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作死的虎豹佣兵团

    四人耸着肩膀,万分无辜。

    祁绍哭了。

    明明大家一起受虐,怎么就自个没升级呢?不公平!

    离这不远处。

    苏九刚刚解决掉一个元师级别的魔兽,熟练地挖出内丹,掷给旁边的墨无溟。

    他随手接住,装进袋子里,颠了颠:“满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兴致缺缺的走到他身边:“附近的魔兽都打完了,要不去那里打?”

    墨无溟眉眼轻抬,漫不经心的看向苏九所指的地方。

    整个川州一脉,最中心的地方,那里的魔兽都是元灵级别的。

    “你若想去,本王陪你。”他淡淡的说完,又补了句:“那几个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指的是祁绍他们。

    苏九抬眸:“你要带我开小灶?”

    墨无溟抿唇,声色清冷:“这小灶也得你吃得下才行。”

    苏九不以为然的撇嘴:“我吃不下的东西,不是还有你吗?”

    这话太自然了,自然到让人心神动荡。

    墨无溟眼神飘忽,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子,把唇角往下压了压。

    尽量表现得冷漠淡定:“走吧,再不回去,你那些朋友要被野狗叼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转身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担心自己那压不住上扬的嘴角被苏九发现,还是担心自己会忍不住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举动来……

    走的贼快。

    望着他疾步离去的背影,苏九还挺茫然。

    就连南星都发现了不对劲,问旁边的小灵根:“冥王不会真的喜欢主人吧?”

    小灵根才池中摇晃着,“那不然呢?”

    南星憋了半天,纠结道:“可是……他们不是男人吗?”

    小灵根晃动的杆子,瞬间僵住:“你能跟主人契约,得亏你是本书,这要是别的,哈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的冷笑,充满了轻蔑和鄙视。

    这种智商,鬼才会要它!

    南星瞬间炸毛,页面翻开:“你什么意思?想打架是不是?”

    小灵根摇着杆子,挑衅:“你过来,我给你洗澡。”

    南星气得要命,又没辙。

    普通的水对南星没用,但是小灵根的池水不是普通的水。

    之前已经干过一架了,南星直接被KO,淹的够呛。

    至此,小灵根大哥的地位,坐得稳稳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几个确实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一个六人的佣兵团,满脸的喋血煞气,看着旁边堆积的大片内丹,眼底满是贪婪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,故作友善:“你们是宗门来历练的弟子吧?”

    祁绍是个人精,从小跟着祁老会长学了不少,当然看见了他眼里的贪婪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上我们的东西了?想要啊?”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眸光闪烁,面上染笑:“呵呵,小兄弟可真会说笑,我们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滚。”祁绍根本没给他说出话的机会,直接赶人。

    他跟着苏九这么久,其他的没学到,这气死人不偿命的本事,学的不少。

    为首的男人脸色瞬间阴沉,连装都不愿意装了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在旁边守了半天了,附近没人,这几个小子带着这么多宝贝,落单了。

    男人阴笑着朝着后面的弟兄使了使眼色。

    五个人立马将他们几个围住了。

    几天不要命的历练,祁绍他们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他们倏地起身,脸上糊着血和着泥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男人略感惊讶,却没把他们几个毛头小子放在眼里,冷笑道:“我是虎豹佣兵团的团长,你们来川州一脉混,就要守规矩。给你们一个机会,要命,还是要内丹?”

    古鹰也是个暴脾气,凶狠的瞪着眼睛:“有本事,你来拿下试试!”

    “啧啧,不知天高地厚!”虎豹团长轻嗤一声,旋即抽出剑,直奔古鹰心口扎去。

    这等小人行径,若是之前的古鹰,定然吃亏受伤。

    但是这几天他们都是在生死边缘,训练出来的反应能力,不是一般的强大。

    看上去速度极快,无法抵挡的一剑。

    叮噹!

    古鹰横剑一挡,虎口发麻。

    咬牙死撑:“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九成力道,他既然抗住了!

    虎豹团长眼神骤变,他收回剑,冷嗤:“我只用了两成力道,当真是小看你了。”他扭头,满脸阴森:“把这群不识相的臭小子,宰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五个雇佣兵已经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祁绍他们吃完补气丹,目前已经恢复了。

    但是这几个雇佣兵,都是三阶元师以上的,打起来非常吃力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这五个雇佣兵也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三个一阶元师,剩下的两个都是元者,竟然能跟他们交手对打?

    这是什么道理?

    尽管祁绍他们战斗力超常发挥,但是终究等级相差甚远。

    一个不敌,便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虎豹团长站在旁边,伺机而动,发现古鹰仓促倒下。

    眼底迸发出阴冷,当即甩剑就去挑他手筋。

    “古鹰小心!”左岩下意识冲过去,替他挡剑。

    要是在玄门,他理都不会理古鹰,哪里会管他死活!

    但是这几天历练,早已是生死之交了!

    古鹰回眸,眼看着,长剑刺中,目眦尽裂:“左师兄!”

    嗖的一声。

    一道紫芒掠过。

    虎豹团长手中长剑脱手,当即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嗤!嗤!

    竖着插在左师兄的脚边。

    虎豹团长双目微睁,倏地扭头: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只见,林间走出两道身影,一个浑身染血笑意盈盈,一个不染尘埃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虎豹团长眯起眼睛,防备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川州一脉,遇到浑身染血的人不少,不染尘埃的人,几乎没有!

    猎豹团长靠着抢东西为生,这点危险的惊觉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他后退一步,忌惮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墨无溟面无表情的收起紫阳剑,沉黑的瞳孔闪烁着冰冷的浮光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扫了一眼现场。

    瞥见祁绍把他们被揍的鼻青眼肿的模样,眼底骤然流露出一股浓烈的杀意。

    她压了压眼底的血色,嗓音轻柔:“不知道我的同伴,哪里得罪了几位?”

    少年步伐轻慢,朝着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墨无溟单手负背而立,并没有靠近的打算,

    这是九儿的主场,应当由他主控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一道戏谑声挑断了他的神经:“哟,想不到川州一脉还会来这么漂亮的少年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