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小青蛇,瞎养着玩

    极品灵兽大失所望,聚集在这的人,逐渐离开了。

    唯有玄天宗的人没有走。

    这次主要目的还是试炼。

    只是奇怪得很。

    一直享有魔兽圣地,且无比危险的东海这一片,魔兽像是受了什么攻击,吓得不敢出来了。

    无奈,试炼只能提前结束。

    夜猎佣兵团的人,一直跟在祁绍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本来是为了跟苏九道别,只是她这次又睡了挺久。

    血狼撑着胆子,走到墨无溟身边:“冥王,之前是我等眼拙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略微抬眼,既冷漠又疏离:“九儿的事,能保密则保密。”

    明枪易挡暗箭难防,还是要警惕一点。

    “是!一定一定!”血狼举手保证,俊逸的脸庞,带着憨笑。

    暴狼他们同时憨笑着抬头,露出敬畏和崇拜的眼神。

    又是一群迷弟。

    祁绍仿佛看见了当初的自己,万分感慨。

    墨无溟不喜与人接近,直接抱着苏九起身,离开。

    天下无不散的筵席。

    短暂几日的相处,终要分别。

    祁绍拍拍胸膛,挺不舍的:“你们以后去交任务,就报我的名字,保证你们奖励可以翻倍领!”

    血狼他们没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他一个玄天宗弟子,报他名字有啥用?

    暴狼更直接:“报你名字,你以为你是谁啊?赶紧走吧你!磨磨唧唧。”

    祁绍脸一黑:“爱信不信!”

    挺郁闷的转身,往海边走。

    柯彬,莫寒,左岩都跟他们道别。

    只有古鹰慢吞吞的,离开前,盯着暴狼,一字一句:“祁绍是佣兵工会会长的孙子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么一句话,他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夜猎佣兵团全体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脑袋懵,直叫唤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玄天宗。

    丹系授课殿。

    苏九已经坦然接受,自己晕过去,被抱回来的事实了。

    一手托下巴,一手摁袖子下盖着的小青龙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你这蛇头上还有两个包,品种挺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青龙死鱼眼看着自己的主人。

    至于自己为啥还是小青蛇,那就源于神识里另外两个契约者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主人特别的贪财,要是知道你是神兽,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把你给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没有神兽的尊严,被人拿去拍卖的话,就最好假装自己是一条蛇。”

    “灵宠也成,别太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青龙憋屈的想死。

    它堂堂一个神兽,竟然会落到如此下场。

    可悲!可叹!可泣!

    “九哥,你在看什么?”楼绪宁刚写完笔记,瞥见苏九一直低着头,看的津津有味,便跟着伸头去看。

    苏九顺势抬起袖子,“一个小东西。”

    一圈圈青色盘旋,双眼细长,透着寒光。

    “啊!有蛇!”楼绪宁一拘灵,拿起手里笔记本。

    啪啪!

    就是两下。

    拍的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青龙被砸的一脸懵逼,瞪着眼睛死死地看着楼绪宁。

    苏九也楞了,她似乎忘记了,楼绪宁只是普通的女孩。

    楼绪宁双手发抖,笔记本都扔掉了:“啊,它盯着我看,怎么打不死啊!”

    苏九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那个吧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转身,抄起椅子,就要往桌子上砸。

    青龙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人类!!

    它尾巴一打挺,就要窜过去咬楼绪宁。

    苏九抬手,一把把它薅住了,无奈的开口:“这是我养的小灵宠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楼绪宁尴尬的放下椅子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:“对不起对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不以为然的摆手:“没事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青龙:……

    咬舌能自杀吗?

    想死。

    楼绪宁坐回原位,忌惮的看了青龙一眼,皱眉:“你这灵宠什么品种啊?怎么脑袋上两个包?是不是买到次品了?”

    青龙瞪眼。

    你才是次品!你全家都是次品!

    苏九捏着青龙的尾巴,甩了甩:“瞎养着玩玩。”

    楼绪宁点点头:“那还行,就是长的有点丑。”

    如果眼神能杀死人,楼绪宁已经被青龙碎尸万段了……

    经历过试炼的击杀的刺激感,突然就这么消停下来。

    空虚。

    苏九整个人的都有些蔫蔫的,没精神。

    丹系晃悠完了之后,就去了玄门。

    刚好在上技能对战。

    玄门技能对战的指导,还挺严肃的。

    祁绍和谢忱在擂台上打着,以前从来都是谢忱占上风,但是这次祁绍跟他打得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远远地看着。

    眼前画面闪烁。

    一个封闭的房间里,几十个孩子对打,手里拿着刀,眨眼间就躺了一地。

    只剩下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九哥!”祁绍擦着汗跑过来。

    苏九眼梢微敛,目光薄凉:“嗯,进步不小。”

    祁绍咧嘴笑,“那可不,不说等级,单说实力,我也算是拿得出手。”

    苏九扬眉:“嗯,再接再厉。”

    祁绍捋起袖口,想起一件事:“昨天玄门执事说,万驼峰的大宗主要公开授课,三大宗门的人都在举荐弟子,你去吗?”

    苏九神色淡淡的:“什么公开课?”

    祁绍拍头:“我忘了你从小受虐了……万驼峰避世,其大宗主修为高深,据说已经到达元皇级别的超级强者。为了提拔年轻一辈,大宗主每过几年,就会免费办公开课的。听说,冥王以前也去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竞争挺大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除了三大宗门有名额之外,其他门派都是要考试的呢。”

    苏九还真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想要变强,唯有接触更强的人。

    刚这么一想,耳边传来祁绍宣誓的声音:“虽然大宗主很厉害,但是我永远最崇拜的是冥王!冥王最厉害!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粉丝滤镜,真可怕。

    “下午去看易衡,去不去?”

    “走走走,这两天无聊死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的离开。

    谢忱靠在兵器架旁边,有些阴鸷的皱起眉头,一脚踹翻了兵器架。

    真烦人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龙吟山庄。

    大半个月的时间,有了很多人气。

    别说,易衡挺有管事的能力的。

    上上下下,打理的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跟苏九之前去的时候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下人我都调查过,绝对干净。”易衡边说,边掏出记事簿。

    苏九没看,只是淡淡的看着他:“上次你爹来宗门找我,我是自作主张办了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易衡微怔,失落的低下头,眼圈有些泛红:“是不是我管的不好,你要把我送回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