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易家,云姿颜母女

    他的声音可以压制,却是掩饰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祁绍一脚踢到他膝盖上:“想什么呢?九哥杀了那么多人把你带出来,是为了把你送回去?”

    易衡揉着鼻子,委屈的看向苏九:“那办了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轻笑了声:“我让他把你从易家族谱除名了,你别怪我多管闲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易衡有些错愕:“你说什么?楼盛绾会愿意吗?”

    他以前曾经想过脱易家,可是易盛绾不放过他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有些恶劣的提醒:“你爹同意了,而且还要把你“送”给我,深知我的爱好。”

    这么明显的提示,易衡一向聪明,当然听懂了。

    顿时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苏九冷漠的看着易衡痛苦的样子,半响,才起身:“走,去易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易衡倏地抬眸: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总要去验收成果,而且,我也有些事情要办。”苏九表情淡淡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易衡和祁绍快步跟上。

    第二次来易家,就特别方便了。

    易家主已经给守卫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两个守卫认出苏九之后,就想起了他杀人不眨眼的模样,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引路往里走。

    这次易家主在家,立马就出来接待了。

    一看见苏九,易家主就摇着尾巴凑了过去:“原来是苏少爷!”他笑着,又看向易衡:“易衡,有没有好好伺候苏少爷?”

    易衡眼底浮起一抹厌恶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扭头,不理会他。

    易家主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,就这样了还能笑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苏九!”易盛绾终于回过神,抓狂的尖叫起来,她右臂几乎是垂着,本来以为吃点丹药滋养,慢慢骨头就会养好,可是大夫告诉她,胳膊里面被灌入了元气,震断了经脉,再也动不了了!

    身为炼丹师,右手废了,一辈子也废了!

    易家主一心想要攀上苏九,根本不管易盛绾的痛苦,一甩手:“带小姐进去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易盛绾被又拉又拽的带进去了。

    苏九眼波平静,淡淡的问:“易衡的从族谱划掉了吗?”

    易家主脸上堆着笑:“划掉了划掉了,苏少爷吩咐的事情,我怎么会不照办呢?要不要拿族谱给您看看?”

    那狗腿的模样,令人称奇。

    苏九满意的点点头,抬眼看向一周:“苏夫人可还寄住在你府上?”

    易家主微微一愣,迟疑道:“苏……苏夫人?”

    苏九眸光微闪,笑的甜腻:“对,云氏,苏夫人。”

    易家主心底一咯噔,脸上笑容骤然僵住。

    他知道苏九的事情,当然也听说过苏家母女被赶出皇宫的事,但是他没有过度关注过,那不过是废棋,只有苏九才是最值得结交的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苏家母女,就是云氏母女?

    云氏提到了苏家,就是苏九的苏?

    易家主脸色变了又变,最终只能咬牙:“呵呵……苏少爷说笑了,苏夫人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挑唇:“易家主不必否认,我上次来府上,已经见过她们了。如果易家主非说不在的话,那我只能自己找了。”

    易家主嘴巴蠕动,白着脸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最终,只能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刚刚靠近云家母女居住的院子,里面就传来了咒骂声。

    离开的易盛绾,带着一群护卫,把院子给围住了。

    让几个人把她们母女摁在地上,拿着鞭子狂抽呢。

    易家主莫不清楚苏九找云氏的原因,赶紧上次斥走了护卫,擦着冷汗往里走。

    这次不仅仅有易盛绾,甚至有易夫人坐镇,难怪护卫都出动了。

    云姿颜母女三个被打的十分凄惨,趴在地上,苏意身体本来就极差,眼下几乎快要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易家主手脚冰凉,怒斥道:“你们!你们简直是胡闹!”

    云姿颜看见易家主,像是找到了救星,哭着喊道:“雄哥……呜呜……救救我们母女,意儿是你的孩子啊……你不能这么狠心啊……”

    易家主眉心狂跳,“胡说八道!本家主怎么可能与你有关系,不过是看你一个妇道人家可怜才收留你!”

    易夫人冷笑着,走到云姿颜面前,用力踩住云姿颜的手:“你这个贱人,还敢求救?当年我与雄哥早已有婚约,你却试图破坏,怎么你以为有了孩子便可母凭子贵?想跟我薛倚珊抢男人,下辈子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雄哥,雄哥……”云姿颜尖叫着,头发散乱,再无一丝高贵可言。

    苏盼抱着头,被打的已经不知道反抗了,浑身都是伤。

    又是一场面免费的好戏。

    苏九步伐轻慢,跨入院子里。

    易家主白着脸,双腿发软:“苏少爷!这件事有误会,云氏神志不清,胡说八道!绝对没有的事情!”

    苏少爷?

    云姿颜在崩溃中,捕捉到了这个称呼,惊恐的抬头。

    “苏九……啊……苏九,你救救我们……救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冷眼看着,平静的问:“我爹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指的是苏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姿颜瞳孔一缩,到这个时候了,她哪里还有看不清楚的,易雄根本就没打算帮她。

    不再狡辩。

    痛苦的摇了摇头:“不……不知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神瞬间冰冷。

    这世上还有什么比头上带绿更令人恶心的?

    而且,还带了快二十年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我是不得已的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当年是他救了我……我一时鬼迷心窍,怪他,都怪他不负责任,不然我也不会设计老爷……”云姿颜趴在地上,恶狠狠地看向易家主。

    易家主立马跳脚:“混账!当年明明是你引诱我,谁叫你生下孩子了,你可以吃药打掉,你自找的!”

    没有最渣,只有更渣。

    可尽管如此,也不是云姿颜祸害苏圣的理由。

    云姿颜已经崩溃了,除了哭,还是哭。

    最终,苏九把她们带走了。

    带回了京城的苏家。

    并且让人寄了一封信回九洲城。

    苏圣的家事,即便是丑陋的,那也该他自己处理。

    不论是云姿颜还是苏意,亦或者是易家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得由苏圣做决定。

    这是她能替原主做的最后一件事。

    办完一切之后。

    苏九又带着易衡去了炼丹协会。

    就算不在宗门学习,也不能把炼丹落下。

    带走了半车的药材回到龙吟山庄,又和祁绍回了玄天宗。

    这一天过得踏踏实实的。

    然而,宿舍里某人却阴沉着脸,早已经等的不耐烦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