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本王不信,搞不定一个兄弟

    苏九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。

    老者站在树上,透过月光,隐约能看见他雪白的发丝,但是身挺直如松,不见龙钟老态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呵呵,今日开课第一天,可还感兴趣?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:“若是大宗主能亲自传授,我会更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老者微微一愣,旋即笑道:“你这小子,真如他所言,鬼精鬼精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撇嘴,有些不赞同:“我只对他鬼精,对您是崇敬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老者斜着眼梢,仿佛在说,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瞎掰。

    苏九脸皮厚起来,那是无人能敌。

    她抱拳:“晚辈早就听说,大宗主修为高深,从小便已您以奋发的目标,努力修炼!在晚辈被检测出废材体之后,也是凭借这份信念!可以说,晚辈如今能够修炼,完全是因为您啊!”

    老者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要不是早有耳闻,他差点就信了。

    不过,谁不喜欢听好话呢?

    老者捋着胡须,心情挺不错的:“怎就你一人?他呢?”

    提到墨无溟,苏九首先想起的是那些騒断腰的话。

    嘴角微抽着:“墨大哥,今晚有事,不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男人低哑而冷酷的声音响起:“本王不是说了,晚上来找你?你没有听见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死。

    墨无溟身形掠动,落在苏九身侧,凉凉的扫向眼神扫去:“想趁着本王不在,拐人吗?”

    老者眼梢抽了抽,“你不打招呼,把人带来本座修炼地方,现在还倒打一耙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搭理他,垂眸看着身旁的少年,眼底闪烁着冷芒:“本王跟你说晚上来找你,你为何不在房间等本王?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咬牙:“请问,我为何要等你?你今晚来干嘛?”

    墨无溟双眉竖起,理直气壮的:“本王来找你睡觉!”

    老者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是不是该走?

    苏九双眼冒火,也是被气急了,揪住墨无溟的领口,低吼:“睡你大爷!老子一个男的,你要跟我怎么睡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沉默了几秒,脑海里闪过一段内容。

    还好本王有提前恶补,这难不倒本王!

    他抿唇,一本正经:“你在前面睡,本王在后面睡,听说这样可以增进兄弟情。”

    老者:“……你们聊,本座还有事!”

    一溜烟跑了,都不带停顿的。

    年纪大了,受不了这么激烈的对话!

    苏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,发抖的问:“你,你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墨无溟点头,且回答:“本王研究了好几天。”

    苏九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男人开荤这种问题上,简直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撒手,转身。

    跑的要多快有多快。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抿成一条线,拿出今天摘抄下来的重点。

    陷入了沉吟。

    本王分明是照这个来的,他应该很开心的说,咱们睡觉吧。

    怎么不是这样的?

    墨无溟想了半点,得出一个结论。

    “他喜欢睡后面。”

    于是,身形掠动,速度极快,朝着风阁掠去。

    风阁。

    苏九回房第一件事,关上房门,把桌椅挪到门后,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她朝着谢忱勾手指。

    谢忱坐在床边,缩成一团,满脸防备:“干嘛?”

    苏九走到谢忱床边:“我今晚睡你的床,你去我的床上睡。”

    谢忱愣愣的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微笑脸:“如果你不介意我们睡在一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嗖的一声!

    谢忱抱着被子,已经蹿到了对面。

    苏九笑的奸诈,上床,睡觉。

    躺下没多久。

    门后传来动静,很快又消失了。

    转而,窗户被推开。

    墨无溟颀长的身形,来到床边,掀开苏九的床帘,语气认真:“兄弟之间主要是相处融洽,你如果喜欢睡后面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娘,我想回家。

    他颤颤巍巍,露出一个脑袋。

    早死早超生。

    墨无溟话音卡住,倏地扭头,看向另一张床,似乎正在发抖。

    的确在发抖。

    苏九在笑,笑的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床帘一把被拉开。

    苏九抱着双手,靠墙坐着,挑衅的看着他:“谢忱也不错,当兄弟,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俊脸阴沉,一把将床帘放下,面无表情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本王第一次费心费力的维系一段关系,他非但不领情,竟然还敢戏耍本王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炸响。

    房门被掀飞,桌椅碎一地。

    玄天宗弟子吓得出来查看,就只看见墨无溟快速不见的背影。

    众人连忙赶到苏九的房间。

    就见,谢忱裹着被子,站在苏九的床边。

    祁绍目瞪口呆:“谢忱,你……你这个不要脸的货!”

    不要脸?

    谢忱一脸莫名其妙,转眼扫到其他的人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低头,看了看身上,又看了看对面紧闭的床帘。

    脑袋嗡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!我跟苏九……”

    左岩打断他的话:“啥也别说了,当初你跟苏九传出的那些事,我还不信,这下证据确凿,睡一起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咋还活着呢?上次被打的还不够惨吗?”

    谢忱懵逼:“不是!真的不是!”

    祁绍摆手:“走了走了,明天来给谢忱收尸。”

    一转眼,人都没了。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他妈到底招惹谁惹谁了!

    这一夜过的,那叫一个精彩绝伦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连夜回到王府之后。

    墨无溟沉着脸,拿出火盆,准备烧书。

    战流云心虚的问:“怎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终于发现了吗?

    墨无溟面色沉沉,眸光冰冷:“这书上都是骗人的,苏九那小子不按套路出牌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发现。

    墨无溟烧着烧着,忽然抬眼:“你再去给本王找,要比这几本详细一点。”

    战流云一静。

    然后,毫不犹豫的把青颜卖了:“冥大,这些都是青颜买的,我不知道哪里有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微微拧眉,沉吟了半响:“去把青颜带回来,叫他去找。”

    他指尖在桌上敲了敲,思忖一会,又拎起没烧完的书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王不信,本王搞不定一个兄弟。

    战流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昂头,望天。

    仿佛看见了青颜死期将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