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完了,本王是断袖?

    旁边人的附和:“你别说,这小脸沾了血迹,别有一番滋味,比女人还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虎豹团长也看向了苏九。

    少年生的极好看,发丝泼墨,眼尾微微上挑,嘴角微翘,不笑却似在笑,让人有些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面部轮廓鲜明,若不是胸前平坦,倒是会将他误当成女人。

    虎豹团长叹息:“再好看,也是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团长你也太不懂的享受了,我听说京城里那些世家公子,就连皇室的人也好这口。”

    “对,最有名气的不就是咱们那位冥王殿下吗?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古鹰:“……”

    柯彬:“……”

    莫寒:“……”

    左岩:“……”

    几乎是同时看向了墨无溟,而后又朝着那群雇佣兵递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。

    可惜,这群色迷心窍的雇佣兵丝毫没有察觉到死神的降临。

    “照你们这么说,那是还行啊。”虎豹团长的警惕心,竟然因为苏九的脸而放下来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他话音落地的刹那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紫芒掠过。

    紫阳剑贯穿他的心口。

    虎豹团长脸上还挂着笑,就这么直挺挺的倒下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死寂。

    墨无溟步伐轻慢的走过去,慢条斯理的将紫阳剑拔出来。

    他侧眸,眼底覆盖着薄冰,衣摆无风自动,杀意凛然而又阴森可怕。

    恐惧,犹如细雨密集而下。

    雇佣兵们头皮发麻,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没有迟疑,转身就逃!

    墨无溟站在原地不动,微微抬手,紫阳剑锐利的射出去,带着一股阴冷又黏稠的杀意。

    凶猛,迅速,残忍。

    五人皆是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场面不是一般的血腥!

    祁绍他们自认为这几天长得不少见识,却还是没忍住呕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九抿了抿唇,斜眼看向突然动怒,二话不说就雷霆手段杀人的墨无溟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墨无溟敛起眼梢的寒意,勾手召回紫阳剑,语气淡淡地:“本王新创的招式,准备教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底的不悦迅速褪去,横移两步,面上挺不在意的:“是吗?看上去,也不怎么厉害嘛……如果你非要教我,我可以勉强学学。”

    像是猜到了这个结果,墨无溟唇角飞快的勾了勾,又快速的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人若无其事的聊着,旁边的祁绍一行人,差点吐晕过去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。

    墨无溟如约带着苏九去开小灶了。

    他狠了狠心,将苏九丢在一个元灵魔兽面前。

    苏九倒是没有太大的感觉,本来她就是来找虐的。

    手握归魂剑,气势凶猛。

    墨无溟面色严峻的站在树上,偶尔会提醒苏九剑法技能,好几次提心吊胆,差点没忍住出手。

    不过,苏九比他想象中还要敏锐,从修为上来说,他可能不及魔兽,但是他的反应速度,是他见过所有人里面最快的。

    举一反三,总是能在最危险的时候躲开,等待时机,暗戳戳的反击。

    黑夜里,五彩光华环绕在少年身上,红唇微翘,娇艳无比。

    心脏,再次毫无节拍的狂跳起来。

    他觉得,他可能真的生病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怎么会用娇艳来形容一个男人?

    墨无溟喉结滑动,指甲陷入树干,手背绷起青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的惊呼,惊醒了墨无溟,他几乎是下意识的,就冲向了视线中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甚至没有看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直到,他搂住他的腰,飞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苏九侧眸,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墨无溟眼神闪了闪,终于清明过来,嗓音低哑:“你喊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翻了个白眼,朝着魔兽爪子抬下巴:“我师父送我的抹额被那个家伙抢了,我要去宰了他!”

    墨无溟垂下眼睑,瞥见了魔兽爪下那一抹青色,眼光深邃。

    他松开苏九,身形掠动,掌心凝聚强悍的黑光,一把将凶悍的魔兽给掀开,拿回了抹额。

    苏九看着的他飞回来,略带诧异:“我自己可以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说话,低着头,亲自帮他把抹额系上。

    淡淡的龙涎香,环绕在鼻尖。

    两人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苏九侧眸,视线里是他线条好看的脖颈,突起的喉结,再往上看,是他棱角分明的下颚……

    墨无溟歪着头,系抹额的动作慢吞吞的,一下又一下,郑重其事的。

    视线早已飘忽,落在苏九后颈上,汗湿的发丝钻进衣领,紧贴着后颈。

    帮他系好抹额,顺势将他的头发从后颈捋出来,指尖不小心触及脖颈肌肤……

    那一刻,身体潜伏了怪兽,突然精神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触电般缩回手,猛地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好了!”

    “呃,哦。”苏九若无其事转开视线,抚了抚抹额,“我,我继续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飞身掠下。

    若是墨无溟没有慌乱到眼神无处安放的话,那么一定可以看见苏九泛红的耳后根,几乎要滴血了一样。

    墨无溟靠在树上,呆滞的看着下面与魔兽对打的苏九。

    手抚着心口,心跳如鼓。

    脑袋一团乱麻。

    完了,完了,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本王真对这个臭小子有感觉了。

    本王断袖……本王是断袖……

    他满脑子都被这句话刷屏了。

    苏九显得比较平静。

    短暂的心乱,让她更加集中精神,对付元灵魔兽。

    虽然打不赢,但是不相上下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注定有人不平静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十日到,凌江口。

    十组弟子,陆陆续续到达聚集点。

    等候许久的两个执事走过来。

    天门执事皱眉环顾一周:“怎么都这么狼狈?”

    玄门执事侧眸,语气不咸不淡:“天门一向松散,能来这样已经不错了,不要太严厉。”

    天门执事阴着脸,讽刺道:“天门弟子确实松散,不过像玄门这么严厉的,竟有整组没到的,当真是稀奇。”

    这话指向性太强了。

    没有到场的只有十一组。

    当天门执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所有弟子都玩味十足。

    十一组有冥王跟着,其他人就算是躺着不动,估计也能平安回来吧?

    看来,天门执事根本不知道冥王参加试炼了。

    玄门执事没有理会他挑衅的这句话,严肃的看着众人:“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大家,近期会有一个极品灵兽在东海临世。我们主要目的还是试炼,不过改了位置,让你们可以看看热闹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