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冥王騒起来,无人能敌

    “快乐的时间是短暂的,有机会再聊。”楼擎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,转身走回了赤阳宗弟子身边。

    古鹤扭头,剑眉微皱,“楼兄也想与冥王殿下结实?”

    楼擎侧眸,有些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古鹤没说话,反倒是他身后的弟子开了口:“楼兄,你想结交冥王不是不可以,只是为了结实冥王去接近一个废物,实在没必要。”

    楼擎薄唇紧抿,眼底的温度褪去两分,不冷不淡的:“劳您费心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兄,我们跟碧海宗是同盟,你不能跟他们闹崩了啊。”赤阳宗的弟子,忍不住小声提醒。

    这次虽说是万驼峰大宗主公开授课,但是鱼龙混杂,除了三大宗门之外,其他都是凭着本事进来,到时候难免会分派别,人少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楼擎抿唇,没说话。

    一众人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各大宗门弟子,已经陆陆续续去参加考试了。

    过了没多久,三位长老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万驼峰授课,是不允许有长老跟随的,办理好一切之后,弟子们跟着万驼峰的弟子进去,会有人安排住处。

    “九哥,刚才楼擎跟你说什么啊?”祁绍凑到苏九身边,小声询问。

    苏九斜眼:“楼擎,楼绪宁的大哥。”

    祁绍愣了愣,其他人也愣了愣。

    从古鹰到楼绪宁,他们好像已经有了免疫力。

    左岩感叹道:“也没听楼绪宁他们提过这茬,看来咱们身边时时刻刻都会出现跟大人物有关系的人。”

    众人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八个人走在一起,唯有两个天门两个不合群的,远远地跟着。

    最终,玄天宗,赤阳宗,碧海宗,分别被安排在了风阁,雪阁,月阁三个住处。

    十个人,两个人一间房。

    他们房间安排好了,其他门派的弟子还没从考试中出来。

    傍晚,各自吃完饭之后,就回房了。

    谢忱黑着脸,站在门口,正在跟人换房间。

    他们是抽签分房间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换,主要是听说了冥王晚上要来,谁敢跟苏九一个房间?

    找死吗?

    谢忱坐在门槛,有些想哭。

    “祁绍,是不是兄弟?”

    祁绍手里啃着地瓜,脑袋摇成了拨浪鼓:“不是!”

    谢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一把抢走他手里的地瓜。

    “没义气!”

    祁绍抹了抹嘴巴,蹲在他旁边:“唉,我很同情你,万事都要解决的办法,要不,你今晚在外面睡一夜。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谢忱啃两口地瓜,听见前一句还挺感动的,一听后面,顿时黑脸,把嘴里的地瓜吐到祁绍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呸!我不睡,你也别想睡!”

    他起身,钻进他的房间,掀开被子,上床,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祁绍抹了一把脸,抓狂的低吼:“谢忱,你丫的怎么这么恶心!给老子起来!”

    院子里,充满了两人大呼小叫的声音。

    最终,谢忱灰溜溜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祁绍那孙子太不是玩意了,衣服脱得干干净净,存心膈应他的。

    房间里,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桌面一盏灯,忽闪忽闪。

    少年倚靠在床边,凉凉的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谢忱忽然后脊一凉,眼前不由闪过冥王的声音,顿时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他倒退着,走到床边,使劲拽下床帘:“你,我告诉你,我对男人没兴趣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底浮起玩味,恶劣的开口:“怎么办呢,我对男人有兴趣,我要是爬到你的床……”

    哗啦!

    谢忱跳上床,把床帘拉的严丝合缝:“我睡着了,听不见听不见!”

    苏九红唇轻佻,眼底带着恶趣味:“唉……这天气闷热,衣服穿多了呢。”

    谢忱闭着眼,一头冷汗。

    满脑子都是:我当初为什么要招惹他?

    房间里陷入安静。

    谢忱一动不动,悄悄地掀开一条缝,对面的床榻,床帘放下了,苏九已经躺下了。

    重重的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太难了。

    刚准备躺下睡觉,忽然咯吱——

    房门被人推开了。

    呼啦。

    床帘被人一把拉开。

    墨无溟一双狭长的眼眸,犹如腊月寒霜飞舞,轮廓分明脸庞,陷入乌云密布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低哑而冷酷的嗓音。

    谢忱手脚冰凉,唇瓣动了动,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上次被打的有心理阴影了。

    只见,对方回眸瞥了眼对面的床榻,然后倏地缩回手,转身,往对面走去。

    谢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听不见,我看不见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屏住呼吸,掀开被子,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墨无溟走到床边,掀开床帘,看着苏九侧身而卧,先是清了清嗓子,然后弯腰靠近:“身为兄弟,同塌而眠又如何,谁敢妄言?”

    苏九闭着眼,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这狗男人又来发什么疯??

    墨无溟等了片刻,发现苏九没动静,但是根据呼吸来看,他应该没睡着才对。

    他抿唇,单膝跪在床上,去贴近他耳畔:“嗯,本王与你是兄弟,同塌而眠而又如何……”

    一听见他还要重复一遍,苏九咬着牙,回眸:“你半夜来这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墨无溟眉头一拧,这反应跟书上的一点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思忖,还有大战三百回合。

    “本王,带你去练剑吧?”

    苏九挑了挑眉,感兴趣的坐起来:“你研究了新剑法?”

    果然有用!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点头,“嗯,走吧?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眼外面:“你出现在这里没问题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底带着浅碎的光,勾了勾唇角:“任何问题,在本王这里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既嚣张又放肆。

    偏偏从他嘴里说出来,没有任何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苏九撇嘴,拿起外袍穿起来,跟着他往外走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谢忱化身为福尔摩斯,趴在被窝里推断。

    他们去外面,那个了!

    肯定的!

    我真聪明。

    墨无溟把苏九带出去“大战三百回合”之后,又把苏九送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之后,他回去又开始研究增进兄弟感情的秘籍了。

    看得比之前还上瘾,各种騒话连篇,还不自知。

    战流云捂脸。

    不敢说,也不敢问,反正就干看着。

    也没啥别人要求了。

    多活一天是一天吧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并不知道真相的苏九,就这么结结实实的把自己给坑了。

    足足听了半个月的騒话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后话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