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狗男人又开始作妖了

    听见这阴腔怪调的话,祁绍看向冥王,脸上堆着笑:“呵呵……冥王殿下,你快点把九哥带走吧,别让他在我这里发疯了。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着脸,同样是侧眸:“本王也觉得他就配洗大澡堂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生无可恋的带着苏九来到了公用澡堂。

    大大的水池子,早就放好了热水,还没有其他弟子进来用过。

    墨无溟也跟来了,他看向准备脱衣服洗澡的祁绍,眼神又冷又刺。

    祁绍衣服脱了一半又穿上了,他怕自己等会被弄死。

    苏九就利落的多了,仗着他们看见的是男身,脱了外衣,就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墨无溟单手负背,冷冷的扫视着洗澡堂里的环境。

    他瞥了眼下水的苏九,然后慢条斯理的脱衣服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坐在水里,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直到对方,双腿赤条的走下来,然后坐在他对面。

    围观全程,苏九懵逼的。

    墙上垫着好几盏灯,视线很清晰……

    咕嘟。

    苏九吞咽口水,抄起洗澡水拍在脸上。

    太,太香艳了……

    祁绍还在旁边僵着,为了保险起见,为了自身安全,悄咪咪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守在外面。

    等到其他弟子来洗澡,他就重复一句话:“冥王殿下在里面,你敢进去吗?”

    然后看着大家惊恐又畏惧的顿住脚,来寻求一种心里安慰。

    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怂!

    洗澡堂里,安静了一会。

    苏九敛起情绪,淡淡地:“冥王殿下,您来这里太屈尊了。”

    就见,墨无溟微微挑起一边眉头,沉黑的眼眸眯起: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苏九红唇紧抿,死死地看着对面的墨无溟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么对峙着。

    墨无溟的脸色就越来越阴沉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知道想起他说的彼此彼此,就觉得一股气顶到脑门,郁闷的厉害!

    他眼梢微敛,冷声:“看你回来的时候那么高兴,今天考核的成绩不错吧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苏九略微抬眼,嘴角挂着恶劣的笑:“当然,不过墨大哥那么匆忙的走了,倒是让我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担心?

    墨无溟抿了抿唇,脖子往后仰:“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语气听着还稍微好点。

    然而,苏九下面说的话,就让他彻底黑了脸。

    “担心你跟我一样被搞的恶心反胃,差点就发挥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苏九每说一句话,就像是算计好了。

    准能让他嗓子卡刺,全身都难受。

    墨无溟搭在旁边的手指微微收紧,危险的眯起双眼:“恶心,反胃?”

    苏九笑的人畜无害:“正常人都会恶心反胃,墨大哥不也是这么觉得吗?”

    墨无溟指尖轻颤,整个人僵硬了。

    仔细想想,除了他耍狠丢下的那句话之外,他其实并没有觉得特别恶心反胃。

    反而因为苏九的话,郁闷的要命……

    所以……

    他真的喜欢男人吗?

    脑袋忽然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墨无溟眯起眼睛,忽然站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澡堂的深度就比不上温泉,不遮不掩……

    苏九靠坐着,尽量表现的非常冷静和正常。

    “墨大哥,我知道你身材好……”她慢吞吞的,结果说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墨无溟下意识垂眸,略微扬眉,然后大跨步朝着他走去。

    苏九身体微微绷紧,后背紧靠着,防备的看着他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墨无溟没干嘛,他就是换个位置,坐在了苏九旁边。

    “本王觉得你说的很对,本王之前是偏激了,有错便改。”

    苏九眼底升起狐疑,防备非但没有减轻,反而更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墨无溟转头看着他,缓缓地勾起唇角,那笑容无比魅惑,像是罂粟般带着糜烂而危险的甜腻:“本王决定了,从今晚开始,以后都帮你搓澡,听青颜说,这样才是正常的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苏九愣了三秒,来总结墨无溟的话。

    他以后都打算给她搓澡,用来证明兄弟之间的情义,是这样吗?

    正想着,手臂忽然被大手握住,“本王帮你洗澡。”

    低哑的嗓音,几乎是在耳畔。

    苏九好似才反应过来,双目微睁,转身:“不用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对方的手,已经滑下落在她的腰上,握住。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苏九一个转身,迅速从他怀里脱身,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“不敢劳烦王爷!”

    细腻的触感,划出手指的刹那,墨无溟的脸上微微掠过异样,眯起眼睛,上下打量着他:“你这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汗毛竖起。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她是女人,恐怕会翻脸!

    “我,我洗好了!”

    哗啦。

    他起身,离开水池,乱七八糟套上衣服。

    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墨无溟抬起手,凝视着掌心,略微皱眉。

    那么细的腰,随便掐一下,感觉就折了。

    太弱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战场,一个能把他锻炼的钢铁一般身躯的战场……

    并不知道这些苏九。

    回房浑身都起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尤其是大手落在腰间,有些粗糙的摩挲,太过撩拨人了。

    那货,绝对不正常!

    说不定,他刚刚想,那个!

    苏九打了个冷颤,使劲甩了甩头。

    不能再想了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

    做了一夜梦。

    春梦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苏九是半迷糊状态来的丹系。

    刚来就趴在桌上,睡觉了。

    授课殿上,几乎是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包括长老在内,所有的弟子,都在看苏九。

    她在炼丹协会掀起的风波,可以说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叶长老得知苏九的成绩之后,回想当初自己刁难人的事,他是悔不当初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世上没有后悔药。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休息了一晚上,精神也恢复了。

    两人侧眸看着趴在桌上苏九,同时感到疑惑。

    易衡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九摇头,把脸往胳膊埋得更深了。

    不想说话,烦得很。

    楼绪宁双手托着下巴,有些惆怅的:“你是不是昨晚煲汤,喝太多了难受?”

    易衡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谁知,楼绪宁又眨巴着眼睛,走神:“说好留给我留一碗汤的……祁绍肯定吃了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易衡捂眼,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就连趴在的苏九,原先摇头表示,这下子一动不动的了。

    都是狗男人惹的祸……

    这一烦躁,郁闷,就是好几天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。

    就因为墨无溟开始来玄门上课了,而且专门挑着他上课的时间,还坐在她旁边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