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4章 打脸,成为挂名长老

    墨无溟像是头顶长了个眼睛,就这么低哑的开口:“偷看兄弟睡觉不是个好习惯。”

    苏九的动作很快,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关门声传来。

    墨无溟侧身而卧,沉黑的眼眸闪烁着淡淡的光泽:“心眼多,反应快,本王还真不能小看你。”

    *

    炼丹大会留下的风波,在丹系热度非但没减,反而越来越热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讨论苏九三连冠的事情,偶尔再讽刺一下佘语爆丹的事情。

    佘语一个人坐在角落,平常围着她的那些人不见了。

    就连楼烨庭也跟她疏远了。

    佘语又怨又恨,更多而是后悔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跟苏九作对,为什么要把他弄来上公开课!

    如果他没来,她还是同龄中的佼佼者,资源不断,机会不断!

    佘语低着头,往外走。

    结果,迎面就看见她最不想见到,也最害怕见到的人,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垂着眼睑,正在考虑买房子的问题,并没有注意到佘语。

    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佘语咬唇:“恭喜你!”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瞥了她一眼,没有要回应的意思。

    佘语心里发堵,出言讽刺道:“明明是五品炼丹师,却扮猪吃老虎,看我像个跳梁小小丑一样嫉妒你嫉妒的发疯,你肯定很得意吧?”

    苏九拧眉,用一种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医舍有大夫,脑子不好就去看病。”

    “苏九!”佘语气得眼圈泛红,压抑几天的情绪爆发,出声嘶吼:“你到底为什么要来玄天宗?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!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炼丹付出了多少努力?为什么你一出现什么都变了!你这个毁掉别人人生的混蛋!”

    愤怒的嘶吼声传开。

    惊得授课殿弟子纷纷涌出来。

    佘语哭的狼狈,怒视着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缓缓地转过身子,眸光浅淡:“不如你来告诉我,我为何在这?”

    佘语眼底闪过一丝慌乱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    苏九歪着头,语气挺费解的:“你说你努力,可在我努力学习不断提高的时候,你却在动歪脑筋如何来针对我。如果这就是你的努力,那你的努力真是令人大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佘语瞳孔微缩,气急败坏的喝道:“住口!是你仗着冥王抢走了属于我的师父,现在还在这里大言不惭!如果我有一个晏老一样的师父,我绝对不可能比你差!”

    丹系弟子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就算是跟着晏老,若是没有足够的天赋,也不可能短时间之内就到五品初期的吧?

    苏九抄着双手,也没有反驳,嘴角挂起恶劣地笑:“这么说来,我的确是拜了一个好师父,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众人卒。

    #论苏深坑气死人的本事有多大#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晏老的声音突然传来:“咦,快上早课了,怎么都在外面?”

    众人抬眸望去。

    就见晏老背着双手往里走,后面跟着一个老者。

    大家定睛一看,顿时愣住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?

    晏老走到苏九身边,奇怪的看了眼双眼通红,明显刚哭过的佘语。

    他抿唇,没有过问,而是低声对苏九说:“有点事找你。”

    苏九瞥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诸葛会长,感觉没啥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上早课。”

    “平常也没见你这么积极,走,出去谈谈。”晏老转身。

    苏九也转身,不过方向跟他相反,她是往授课殿里走。

    “小九!”晏老一把拽住他,被他这牛脾气搞的也没辙。

    倒是诸葛会长笑呵呵开口:“哈哈哈……苏九,是我老头子想找你说点话,既然你不想跟我出去谈,那就在这里谈吧。”

    苏九转过身子,淡淡的看着他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笑的和蔼可亲,“就是关于你在炼丹大会上的表现,我们炼丹协会的长老们商量过之后,一致认为你非常优秀,所以推荐成为炼丹协会的挂名长老。”

    炼丹协会挂名长老?

    众人吃惊的瞪大双眼,同时看向苏九。

    佘语也满脸错愕。

    苏九没太大的反应,略微皱眉:“我对长老没什么兴趣,也没资格。”

    众人呆滞了。

    他拒绝了?

    一个宗门弟子成为炼丹协会的挂名长老,那意味着什么?

    意味着他将有源源不断的炼丹资源,更意味着他一步登天,在炼丹界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!

    他居然毫不考虑的拒绝了!!

    诸葛长老也不恼,笑呵呵的凑近:“不不不,你有!兴趣可以培养!你的天赋就是你最大的资格!”

    苏九抿唇,没吭声。

    晏老瞥了诸葛会长一眼,说话不说重点。

    只听,他轻咳一声:“小九啊,这挂名长老不同于其他长老,你可以享受炼丹协会给你提供的资源,不需要管理炼丹协会的各种烦乱的杂事。还有上次炼丹大会的那种奖励,炼丹协会还有很多哦。”

    一直没松动的苏九,忽然“哦?”了声。

    诸葛长老微微一愣,不由想起苏九上次说要卖药材的事,他忙附和道:“对对对,如果你当了挂名长老,那些四品药材随便你拿!”

    不管事,还有免费的药材拿,还有这等好事?

    苏九勉为其难的点头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笑的合不拢嘴,赶紧把挂名长老的玉牌递过去,生怕他下一秒反悔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啊,我要回去给那群老头子报喜讯。”诸葛会长把玉牌送出去,别提有多开心了,朝着晏老招了招手,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随意的把玉牌在手里颠了颠,侧眸:“那我也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直到晏老离开,众人都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他们长这么大,都没见过求人当挂名长老的!

    佘语直接双腿一软,瘫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整个人像是傻了。

    她就是再自负,也知道了她跟苏九的差距,根本就是一座跨不过去的巨山!

    想想刚才的阔论,真是可笑至极啊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在这围着?”楼绪宁一进门就看见这些人,尤其是佘语生不如死的表情,她摇着头,往授课殿里走。

    授课殿里,就只有苏九歪着身子,趴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“诶,他们怎么了?”楼绪宁奇怪问。

    苏九掀了掀眼皮,眸光清冷:“不知道,估计是昨天炼丹的课业没完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