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两个天才,一个废材

    易盛绾被打懵了,直到脸颊传来火辣辣的疼,她才尖叫起来:“啊!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居然敢打我?”

    身为正妻嫡女,易盛绾从小就是被人捧在手心长大的,跟易衡同一个爹,待遇是天壤之别。

    苏九抬抬下巴,又狂又傲:“我就打你了。”

    易盛绾眼底冒火,扬起手,就要把耳光还给苏九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易衡跟楼绪宁匆匆而来,一把拉住易盛绾的手。

    易盛绾一见是易衡,怒火中烧,“你这个畜生,竟然敢勾结外人对付我!你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易衡下意识习惯的低下头,他在易家的处境就是这样,永远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忽然,感觉到一道冰冷视线,冷冷的睨着自己。

    易衡侧眸……

    只见,苏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眸光又冷又刺。

    易衡心里一慌,突然感觉如果这次他还像以往一样缩着,那苏九以后就不会再管他了。

    他捏着拳头,抬眼:“易盛绾,你没完没了了是吧?今日是炼丹大会,你要是再这样蛮横无理,我就去找协会的管事,看看协会的人,是不是像易家人那样捧着你!”

    从小到大,易盛绾就是易家的掌上明珠,炼丹天赋一般般,易家就是愿意给她砸钱,十六岁的六品初期,几乎成了易家的骄傲。

    可是十八岁,她还是六品初期。

    他嫉妒过,不甘过,也曾怨恨,明明他也是易家的人,对炼丹更有执着。

    只要他们愿意分出一点点对易盛绾的好,只要一点点,他有自信可以超过易盛绾,可是没有!

    一向乖的像狗一样的易衡,突然变得强硬起来,易盛绾气急败坏:“易衡!你想造反是不是?”

    她一扬手,再次朝着易衡的脸上甩过去。

    这次,易衡抬手,反抗了,抓住她的手腕,往前一推:“这里是炼丹协会,不是易家!”

    易盛绾被被推的连连倒退,不敢置信的看着易衡。

    这时,炼丹协会的管事冲着这里喊:“一个个都围在那里作甚?不想参加考核,就立刻离开炼丹协会!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要是被炼丹协会赶出去,以后还怎么在炼丹界混?

    饶是易盛绾再生气,也只能丢下一句威胁的话,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哇!易衡,你刚刚太神气了!”楼绪宁眨着眼睛,一脸的崇拜。

    易衡突然就泄气了,手脚冰凉:“完了,我刚刚那么对易盛绾,回去她还不弄死我?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怯怯的看向苏九:“谢谢你替我出头。”

    只见,苏九懒懒地点点头:“你在易家还有什么熟人吗?”

    听见这话,易衡笑得有些讽刺:“我娘是婢女,是被那人喝醉强要的,我在易家是眼中钉。”

    那人,他连爹都不肯叫,就知道有多恨了。

    苏九略微点头,语气淡淡地:“我准备在京城买房子,如果你在易家待不下去,可以帮我看房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易衡有点懵。

    “不给工钱的那种。”苏九补了句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是白白出头,又不是大善人。

    她想在京城落脚,就得有自己人。

    易衡对易家人很软弱,但是除此之外,他有足够的韧性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遇到危险的时候,敢冲过来替她挡。

    培养培养,应该能拿得出手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这段插曲平息,很快第一轮的比赛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十个擂台上,都摆放着十个药鼎,旁边放着药架,放着二十人份的药材,每人有两次机会。

    祁绍生无可恋的被推上了一号台。

    除了一号台之外,最火的就是十号台。

    宗门炼丹弟子,第一轮就火速碰撞,看点绝对十足。

    就连诸葛会长和副会长也有些可惜,因为十号擂台离一号擂台有些远。

    不过,两人还是毅然地选择了祁绍。

    晏老可就坐不下去了,他皱着眉头:“老夫去看看十号擂台。”

    “有个不省心的徒弟,晏老你也是够累的,不如我帮你分担一个吧?就祁绍挺好的。”诸葛会长笑眯眯说道。

    晏老没说话,也没跳脚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副会长面露佩服的神色:“听说他另一个徒弟,是那个鼎鼎有名的废物苏九,是靠着冥王走后门来着,能到七品后期,晏老恐怕费了不少功夫。估摸着这会担心过不了第一轮呢。”

    诸葛会长略微颔首:“希望那个苏九不要辜负了晏老一片苦心。”

    “苦心?还不是冥王殿下威逼利诱……”副会长语气里满是同情。

    两人不再说话,将目光看向祁绍。

    祁绍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苏九给他的那瓣九月霜火,心里又忍不住美起来。

    比赛开始。

    一百名弟子,各字按照丹方,拿药材。

    苏九慢吞吞的走到药架,一夜没睡,没什么精神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。”凤百灵侧身,主动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随着她打招呼,同擂台的忍不住侧目。

    却见,那为主动被搭讪的少年,只是非常冷淡的点头:“哦。”

    就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苏九垂着眼睑,转身,准备去拿剩下的两位药材。

    迎面,高大的身影,遮住了视线。

    男人一袭黑衣,古铜色的肌肤,生的俊俏,但是脸上带着丝丝冷笑,看人的眼神令人感觉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苏九懒懒地:“有事?”

    宋弈定定看了他一眼,余光扫向凤百灵,抿唇,从他身边擦过。

    他走到凤百灵面前:“许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凤百灵很冷漠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苏九像个没事人,继续挑选药材。

    这画面,台下人炸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俊俏的少年是谁啊?凤师姐居然跟他搭话了?他还不怎么搭理人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宋弈是三大宗门出了名的美男子,那少年跟他站在一起毫不逊色,美的另类啊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。你们可真是肤浅,你们知道那俊俏少年是谁吗?那是苏九,苏九知道吧?超级大废材,身无根源,且靠着冥王上位的那一个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热闹的议论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这他妈还怎么聊下去?

    宋弈吊打,没法比。

    药材选完,各自回到药鼎旁边,准备炼丹了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,时间很充足。

    七品后期的丹药,对于凤百灵和宋弈,基本上没难度。

    他们俩只要想着如何提高融合度就行了。

    手法娴熟,姿态优雅,倒像是一场视觉盛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