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冥王同组,凭她心情

    “古鹰,你就是要舔也要分时候,等冥王在的时候啊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天门弟子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古鹰一抬眼,冷笑:“我们九哥刚才说了,要跟人说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笑声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众人面目阴沉,死死地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这时,玄门执事再度开了口:“分组都分好了,你们各自找个队长领队,这次东行试炼,分组需要先绕过川州一脉,我跟周执事会提前在凌江口等你们聚集,再一同走水路前往东海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愣住。

    竟然不是直接去东海?

    川州一脉绕去凌江口,至少要十天,路途非常险峻!

    众人同时看向了苏九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六个人,根本过不了川州一脉!

    “大家这次好好表现,关乎于你们下半年的修炼资源啊。”玄门执事背着双手,面上没有半点的担心,笑着朝苏九点头。

    天门执事冷笑着,嘴里嘀咕:“为了讨冥王欢心,你还真是拉的下脸……”

    玄门执事早就习惯了,压根不理他这茬。

    *

    祁绍凑到苏九跟前,“九哥,这队长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被苏九一个眼刀子给瞪回去了。

    古鹰还挺会看眼色:“二哥,要不你当队长吧?”

    同组的柯彬,莫寒,左岩同时翻了个白眼:“你让祁绍当队长,咱们还不如自生自灭。”

    祁绍嘴角一抽:“……那这样吧,咱们就先走着!”

    这个决定,一致通过。

    其他分组敲定队长人选之后,开始陆续往外走了。

    刚走没两步,就见一道孤傲的身影渐行渐近,周身围绕着冰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冥……冥王?

    众人惊愕的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冥王这时候来这作甚?

    难道,他也要去试炼?

    这个想法,让众人瞪大双眼,同时回眸,看向那个不急不缓走来的少年。

    苏九眉眼清冷,姿态散漫。

    众人不禁往两边散开,主动给他让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苏九走出来,墨无溟也走近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墨无溟狠狠皱起双眉,望着少年眼下触目惊心的青黑,眼底浮起藴怒。

    他就离开三天,他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鬼样子了?

    他再离开久点,他是不是要给他收尸?

    瞬间,周围温度都跟着下降几度。

    苏九手摁着额头,看着他,尽量缓和语气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侧身,从他身边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墨无溟面无表情的伸手,一把将他捞进怀里。

    弯腰,抱起。

    苏九身体往后一仰,整个人就腾空了。

    她闭了闭眼,有些无语:“大哥,你又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听见她的话,墨无溟余光往下一扫,透着冰冷和警告:“下次本王离开,你再这般胡作非为,本王就把你的腿打断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胡作非为,无疑指的是他熬夜不睡觉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看着对方苍白冷硬的下颚,还有紧紧抿起的薄唇,似乎在说他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有些不自在的偏头,罕见地解释:“只是准备一些丹药,不会很累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说话,回眸,冷冷地瞥了眼后面的祁绍。

    祁绍疾走两步过来,举手:“冥王,我发誓,我不知道!是九哥他自己把自己关在炼丹房的!”

    撇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苏九死鱼眼看着他:“还不走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墨无溟迈脚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祁绍愣了几秒,猛地爆出惊呼:“啊!冥王跟我们同组?要一起去试炼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静默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呆滞的看着墨无溟抱着苏九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然后,大家心照不宣,同时看向七组的十五人。

    那赤裸裸的眼神,仿佛在说:你们这群傻逼,居然错过了跟冥王同组的机会!

    七组的人,就像是被人打了一闷棍子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见古鹰跟在后面跑,就像有人拿了把小刀子,使劲在扎他们的心。

    原本,跟在后面跑的人,应该也有他们的!

    然,世上没有后悔药,即便他们后悔的想撞墙,也于事无补!

    有冥王开路,其他分组就像是商量好的,全部都跟在十一组后面。

    川州一脉,山连着山,延绵不断。

    横跨半个东陵国。

    其中,有魔兽,灵兽,各种资源,同样危险重重。

    雇佣兵的天堂,普通人的禁地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视线中逐渐有了成群结队的佣兵团,还有少许单独的雇佣兵。

    玄天宗弟子,走姿作风,极其正派。

    显得格格不入。

    玄门和天门的弟子,原本都是跟着墨无溟他们身后,不远不近。

    一直到跨入川州地界,天门弟子找到了主心骨——墨祯。

    原来,他没去玄天宗,而是先行一步来这里等。

    天门培养的弟子,本就是替皇室培养的。

    墨祯是太子,也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若是遇到危险,搭救太子,那是立大功。

    跟以前一样,墨祯恭恭敬敬走到墨无溟面前:“皇叔,您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微微移开视线,鼻息间发出“嗯”声,既冷漠又疏离。

    墨祯早就习惯了,温润的看向苏九:“没想到苏少爷也来了,此行危险重重,你可千万要跟紧皇叔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唇角一掀,似笑非笑的:“太子殿下说的极是,这里到处都是深山野林,您也要,保重。”

    最后两个字,声音咬字很重。

    墨祯没由来的心头一窒,微笑着颔首:“多谢苏少爷关心,不打扰你跟皇叔了。”

    在他转身的刹那。

    苏九唇边笑容消失,眼底压着腥红,挺邪气的:“如果我杀他,你会不会阻拦?”

    墨无溟侧眸,沉黑的眼底闪烁着冷漠的光泽,语气极淡:“你若想,本王动手。”

    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全凭她的心情来。

    心弦,像是被拨动,轻颤两下。

    苏九红唇紧抿,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墨无溟也不追问,只是淡漠的站在他身侧。

    殊不知,刚才那番对话,差点没把十一组队员吓得当场跪下!

    密谋杀太子!

    不,这是明谋!

    *

    天色已黑。

    大多数弟子都选择在外围休息了一宿。

    苏九却没有。

    答应来试炼,最主要的原因是想稳固实力,天天埋头修炼,没有实战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进步的代价,就是不停的挑战自我。

    夜里,危险,是提高警惕以及的反应能力的最佳时间点。

    十一组除了祁绍是五阶元者之外,其他的都是六阶到七阶不等。

    参加这次试炼,为的就是变强。

    最主要是有冥王坐镇。

    他们二话没说,就跟着苏九走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冥王压根就是跟来看戏的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