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狗男人又作什么妖了

    第一天上午,并没有上课。

    安排好位置,点了名,发了书籍,着重讲了讲门规。

    时间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午饭,统一在食堂。

    万驼峰办公开课,本身是免费的,吃饭不可能还免费。

    诺大的食堂,基本上分类三个派别。

    赤阳宗和碧海宗统一战线,虽然只有二十个人,但是整体实力强悍。

    来自各大门派的六十人,也气势汹汹,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在他们暗暗较劲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“唉!你大爷的,抢什么抢?这是老子点的,老子掏的钱!”祁绍一脚踩在凳子上,指着谢忱碗里的红烧肉。

    他不指还好,他一指,谢忱直接塞嘴里去了:“有本事你到我嘴巴里抢。”

    左岩笑的合不拢嘴:“哈哈哈……相爱相杀,打起来!这些肉就都是我的了!”

    笑声弥漫。

    既和谐又违和的画面。

    玄天宗的十个弟子,拼桌坐在一起,全没有任何的压力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是玄门弟子,能有这样的气度,也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就连之前抬不起的古鹰,脸上也带着笑,还拎着一壶酒,在给人倒酒。

    众人再一看,顿时皱眉。

    古鹰倒酒的对象不是别人,而是那个远近驰名的废物,苏九。

    众人脸上露出讽刺的表情。

    有冥王撑腰,真是了不起。

    整个宗门都得捧着他!

    这时,一个弱柳扶风的女子,走到苏九身边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嗓音温柔:“那个,我是上官若倾,我可以坐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众人抬头一看,是之前跟着掌教去授课殿的那位女弟子。

    顿时,嫉妒的冒酸水了。

    然而,苏九还没回应,对面吃欢快的祁绍,往旁边一挤,头也没抬的回了句:“不可以,滚滚滚,别碍事。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显然也没想到会变成这样,面容微僵,局促的站在旁边,眼圈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苏九轻慢的扫了对方一眼,视线落在她攥在手里的白玉箫上,刻着一个非常显眼的“冥”字。

    眼梢微敛,若无其事的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一群人吃吃喝喝。

    完全无视上官若倾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只是绞着手指,站在苏九旁边,双眸泛着泪光。

    可怜又无助。

    这画面,围观群众都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喂!你们要不要这样欺负一个女孩子?这里又不是你家!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个废材给你脸了是吧?没有冥王你算个卵?”

    声讨,侮辱,各种抱不平。

    同时间,苏九脑袋炸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因为南星和小灵根疯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,求求你了,快把玄石拿出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主人,你就行行好,饶了我们吧!我快吐了!”

    苏九嘴角狠狠一抽,烦躁的把玄石拿出来。

    狗男人又作什么妖了。

    刚刚一拿出来,就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——

    “十八种姿势,你喜欢哪种姿势?本王觉得后面挺不错的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什么鬼?

    “今晚本王找你再好好研究一下,昨晚大战三百回合,招式你还记得吧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为什么感觉怪怪的?

    “本王觉得招式有待改进,今晚先研究姿势的问题,就不走了,在你那过夜,如果你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闭上眼。

    啪的一下,把玄石再次丢进了空间里。

    “挖坑埋起来,立刻!不要再让我听见他的声音,不然我弄死你们俩!”

    南星: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灵根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招谁惹谁了。

    苏九黑着脸,拎起酒壶,仰头猛灌了几口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就这么死死地盯着苏九。

    耳边仿佛回荡着冥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——“十八种姿势,你喜欢哪种姿势?本王觉得后面挺不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今晚本王找你再好好研究一下,昨晚大战三百回合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“本王觉得招式有待改进,今晚先研究姿势的问题,就不走了,在你那过夜……”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众人面容僵硬,使劲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十八种姿势,还后面?

    昨晚大战三百回合?

    今晚继续研究姿势,过夜?

    太……太刺激了吧!

    这一般人受不了冥王这种折腾吧!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,都朝着苏九递过去一个佩服的眼神。

    上官若倾美眸轻眨,略带好奇的开口:“刚才是谁在说话啊?一口一个本王,难道是朝廷的王爷?你是王爷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众人皆是一静。

    九州四海还有人不知道苏九跟冥王的风流事?

    还朋友?

    真单纯。

    有人讽刺的提醒:“这位是九州四海闻名的超级大废材,连最基本的根源都没有!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惊讶的张嘴,而后关心的问:“怎么会没有根源呢?会不会是搞错了……肯定搞错了吧?这位公子不是也跟我们一样,来万驼峰上课了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原本听见冥王那些话,而冲击的众人,全部都扬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这绝对是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!”

    “上官姑娘,你不认识苏九,也该认识冥王吧?就这位,那可是冥王看上的人,刚刚玄石传出的声音也是冥王,他能来万驼峰学习,完全走后门,进了玄天宗,所以才保送到了万驼峰!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捂嘴,吃惊的看着苏九,满脸的不敢置信,“这件事,还不会有误会啊?”

    有人冷嗤:“误会?误会大概就是冥王比大家想象中更喜欢这小白脸?”

    上官若倾下意识握紧手中白玉箫,面上还是受到惊吓的模样,樱唇轻抿,同情的看着苏九。

    “苏公子应该很辛苦吧?饱受非议,到处被人误会。”

    苏九懒懒的掀起眼皮,身体往后仰,靠着后面的桌子,手肘在桌上:“上官小姐非常关心我,难不成对我有意思?”

    红唇轻挑,挂着又坏又冷的笑。

    对上少年这样的神态,上官若倾准备了一肚子的话,竟然深深卡在了嗓子里,说不出半个字了。

    “我,不是……我只是……”她咬着唇,委屈的看向众人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众人怒了。

    “苏九,你还是不是人?”

    “上官姑娘关心你,你竟敢出言轻薄!无耻至极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祁绍筷子一扔,终于吃完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