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抱一抱,抱着九儿坐船头呀~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想一脚把他踹水里去。

    莫寒忍不住翻白眼:“祁绍,我都服了,你以前跟谢忱形影不离,你说哪次考核不是他帮你?自从你拿了上品丹书之后,你就跟他疏远了,成天九哥九哥挂嘴上就算了。你升级就升级呗,你跟他嘚瑟什么?担心他心里太平衡了是吗?”

    祁绍完全听不懂,还挺无辜的:“不是,他是我兄弟嘛,帮我不是应该吗!他要是遇到的事,我命给他都成啊!”

    听见前半句,莫寒骂他的词都准备好了,后半句又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左岩摆手:“行了,没什么大事,谢忱自己会想通的,真搞不懂你们俩。”

    两个竹筏本来离得就不远,祁绍那嗓门就差没拿喇叭喊了。

    谢忱当然也听见了,磨着牙,心里郁闷的很。

    别人都知道这么回事,偏那个蠢货不知道,还觉得自己挺有理!

    江面,浪水一下下拍打着竹筏。

    苏九姿态懒散的站着,打了个哈欠,有些犯困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弯下腰,凑到他耳边:“本王抱你睡会?”

    苏九侧眸,凉凉的瞥了他一眼,就差没补一句“有病”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墨无溟也觉得自己病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怎么会看见他打哈欠,就生出了抱他睡觉的想法,还见鬼的问出口了。

    “兄弟困了,借个怀抱,也很平常。”他压低声音,尽量找合适的说辞,却蹩脚的要命。

    苏九偏头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直到他自己不自在的转开视线,然后冷着一张脸,整个人笼罩在云层之中。

    苏九望着他,沉默了片刻:“……后背借一下可以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后背挺直,沉黑的眼底闪烁着亮光,又快速敛起,他侧眸,冷冷地:“兄弟之间,自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苏九揉了揉鼻子,虽然不知道他那股莫名其妙的得意从哪里来的,但是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两背贴合,隔着衣服。

    后背传来阵阵的痛意,让人格外的清醒,

    苏九仰着脖子,轻叹:“如果你不是有其他目的,真不失为一个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神一滞:“本王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出口,耳边传来平缓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苏九累到靠在他身上睡着了。

    几日不眠不休,跟元灵魔兽对打,能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侧眸,眸光微闪,缓缓地抬手,将滑落在他脸颊的发丝拨开,眼底流露出一丝说不出的复杂。

    “如果,你是女子就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唇瓣动了动,便被风吹散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从凌江口到东海,走水路,共用了三日。

    苏九睡了三日,就躺在墨无溟的怀里。

    踏踏实实的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在旁边,也不敢看,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东海岸边,水上的竹筏和大船极多,都是从四面八方而来。

    海风微凉。

    墨无溟抱着苏九上岸,拿出一件披风,裹在身上。

    将怀里的少年遮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他身姿挺拔,肩宽腰窄,还真看不出怀里抱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东海沿岸,到处都是礁石,走出去之后,则是一片茂密的森林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里面的情况,大长老二长老以及两个执事都率先进去了。

    玄天宗的弟子则站在人群稀少的地方。

    墨无溟则抱着苏九,又往旁边走了走。

    不远处,门派的弟子,雇佣兵,杂七杂八围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我去,玄天宗的人来了,好多!他们这次打算群攻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下有好戏看了,我刚刚看见楼擎和古鹤了!”

    “冥王不在,玄天宗都没有拿到的出手的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人群嚷嚷着,丝毫不避讳。

    玄天宗弟子听得两眼冒火,

    却又因为执事的叮嘱,而不敢随意惹事,只能憋着火气,往肚子里吞。

    古鹰低着头,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左岩瞥了眼,调侃道:“你是突然有自尊了?你们天门应该习惯了啊?”

    古鹰浓眉皱起:“去,我只是在想极品灵兽的事。”

    彼时,讨论声变大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要是楼擎和古鹤任何一个人得到极品灵兽,那他们的整体实力岂不是要超过冥王了?”

    “一个极品灵兽实力就可与冥王较量,再加上本身七阶元师的修为,那可真说不定啊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么说来,冥王的威严遭到挑衅了?这么多年,也确实该出现这么个危险了啊。”

    众人哄笑热论。

    甚至刻意挑衅的看着玄天宗弟子。

    这动静,终于影响到了熟睡中的苏九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嘤咛一声,不安稳的往里面缩了缩。

    墨无溟眉头竖起,等到怀中人儿安静下来,将披风往里掖了掖。

    阴沉的开口:“谁再说一句话,本王就割了他的舌头,喂鱼。”

    冷酷的嗓音,就像恶魔的呢喃在众人耳边炸开。

    众人骇然扭头。

    视线中,男人一动不动的坐在那,宽大的披风遮住了他的体型,只能看见一只手露在外面,一下下的拍着节拍。

    慵懒而随意,却令人感到强烈杀意与深渊般绝望的恐怖气场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瞬间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只有海浪拍打着岸边的水声。

    众人仿佛被人卡住脖子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冷汗,细细密密的布满额头。

    在场,唯有玄天宗的弟子没什么影响,他们从始至终没说话,杀气不是冲着他们去的。

    停滞之中。

    玄门执事回来了,带走了玄天宗弟子。

    墨无溟平静的抱着苏九起身,步伐轻慢的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之中,那种令人窒息的恐惧感,才猛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啊!他……他是冥王!冥王!”

    这句话,犹如惊雷在众人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众人手脚冰凉。

    捡回一条命的恐惧持续蔓延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走进森林,光线明显暗了下去。

    墨无溟抱着苏九,脚步极慢,时不时低头查看。

    怀中人儿拧着眉,脸颊因为遮在披风里,泛着红晕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唇角不禁扬起几分。

    睡着多乖,乖的跟小猫似的。

    他抬起下巴,手轻轻拍着苏九的后背。

    如果细看的话,你可以看见他的掌心连接着一丝力量,在缓缓地输入苏九的体内。

    随着力量的输入,苏九的眉头渐渐舒缓,呼吸则更加沉重。

    走了片刻,执事带着弟子们走到大长老等待的地方,停下了。

    主要是跟大家说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,还有关于极品灵兽的情况。

    正说着,赤阳宗和碧海宗的两大长老,带着手下得力的弟子走了过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