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吃点心喝茶,团员起冲突

    夜猎的团员虽然觉得怪怪的,但是没多想,只是听见暴狼的话,就开始不爽了。

    “白狼也是夜猎佣兵团的成员,他想做任务不是理所当然的吗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他看上去身强体壮,哪里像是生病了?”

    就外表而言,苏九还真的挺瘦的,跟身强体壮不沾边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接受不了苏九白拿奖励。

    然而,苏九像是故意气他们一样,淡淡的:“我看看热闹,并没有做任务的打算,反正我不做任务也有奖励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夜猎的团员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。

    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!

    偏偏他们还只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暴狼嘴角也抽了抽,本来也没指望他去做任务,很快接受:“那也行,等会血狼他们回来,咱们一起去哈。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点头,转身,目光看向深坑。

    神识微动,语气挺沉:“为何不叫醒我?”

    南星十分委屈:“我叫了啊,只是您没反应,而且有一道力量压制着我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,余光扫向身旁的男人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该知道,那力量是他的。

    南星见苏九沉默,他不由想起小灵根的话,小心翼翼道:“主人,你大兄弟这几天对你可好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没搭理他,心里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只是在烦躁什么,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
    所谓的极品灵兽,半点踪影都没有。

    苏九歪着头,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盘点心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墨无溟端着点心,微抬下巴:“你爱吃的。”

    习惯这种东西是可怕的。

    苏九顺手拿过,边吃着,边靠在他手臂上,问:“极品灵兽真的有你厉害?”

    墨无溟余光轻扫,有些心神动荡,声音一如既然的冷淡:“本王比他厉害。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挑眉,想起玄门执事的话,试探道:“如果我想要极品灵兽呢?”

    墨无溟垂下眼皮,凝视着深坑,有些不悦的皱起眉。

    就在苏九以为他要拒绝的时候,耳边传来对方有些郁闷的声音:“有本王在,你要它作甚?”

    苏九眨了眨眼,倏地站直身子,拉开两人的距离。

    咕嘟。

    她吞咽着糕点,又猛地啃两口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吃太急,呛到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杯出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墨无溟一只手别扭的姿势端着茶,眼梢泛着薄凉,抬下巴:“吃慢点,本王又没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苏九接过茶杯,挺疑惑:“你怎么什么都有?”

    墨无溟挑眉,不答反问:“你不是爱这些?”

    苏九没说话。

    主要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感觉这狗男人变得有点不正常,对她的关心比以前更恐怖了。

    抚着唇角,暗暗揣测。

    莫非是她的利用价值,提高了?

    而此刻,墨无溟所有的注意力,都在少年嘴角沾到的残渣上。

    好几次想要抬手擦掉,又生生按耐住了。

    稳住。

    本王不是断袖,本王不是断袖……

    他一边给自己洗脑,一边又忍不住偷看苏九。

    心如猫爪。

    *

    是夜。

    森林中到处到处都是低鸣。

    经过川州一脉的试炼,祁绍他们深知苏九是闲不下来的人。

    与其守在原地,还不一定看得见灵兽,倒不如跟着她继续试炼。

    天一黑,几个人就跟在苏九旁边,就算墨无溟黑着脸,他们也坚决不走。

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苏九不会让墨无溟动他们,这是他们护身符。

    这次出来本就是试炼,十一组还在,苏九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是出发前,血狼,瘦狼和赤狼他们踩点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见苏九的时候,三个人都挺惊讶的。

    听暴狼说白狼要跟着他们去看热闹,兽狼跟赤狼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毕竟这次任务有些棘手,要是出了差错,会丢了命的。

    最终还是血狼点头答应的。

    去的路上,他安排苏九他们走在中间,保护的很好。

    墨无溟寒着一张脸,冷冷的跟在苏九身边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血狼看了他好几次,总是觉得有点眼熟,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次去的地方,有三只初级元灵级别的魔兽,大家都小心一点。”他扭头,看向苏九:“等会快到之后,你们师兄弟离远点看,万一出了个差错,也有时间逃走。”

    不等苏九回应,人群里就传出讽刺:“真好笑,都是一个佣兵团的,怎么他就跟祖宗一样捧在手心里?”

    血狼拧眉,扫了一眼,“谁有不满就站出来说,不要藏在人群里面偷偷摸摸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血狼收回视线,沉吟几秒,故意扬声:“这次接了三个任务,已经完成两个了,第三个也很快就会完成,等回去之后,你直接领奖励就行了,”

    听话这话,刚才讽刺的人,再度崩了。

    “团长,你不觉得这样很过分吗?”

    “就是,这些都是我们一起完成的,凭什么让他把白拿啊?”

    血狼脚步顿住,眼神挺冷的:“张石,你要是不想留在夜猎佣兵团,我不会强留你。”

    张石脸色一僵,没说话。

    另一个男成员,也不满道:“团长,您不能因为白狼是老团员就这样吧?张石说的也没错啊,白狼坐享其成,搁谁心里谁都不舒服啊?”

    血狼仰头,直接点名:“暴狼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暴狼想都没想,“我心里舒服,本来就是他应得的。”

    血狼回眸,凉凉的看着张石他们,仿佛在说,你看大家心里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对白狼不满,他却去问那个暴狼那个二百五?

    张石横眉怒竖:“团长,你要是这么不分青红皂白,那我们就退出夜猎佣兵团了!”

    另一个跟着附和:“对!总不能我们以后卖命,他来分好处吧?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?”

    其他人闻声有些动摇,谁也不想自己得来的奖励,白白的分给他人啊!

    看着他们动摇的嘴脸,血狼忽然想笑。

    整个佣兵团,他的修为最高,危险的任务,基本上他包圆,其次就是赤狼暴狼瘦狼,最后这一点点的小利益他们却不甘心了。

    血狼冷冷的望着他们,扬声:“有谁想退出的,立刻。”

    他的佣兵团不需要不服从命令的队友,更不需要贪得无厌的队友!

    张石不敢置信瞪大双眼,他好歹也是五阶元师,去哪个佣兵团也是抢手的!

    他指着苏九,质问:“你为了一个弱到连元气波动都察觉不到的家伙,你要赶我走?”

    一直默默跟着看戏的祁绍,立马炸毛:“指什么指?再指把你手给剁了!”

    古鹰和左岩他们,冲到前面,把苏九挡在后面。

    墨无溟略带不悦的挑了挑,正准备也往前表现一下,忽然手被人摁住了。

    “看戏。”苏九淡定的吐出两个字,收回手。

    墨无溟垂着头,看着他的手,摩挲着手指。

    有些出神的想着。

    ……好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