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8章 关于失眠:出来混是要还的

    祁绍俊脸黑如锅底,恨不得冲上去弄死他。

    又拆台,又打脸,要他何用?

    管事顿时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个。

    络腮胡男人又开始劝说:“小兄弟,我们老大是六阶元师,跟着我们肯定不会让你吃亏的!你一个人注册也是注册,你就给我凑个数吧!求求你了!”

    不做任务拿奖励,好像有点……爽。

    苏九掩唇:“咳!帮你们注册没问题,只是我以后要组建佣兵团,会退出的。”

    这些事还是提前说明比较好,省得到时候费事。

    四个人想没想就点头:“当然没问题!”

    邀请他,只是为了凑数组团。

    络腮胡子趁热打铁,走到管事旁边:“夜猎佣兵团,这下可以注册了吧?”

    管事干笑了两声,拿起笔:“各位的姓名,年龄,元者等级,”

    络腮胡先开口:“暴狼,三十,一阶元师,团员。”

    “瘦狼,二十七,一阶元师,团员。”

    “赤狼,二十九,二阶元师,团员。”

    “血狼,二十五,六界元师,团长。”

    掉到狼窝了。

    苏九摁着头,后悔了。

    管事写完之后,把目光看向了苏九。

    暴狼回头,看着苏九:“你随便取个名字,带个狼就行了,反正大家都不用真名做任务的。我看你瘦瘦弱弱的,皮肤白,长的也好看,干脆就叫小白狼吧?比较可爱单纯一点。”

    祁绍瞬间石化了。

    可爱单纯到一拳打爆力道测试石?

    苏九唇角也抽了抽:“就白狼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就白狼!”暴狼咧嘴大笑着,又问:“年龄,等级呢?

    祁绍不想听见这二逼说话,扭头对管事说:“十五岁,七阶元者,你赶紧登记,我们还有事!”

    苏九看了祁绍一眼,也没有去纠正他的话。

    她要的是雇佣兵的身份,其他的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管事以平生最快的手速,办好了注册登记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表情也平淡无奇。

    十五岁的七阶元者,并没有什么好惊讶,三大宗门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他们并不知道,眼前这个七阶元者在两个月前,还是一个毫无元气的废物,更不知道,这个七阶元者,如今已是三阶元师了……

    办理好一切之后,每个人都得到了象征着夜猎佣兵团的令牌。

    血狼眸光深邃,对着苏九道:“这个是通讯令,团员每人一个,以后任务完成我会在里面通知,你直接凭着这个就能到各大佣兵工会的地点领奖励。”

    他既然答应了,就一定会遵守约定。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点头:“谢谢团长。”

    祁绍上下打量着血狼团长,悄声靠近苏九:“你可是冥王的人,别想着红杏出……哎哟!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就捂住了后脑上。

    “有事通讯令联络。”苏九丢下一句话,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祁绍捂着脑袋,在屁股后面追,嘴里还嚷嚷着:“你看你,恼羞成怒了!你们那团长长得不就好看了那么一丢丢!我呸!根本比不上冥王!”

    血狼迟疑道:“……他们刚刚在说冥王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像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个屁,冥王怎么可能会跟白狼认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白狼一看就是涉世不深的世家子弟。”

    三人连连摇头,都没当成一回事。

    血狼扬眉,赞同的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刚来京城没几天,哪有那么好的命认识冥王的朋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难得出来一次,两人回去的时候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宿舍里透着灯光,苏九慢吞吞的往里走。

    墨无溟笔直地坐在那,漆黑的瞳孔闪烁着冷淡的光芒,薄唇抿着一条线:“你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斜倚在门边,唇边噙着一丝笑:“闻着有点酸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微微蹙眉,不太明白他说什么,扫了眼桌上的糕点,“这些糕点都是刚做的,怎会酸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不是说糕点。”苏九顿了顿,迈脚走近,一只手撑在桌上,斜斜的靠近他,嗅了嗅:“嗯~你嘴巴酸,吃什么了?会不会是……醋喝多了?”

    墨无溟眯起双眼,透着寒光,冷笑着反问:“你尝了?不然怎知本王嘴里有酸味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秒杀。

    苏九闭嘴,乖乖坐下,吃点心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着脸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沉默中吃完点心。

    苏九没去泡温泉,直接去床上躺着了。

    刚躺下,床边忽然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墨无溟侧身,凝视着他:“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咳!”苏九差点被口水呛到了,倏地坐起:“你又发什么疯?”

    墨无溟拿出凝露膏,唇角微微翘起两分:“就你这样,还想睡遍玄天宗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我自己擦。”

    她伸手去拿凝露膏,墨无溟手腕一转,避开了:“身为兄弟,这点事情还是能代劳的。”

    他抬抬下巴,示意他赶紧脱衣服。

    苏九一个头两个大。

    最终将右肩衣服拉下来,转开视线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如同早上一样,墨无溟指尖沾了凝露膏,轻柔的擦拭着伤口。

    准确无误。

    苏九抿唇,心里浮起一抹怪异感。

    他靠的很近,呼吸都有些洒在肩头,甚至还吹了吹。

    苏九闭眼。

    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墨无溟长睫低垂,视线从少年纤细的颈部缓缓地往上移,殷红的唇微翘,长睫覆盖在眼睑下,一张美艳绝伦的脸庞。

    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两下。

    “九,九儿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嘶哑的可怕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眸光清冷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墨无溟呼吸一滞,猛地收回视线,然后倏地起身,把手里的凝露膏丢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擦,本王困了。”

    话说完,他已经躺在了旁边的床上。

    一系列动作不超过三秒。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神经病!

    这边她捡起凝露膏继续擦,那边墨无溟侧身面朝里。

    心跳如雷。

    扑通,扑通,一下一下,仿佛要从嘴巴里蹦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凤珠,一定是凤珠,肯定是凤珠!

    本王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怎会对一个男人心生旖旎之念!

    荒唐,荒谬,荒诞无稽!

    正给自己洗脑,眼前闪过少年殷红的唇。

    墨无溟忍不住打了个冷颤,猛地盖上被子。

    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今夜,注定无眠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出来混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整整三天,墨无溟没敢再出现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很快,玄天宗迎来了去东海的试炼。

    玄门和天门因此合并,一同前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