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关乎断袖:幸好本王机智

    房门敞开。

    墨无溟坐在桌前,长睫低垂,盖着一层阴影,周身裹着冰凉气息。

    听见动静,他侧眸,缓缓地眯起眼睛:“舍得回来了?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他一眼,回眸又看了看月色,挺无辜的:“跟平常时间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,凝视着他走到自己身边坐下,伸手拿点心吃,若无其事的。

    顿时,心里那股不平衡开始翻腾了。

    他压着火,声音低沉:“本王等了你很久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掀起眼皮,有些懒懒地:“我又没让你等我。”

    啪嗒。

    紧绷的神经断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转过身子,手搭在桌上,眸光凛然,还在克制着:“你就这么心安理得,没有什么话想对本王说的吗?”

    苏九拧眉,挺莫名其妙的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墨无溟闭了闭眼,声音极轻:“比如,那天你轻薄本王的事。”

    苏九大约愣了三秒:“哪天?”

    “哪天?”墨无溟重复了遍,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,一把揪住苏九衣襟,低头,牙缝里挤出几个字:“你觉得是哪天?嗯?”

    苏九茫然的眨了眨眼睛,仔细回想半天,迟疑道:“……你是指哪天喝酒的事?”

    “喝酒?”墨无溟俊脸僵了僵,手指有些发抖,从东海回来他满脑子都是他为何亲自己,是不是有点那个意思,等啊等,觉得他至少要给个解释吧?

    结果……他轻飘飘一句,喝酒?

    停滞了片刻。

    墨无溟吸了一口气,倏地缩回手。

    起身,走到床榻边,重重的倒在床上。

    闭眼,睡觉。

    本王也当自己被狗啃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

    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

    两秒后。

    墨无溟黑着脸,整个人陷入了狂风暴雨之中。

    他被他搅得心神不宁,他却在那安安稳稳的吃点心喝茶?

    越想越气!

    倏地坐起来,阴着脸,大跨步的走过去。

    苏九瞥见旁边身影走近,顿在面前,诧异的抬头:“你到底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男人忽然弯下腰,然后朝着她的点心:“呸呸呸!”

    一顿狂吐口水。

    接着,端起桌上的茶,仰头一顿狂饮。

    转身,回床,睡觉。

    动作迅速又敏捷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望着手里满是“芬香”的半块糕点,又看了看桌子上空掉的杯子。

    这狗男人上辈子是学变脸的吗?

    前一秒好好地,下一秒就发疯?

    老子招谁惹谁了。

    委屈。

    郁闷的走到床边坐下,准备躺下休息。

    “这是本王的被子。”墨无溟皮笑肉不笑的丢下一句,一把将她床上的被子抽走,丢到自己床上,然后斜眼,冷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蛇精病!

    扭头,不看他,侧身刚要躺下。

    枕头嗖的一下,被人抽走了。

    “枕头也是。”墨无溟轻飘飘的补了一句,把枕头扔到自己床上,又露出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苏九额角炸疼:“你到底要干嘛?”

    墨无溟冷冷的:“亲兄弟明算账。”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寒光四射。

    苏九红唇紧抿,用力摆摆手:“你说对!”

    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老子不睡了,彻夜修炼!

    墨无溟眸光微寒,转身,回到自己床上躺下。

    可是心头那股窝囊气,就是散不开,他扭头,死死地盯着打坐的少年。

    凭什么他能安稳打坐?

    本王在这郁闷?

    他倏地起身,盘着双腿,手支着下巴。

    “苏九,你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低哑的嗓音,带着说不出的危险。

    苏九微微蹙眉,却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蹬鼻子上脸!

    无尽的沉默。

    忽然,大床一沉。

    苏九倏地扭头,放大的俊脸,她猛地后退:“墨无溟,你到底发什么疯!”

    墨无溟盘坐在她旁边,薄唇紧抿着,眼梢斜了斜:“这是本王的床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一脸黑线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顿了几秒,起身,下床。

    结果,脚还没有落在地上,细腰被人搂住,拉了回去。

    跌坐在宽大的怀里。

    苏九后背僵直,暴躁的就要起来:“干什么!”

    谁知,男人双臂收拢,把她困在怀里,语气闷闷的:“本王在生气。”

    苏九双手护胸,脸颊隐隐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压着声音,问:“所以,你到底在气什么?”

    不问还好,一问男人身上的气息都变得阴冷了。

    他幽幽的指控:“你轻薄本王,晚归,还无视本王。”

    沃日。

    他这委屈的指控,她怎么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?

    苏九吞着口水,忍住不让自己想东想西,“我道歉,行不?你能不能先放开我?”

    刚刚还挺委屈的男人,瞬间变得理直气壮:“本王不放!”

    苏九额角抽搐,被他逼得有点疯。

    “你是王爷,我一介草民,最重要的是,我们俩都是大男人,你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王……本王好像断袖了……”

    冷不丁的一句话,苏九差点咬到舌头,猛地从他身上弹开,直接掉到了床底下。

    墨无溟的脸色很差,几乎是没有血色的那种,他盯着苏九,眼神晦暗不明起来:“你是不是觉得本王特别恶心?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,使劲摇头:“不,不恶心。”

    就是怕你知道我是女人,你恶心啊。

    墨无溟怀疑的眯起眼睛,跨步下床,单膝跪下,俯下压近,掐住他的下巴:“就算你觉得本王恶心也没关系,反正本王想要的东西,就没有得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“咕嘟”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墨大哥,你最近可能脑袋不清醒,关于上次喝酒……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人笑着笑着,她就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目光森寒,掐住他下巴的手指用力,语气淡淡的:“本王的脑袋很清楚,也思考了很久。本王既然断袖了,你就陪着本王一起断袖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老子没有把,怎么陪你断袖啊。

    看着被吓到一言不发的少年,墨无溟心里的窝囊气总算是没了。

    可转瞬,懵逼了!

    本王刚刚都说了什么?

    断袖……

    墨无溟后背僵直,冷汗直冒,开启了大脑风暴。

    他起身,把被子和枕头丢回苏九的床上,绷着脸,尽量稳住语气,冷冷道:“你轻薄本王,本王还你一次,扯平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同手同脚,回床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以,他刚刚说的那些话……是为了耍她?

    忽然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。

    幸好,他不是喜欢男人,要不然她恐怕得考虑其他的退路了。

    莫名,又有些淡淡的失落……

    某女,还真把自己的真实性别,忽略的干干净净,一点儿也不代表考虑的。

    另一边,墨无溟面朝里躺着,俊美的脸庞皱在一起,用力咬住被子。

    幸好本王机智,差点出大事了!

    断袖,啊呸,断个鬼!

    他低眉,瞥了眼手,用力咬住。

    让你动手动脚!让你心猿意马!

    可怜的手,就这么背了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