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 废物秒杀四阶元师?

    抬手,用力朝着为首的男弟子肩膀杵一下:“想干嘛?挑事啊?”

    男弟子沉着脸,拍掉祁绍的手:“有事说事,少动手动脚!”

    谢忱抬眼:“那就说事,我们在这吃饭吃的好好,谁叫她过来的碍眼的?”

    有人反驳:“你说的什么话?人家不过是想找个位置而已,这食堂又不是你家的!”

    左岩扭头,“位置这么多,她瞎了眼了非要往男人堆里钻,怀疑她喜欢九哥,难道不对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强词夺理!”

    “呸,是你们没理!”

    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苏九歪着头,手抵在太阳穴,一派悠闲看戏的模样。

    俨然一副局外人的姿态。

    直到——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一个男弟子说不过,气得抄手把桌子掀翻了。

    “别说我们以多欺少!有本事跟我去对擂台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他们全部都噤声了。

    集体看向了苏九。

    而此刻,苏九眉眼低垂,死死地盯着那半壶没喝完的酒,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她抿唇,声音轻慢:“给你们一个机会,去给我买两壶酒。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祁绍带头,拎住谢忱后领,往后退。

    除了天门那两个弟子之外。

    七个人,跑的远远地。

    余下的带头搞事的,冷笑连连:“你做梦!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,跪下求我,我等会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不远处,赤阳宗和碧海宗的弟子,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看来,苏九那个废材,今天要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带头搞事那个,四阶元师,那些杂门里实力较强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可不要乱出头,之前已经跟古鹤闹了矛盾了,他目前已经升级了,要是交恶了,不好。”赤阳宗弟子扭头,对着旁边楼擎叮嘱。

    楼擎瞥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目光注视着不远处,眸光微闪。

    可能是绪宁那丫头嘴里的苏九太全能了,他居然不是太担心苏九,而是有些担心那个四阶元师。

    这话,他要是说出来,赤阳宗的人恐怕会以为他中邪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碧海宗弟子低语:“师兄,不看会戏吗?”

    古鹤冷傲的瞥了一眼:“废材打架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迈脚离开。

    赤阳宗的弟子,忙催促着楼擎离开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离开没多久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声闷响。

    空中划出一道弧度,一个人狠狠地撞在墙上。

    紧接着,一股劲力扫过。

    哗的一下。

    地上盘碗的残渣,全部朝着墙砸过去。

    乒乒乓乓,悦耳动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没人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只是呆呆的看着那个面目全非的墙壁,以及满脸污垢的男弟子。

    一脚解决一个四阶元师?

    对方毫无还手之力?

    一个废材,秒杀四阶元师?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满脑袋问号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苏九步伐轻慢的往走过去,指尖掠过火光,烧断他腰上的钱袋。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掉下来许多银子。

    苏九毫不客气的捡起来,然后往点菜的窗口走去。

    不是自己的钱不心疼,买了十壶,每个人都有。

    天门两个弟子懵逼脸跟在后面,因为没有躲开,脸上的饭粒和菜汤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就这么静静的看着。

    直到他们离开食堂,骤然爆发。

    “卧槽卧槽!四阶元师被苏九干倒了!”

    “就一招,不对,就一脚!”

    “谁说苏九是废物的?站出来!老子要弄死他!”

    所有人,都疯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对强者的崇拜,就是这么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面容惨白,眼底充满了恨意,握紧手中白玉箫,骨节泛白。

    苏九,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!

    此刻,站在人群后面云无暇,嫉妒的捏紧手指,更多的却是后悔。

    如果她当初没去九洲城,没有跟苏九结仇,更没有其他恩怨。

    就凭着他们当初的婚约,说不定……他们还有可能……

    “云师姐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无暇敛起情绪,摇头:“没事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授课殿的气氛,不是一般的诡异。

    尤其是苏九周围的弟子,上午都是奚落嘲讽。

    眼下,一片和谐,甚至看向苏九的眼神,带着崇拜。

    “那三个人,中午不是也带头去挑事的吗?怎么现在乖的跟孙子一样?”赤阳宗弟子,费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碧海宗弟子摇头,撇嘴:“估计是忌惮冥王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只有这一点最合理。

    万驼峰公平开课的前两个月,基本上是大宗主的弟子来上的。

    如何短期之内突破瓶颈,合理的利用瓶颈期的时间巩固元气,为进阶做准备。

    基本上就是这些修炼的问题。

    只有到第三个月,大宗主才会出现,亲自讲课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间飞快。

    苏九收起书本,就跟祁绍他们回风阁了。

    天门的两个弟子,一直用一种惊悚的眼神看着苏九。

    脑海里全是关于苏九的传言,大废材,卖弄色相,走后门。

    终于,捕捉到了一个跟元者有关联的。

    一拍脑袋。

    “所以!玄门力道测试石真的是你打碎的?”

    其他人纷纷回眸看了两人一眼。

    那眼神,就像是在看傻子。

    古鹰补刀:“这件事不是众所周知的吗?”

    众所周知个屁!

    两个天门弟子抱着脑袋,感觉天崩地裂。

    一个被传无根源的废物,谁会相信他能一拳打碎力道测试石!

    是夜,月色如水。

    苏九独自来到墨无溟教她练武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僻静,也没人过来。

    正好炼些丹药。

    青龙趴在石头上,给苏九守着。

    远远地,隐约能看见一道黑影接近,速度很快,而后落在了峭壁上的歪脖树上。

    正当对方好奇,怎么会有一个少年在这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主人,有人偷看您!”青芒掠过,落在苏九肩头。

    苏九快速封起药香,把丹药凝成之后,平静的收起药鼎。

    淡定沉着,无一丝慌乱。

    松树上的老者颇为惊讶,略微压低声音:“你是来万驼峰学习的弟子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语气淡漠有礼:“抱歉,占用了您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老者挺惊讶的,声音里透着趣味:“你怎知这是我的地方?”

    苏九但笑不语。

    这是万驼峰的范围,但是位置偏僻,如果不是知道有这个地方,没人敢跳下来。

    老者捋着胡须,笑着问:“他带来你的?”

    这个他,不用想也知道是谁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