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1章 你竟敢轻薄本王

    刚刚……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血狼,暴狼,赤狼,瘦狼纷纷揉了揉眼睛。

    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却见,少年站在魔兽身上,傲竹一般挺立,朝着下面道:“我解决五个,剩下的你们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血狼他们没反应过来,还以为是跟自己说的,有些迟疑:“这恐怕…不…”行……

    左岩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柯彬:“小意思!”

    莫寒:“使命必达!”

    古鹰:“看谁比较快啊!”

    祁绍:“九哥,你慢点,让让我们啊!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个回答的比一个六,而且一个比一个不要脸。

    众人有些茫然。

    他们在说什么呢?

    每个字分开他们都知道意思,可是加在一起,怎么听不懂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五个人亮出了元者等级,拔出了剑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众人当即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妈的,三个元师一阶,两个七阶元者?

    他们是在开玩笑的吗?

    这个节骨眼上,他妈的笑不出来啊!

    下一秒,五人气势骤变,眼底布满了杀气,犹如利剑入鞘,飞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茫然的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那是,七阶元者的速度?”

    “我有点怀疑我是个假的一阶元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,看……白白白狼!!”

    声音里透着惊恐。

    众人一抬眼,眼珠子差点掉出来。

    只见,少年一手持剑,身形犹如鬼魅,穿梭在五个魔兽之间,长剑朝着魔兽身上割来割去,手法凶狠,就是不下杀招。

    那副轻慢的姿态,就仿佛是在玩……

    玩……

    如果今天之前,谁跟他说跟高级元灵魔兽玩,他能一巴掌把人嘴巴给打歪了!

    暴狼好半天才找回声音:“白狼,不是七阶,元,元者吗?”

    血狼,赤狼,瘦狼呆滞的点头又摇头。

    他们根本感受不到白狼的等级,就算他现在跟元灵魔兽对打,也非常嚣张的连星盘都没亮一下。

    藏在灌木丛里的张石,看着游走在魔兽身上的苏九,已经吓傻了。

    对战持续的并不久。

    苏九割了百八十刀,确定了之前在川州一脉摸到魔兽软肋位置,的确没错之后,就一剑劈死了。

    取了内丹,给了血狼一个。

    血狼拿的心虚:“这是你一个人的功劳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就见少年不以为然的摆手:“我还有很多,你拿去交任务吧。”

    血狼噎住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……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彼时,祁绍终于把魔兽干掉了,拎着剑,浑身狼狈的走来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累死了!这个太难打了!下次你留给我留个半死不活的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看了看他们,又看了看白狼。

    “白狼,你到底是什么等级啊?”

    苏九抬眼,语气淡淡的:“元师六阶。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众人张着嘴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元师六阶干倒五个高级元灵魔兽?

    吹牛逼吧!

    可偏偏,看着祁绍和古鹰两个元者七阶,他们鬼使神差觉得这事恐怕是真的!

    事实上,单凭元师六阶的水平,苏九当然是干不过六个高阶元灵魔兽的。

    只是搭配墨无溟教她的剑法,以及她之前琢磨出来的魔兽弱点跟软肋。

    她出手够狠,够猛,每次都是魔兽想得到,却不敢想的地方下手,造就了现在这番战绩。

    这一夜时间不长,但是众人却觉得过了很久。

    至此,夜猎佣兵团有了一个白狼传说,并且人人崇拜敬畏。

    逃过一劫的张石,悔不当初,想要重新加入夜猎佣兵团,但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之后,他丢下同伴逃命的不忠义名声,也在佣兵界传开了,过的十分凄惨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第一缕阳光升起,透过枝叶透进森林之中。

    夜猎佣兵团的新成员,态度一百二十度大转弯,拿着刚刚烤好的鱼,递给苏九,还温了酒。

    暴狼嘴角抽搐,“这群见风使舵的,我都没这个待遇。”

    赤狼也咂嘴摇头。

    苏九一抬手,就把烤鱼给他俩。

    酒,自然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然而,她刚仰头,准备豪饮一番。

    修长的手指握住他的手腕,把她手里酒抽走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睨了他一眼:“大清早,喝什么酒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梢跳了跳,压着脾气:“还给我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靠坐在树边,余光一扫,然后毫不犹豫的仰头,把酒倒进了自己嘴里,甚至漏出来,顺着脖颈流淌下去。

    苏九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这他妈是挑衅,绝对是挑衅!

    墨无溟挑了一边眉头,那神情里隐藏着很多得意,仿佛在说:你喝啊,你再喝给本王看看啊?

    苏九闭了闭眼,伸出一根手指:“是你惹我的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头皮一麻,直觉告诉他,这小子要搞事,任他如何想,也没想到会……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唇齿相撞,他竟然恬不知耻,从他嘴里把剩下的酒水给吞了。

    苏九舔了舔唇角,咂嘴:“好喝!”

    轰隆一声。

    墨无溟的脑袋炸开了,他抚着嘴角,受惊的靠在树上,第一次慌了手脚。

    憋了半天,憋出一句:“你,你……竟敢轻薄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摸着唇角,斜了他一眼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望着他的背影,整个人陷入了乌云密布之中,就像是被人调戏完,抛弃的小怨妇…

    暴狼:“……我刚刚眼花了吧?”

    瘦狼:“应该,可能……大概,没有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狼喜欢的男人!

    我滴乖乖嘞!

    众人吓得大气不敢喘一个,也不敢去献殷勤了。

    一段插曲来得快,去的却慢极了,尤其是蔓延到灵兽临世的地方。

    几大宗门弟子聚集,所有人都围着。

    苏九是被玄门执事求去的,墨无溟还阴着脸,也慢吞吞的跟过去了。

    夜猎佣兵团的人,跟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走到人群后面,还没到深坑的边上,玄天宗,赤阳宗,碧海宗,所有人都回头,给了他们一个注视礼。

    既浓烈又热情。

    夜猎佣兵团的人一脸懵逼,也搞不清楚情况。

    “苏九,你就跟冥王说一说嘛,灵兽今天准出来。”玄门执事跟在苏九旁边嘀嘀咕咕,手里又捧着一袋钱,分量挺足。

    苏九挺无语的,她是用钱能够收买的人吗?

    她随手接过钱袋,揣进怀里:“墨大哥,你要帮我抢灵兽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