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8章 重遇夜猎佣兵团

    暴狼理所当然的点头:“对啊,没有白狼就没有我们佣兵团。”

    众人噤声,表情阴郁。

    心里对白狼的不满,几乎升到了顶点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一个名额,享受大家带来的好处。

    忽然,暴狼一拍脑袋:“我这猪脑子,我有通讯令啊!”

    语毕,他掏出通讯令,直接发了传音:“白狼白狼,我在东海遇到你师兄了,我告诉你啊,我们任务完成,你快能领到奖励啦!”

    嗡~

    怀里的通讯令震动两下,闪了闪。

    苏九眼皮动了动,脑袋沉的厉害,伸手去掏通讯令。

    细微的动静,让墨无溟额角跳了跳,下意识看向了祁绍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白狼?

    不会是……

    “白狼白狼,我在东海遇到你师兄了,我告诉你啊,我们任务完成,你快能领到奖励啦!”

    暴狼爽朗的声音,像是复读机重复了遍。

    墨无溟:“……”果然。

    东海……

    苏九皱眉,紧闭的双眼倏地睁开。

    披风遮住的视线有些暗,充斥着淡淡的龙涎香。

    一抬眼,便是那完美而又熟悉的下颚。

    “草!”

    几乎瞬间,就从他怀里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,死死地盯着墨无溟。

    他一直冷傲孤清的站在那,谁能想到他那身披风下面,居然抱着一个娇俏的美少年!

    赤阳宗和碧海宗的弟子,刚站到深坑边,就差点从上面滚下去。

    别人没认出墨无溟,但是他们认识!

    何况,他们之前还擦肩而过,竟然没有发现他怀里抱着人!

    气氛,不是一般的诡异!

    苏九斜眼,压着脾气问:“我睡了多久?”

    墨无溟不急不缓的解开披风收起来,眉眼轻挑:“不久,三日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梢一抽,磨着牙:“你怎么不让我睡三个月呢?

    墨无溟微微侧身,余光睨着他,没说话。

    但是那眼神仿佛就是再说“本王下次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苏九恨不得一脚踹死他。

    偏偏实力不够,打不过他!

    造孽!

    震惊的人群,转瞬又恢复了。

    毕竟他们并没有认出墨无溟。

    但是赤阳宗和碧海宗的弟子,那脸就像是调色盘,变了又变,各种传言在脑海里过滤,最后都停留在一个名字上。

    苏九,肯定没跑了!

    全场,最镇定的莫过于玄天宗弟子了,实在是见怪不怪了!

    而暴狼看见苏九,则是又惊又喜,拍着祁绍的肩膀:“原来白狼来了啊,你怎么不早说啊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兴冲冲的朝着苏九走去。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敬他是条汉子!

    夜猎佣兵团的人纷纷皱起眉头,对白狼这个队友非常不满意。

    不太友善的跟过去。

    “白狼,没想到你来了啊?是不是听见我给你发的传音了?”暴狼人未到声先到,格外的热情。

    苏九手里捏着通讯令,抬眼,朝着他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薄唇紧抿,冷幽幽的扫了暴狼一眼。

    寒冽如冰。

    一股冷意自尾椎骨升起,暴狼这个憨货,还觉得挺奇怪的,一脸认真:“天气有点凉,你这瘦弱的身体,多穿点衣服,别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祁绍刚走过来,脚下一个趔趄,险些栽倒。

    他都不知道该佩服暴狼的勇气,还是该心疼他的无知了!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看得出暴狼是真心的,苏九诚心的道谢。

    夜猎佣兵团的成员,微抬下巴,倨傲的看着苏九:“你就是白狼吗?”

    苏九看了一眼,不认识。

    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她侧眸,问暴狼:“你们也来这看热闹?”

    暴狼一点也没发现异常,还咧嘴笑:“先看热闹,再做任务啊。血狼他们去踩点了,我先带团员到这里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,眼底浮起一抹趣味:“什么任务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彻底挑断了夜猎佣兵团新成员们的神经。

    新成员张石,严厉的质问:“身为夜猎佣兵团的成员,你居然不知道任务,还想领取其他人完成任务所得的奖励,你好意思吗?”

    苏九直视他,唇角挂着笑:“我好意思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石狠狠一噎,半天说不出话来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。

    暴狼才发现这些人对白狼不友好,斜眼道:“白狼不做任务领奖励,是血狼承诺的,你们要是有意见就去找血狼,别在这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血狼刚刚升级到七阶元师,他们对血狼都挺尊敬,哪里会去找他搞事情。

    顿时都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暴狼这才接着话题,继续说:“这次任务是拿一颗初级元灵魔兽的内丹,有些棘手。不过你放心,有血狼在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血狼给苏九的印象,就是两个字,可靠。

    她挺赞同的点头:“有他在,的确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不过,元灵内丹,她好像有一些?

    正思忖着,要不要给暴狼的时候——

    墨无溟忽然扭头,探究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,然后死死地盯着。

    苏九尽力无视,可是那眼神简直就像在盯着一个即将出墙的红杏,无视不了啊!

    她扭头,挺无语的:“你哪根筋又搭错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绷着脸,一字一顿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他?

    苏九愣了愣,“血狼?”

    墨无溟阴着脸,低沉的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不等苏九回应,暴狼自来熟的接过话题:“血狼是我们团长啊。”

    唰。

    墨无溟侧眸,目光似毒蛇黏液,冰冷地在他脸上淌过。

    阴冷刺骨。

    暴狼汗毛竖起,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。

    苏九横移一步,挡住暴狼,乖乖地解释:“之前去看房子,我跟祁绍去了趟佣兵工会,进了一个佣兵团,我总不能连团长是谁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不提这茬还好,一提这茬,就想起了他抛下自己的事情。

    墨无溟黑着脸,阴森的瞥了眼旁边的祁绍。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过来?

    钢铁直的苏九,哪里想到墨无溟还能翻旧账。

    她扭头,看向暴狼:“反正闲着无事,我跟你们一起去吧。”

    你们,指的是暴狼血狼他们。

    新成员没有体会到深意,脸上露出讽刺的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你刚刚都不能走路,肯定是生病了吧,你多休息休息吧。”暴狼的脑回路,也是钢铁一般的直,在他眼里,苏九是不舒服,所以才会被人抱着,很正常。

    听得祁绍都想把膝盖给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