能相比的?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:“……这些书,为何在本王的书房里?”

    青颜还没有察觉到危险,还挺理所当然的:“你书房大啊,这么多书你又不是每本都看,这不是巧了吗?没想到你也感……”

    话卡在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,青颜在这一刻就被凌迟处死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冰冷幽暗的双眸,阴沉沉的盯着他,牙缝里挤出一个字,“滚!”

    青颜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战流云拎住后领,就拖走了。

    再不走,要出人命了!

    刚一出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书房里两排书架全部倒塌。

    墨无溟整个人都懵了,脑袋里不停地回放着这半个月来做过的事情,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说什么前后,说什么大战三百回合……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脚下一个仓促,感觉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万驼峰,食堂。

    苏九满脸阴沉的喝着酒,嘴角伤口尤为显眼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虽然没有问,但是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除了冥王,谁敢在他身上动手动脚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