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挑衅:你不正常,你有断袖之癖

    墨无溟轻步走来,深邃的眼眸半眯着,两片薄唇紧抿似刀刃,带着寒光。

    苏九望着他一秒,低头,闭眼。

    不想看见他。

    这个态度,可是把墨无溟惹恼了。

    他跨步上前,一只手撑着柱子,俯下身,“九儿,你猜,本王敢不敢杀了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苏九嘴角不经意抽搐了两下,“你去,现在就去,不去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冷睨着他紧闭的双眼,冷冷的下命令:“睁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了两秒。

    苏九听话的睁开眼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,近在咫尺。

    刚刚还气势汹汹的墨无溟,喉结滚了两下,眼神闪了闪,一本正经的对苏九说:“本王把你当成兄弟,自古兄为父,本王就是你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呼~

    苏九忽然朝着他脸上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的声音卡在了嗓子里,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少年殷红的唇上。

    扑通扑通扑通……

    心脏毫无节拍的乱跳起来。

    本王的心,怎么了?

    他薄唇微动,撑在墙上的手有些泛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苏九恶劣靠近他耳边:“我爹可不会对我露出这种表情,你不正常,你有断袖之癖。”

    你不正常!

    你有断袖之癖!

    接连暴击。

    墨无溟额角青筋狂跳,侧眸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,眸光中冒出阴鸷的暗芒,蕴藏着血色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一把掐住苏九的下颚,俯身,压下。

    又凶又狠。

    直到唇齿间充斥着血腥味,他才猛地松开苏九,拇指擦过唇角,朝着地上啐了一口,“断袖之癖?可是本王觉得你的味道很恶心!”

    苏九抹额歪了,头发散了,唇角染血。

    她用力擦了一下嘴巴,两眼森寒: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墨无溟走了,带着滔天的怒火走的。

    混账东西,竟然说他喜欢男人,谁给他的胆子?

    彼此彼此……他竟然嫌本王恶心!!

    苏九揉着嘴巴。

    把墨无溟的祖宗十八代都问了一遍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诸葛会长背着双手,顺着各大擂台都看了。

    凤百灵,宋弈这样的结束了,还能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苏九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一心看好的大天才祁绍,还在擂台上奋斗着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两眼发黑,直接来到晏老面前,把排名记录,丢给他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晏老装傻看着他:“什么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不急不缓的翻开记录,语气既惊讶又贱嗖嗖的:“哎呀呀,比上次成绩好点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都是人精。

    诸葛会长还有什么不懂的。

    他叹了口气,也是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老头,没你干不出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火种测试登记的事情。

    晏老瞥了他一眼,“那你不还光明正大抢人吗?可惜啊,我两个徒弟,天赋高低,哎,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:“……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副会长:“所以,真是苏九?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背过身子,不想听。

    明摆着的事实,听着扎心吗?

    晏老咧嘴大笑:“哈哈哈……我这也是被逼无奈,你们那么亢奋,连后果都不想,我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和副会长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也确实,这件事有点太冲动了。

    幸亏爆出来的是祁绍……

    可怜的祁绍,还在一号擂台努力奋斗着。

    直到时间快结束了,三种丹药才炼出来。

    几个时辰过去,已经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第二轮比赛结果出来之前,大家都跑出去吃饭了。

    苏九出现的时候,祁绍,易衡,楼绪宁全部都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九哥,你嘴怎么了?”

    苏九面容微黑,“狗啃的。”

    听见“狗”,易衡眼神变得有些异样,下意识跟苏九拉开距离。

    楼绪宁比较直接:“你把你养的狗带来了吗?在哪?长得好不好吗?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绍狐疑的:“九哥,你什么时候养的狗啊?冥王不会介意啊?”

    苏九脸色原本只是有点黑,听见这话,顿时冷笑:“介意!所以我准备晚上回去宰了,给你煲汤喝!”

    祁绍当真了:“真的啊?我要一条狗腿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咬唇,“可是狗那么可爱……我可不可以喝一碗汤……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歪头:“易衡,你吃吗?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昂头,望天。

    四个人结伴而行。

    吃完饭之后,祁绍提议:“我们去看成绩吧?”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同时看向苏九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把他当成主心骨了,他去就去,他不去就不去。

    苏九挑眉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去不去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赤阳宗和碧海宗的弟子,也都朝着横幅的位置走去。

    第二轮的横幅,拉在第一轮横幅下面,也是又大又醒目。

    “这次炼丹大会的奖励真的挺丰厚,如果凤师姐拿到两轮第一名,说不定还会有额外的收获呢!”赤阳宗的弟子兴奋的说道。

    凤百灵笑了笑,“好了,上面还有宋师呢,再说了排名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有宋弈这个六品中期的在,她还没自大到认为可以连拿两次第一名。

    不过,应该有一次,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旁边的宋弈闻声,侧眸,抿唇笑了笑:“凤师妹你太谦虚了。”

    凤百灵含笑不语。

    几个弟子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觉得宋弈和凤百灵很相配!

    说话间,已经到位置。

    一层又一层人,围着排行榜,一动不动,像是被点穴了一样。

    碧海宗的弟子上前大喊:“哎!你们让一让,看过了就走啊,都挤在这里,别人还看成绩啊!”

    有人回头,发现凤百灵和宋弈站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是凤百灵和宋弈来了!”

    围着横幅的众人,纷纷回头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就像是约定好了一样,往两边走,让开一条道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看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气氛,非常古怪。

    凤百灵隐隐感觉到了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这时,佘语目光呆滞,有些恍恍惚惚的从前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碧海宗弟子忙上前:“佘语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佘语抬眸,眼圈泛红:“我……我第二轮没过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弟子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佘语在年轻一辈,算是有所小成的,来他们碧海宗听课的时候,他们也是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你看错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话还没说完,佘语已经跌跌撞撞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宋师兄!!”一个率先走过去的碧海宗弟子,有些失声喊了句,破音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