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8章 关于睡:本王等你来睡本王

    “又找祁绍了?”苏九手托着下巴,脸上带着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这次更不要脸,幸亏我当时机智,在炼丹协会把火种测试结果把你给调换了!就算到这群老家伙会监守自盗!”晏老抱着胳膊,一脸暗爽的表情。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僵硬的转头,看了看晏老,又看了看苏九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好像听到一个不得了的大秘密……

    苏九摁着额头,懒懒地问:“所以,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晏老又黑脸了:“你说怎么了?为了让祁绍参加,居然搞了个三大宗门六品以上的弟子都要去参加!否则以后将从炼丹界除名!你说他们还要不要脸了?”

    苏九挺无所谓的:“除名就除名呗。”

    又没指望靠着炼丹过下半生。

    晏老跳脚:“那怎么行!你可是我的徒弟,要是被人从炼丹界除名,为师的脸往哪里摆!”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晏老瞬间心虚:“咳,为师当然不仅是为了面子,炼丹界除名,意味着你炼的丹药将不能公开售卖,而且去买药材都会在黑名上,等于封杀了你这个人。”说到最后,他还挺严肃的,所以一开始才会那么生气!

    苏九叹了口气:“那就去呗。”

    晏老眼珠子转了转,一脸很担心的表情:“会不会太为难你了?”

    苏九垂眸:“那我不去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还很体贴的晏老,立马就跳起来:“那怎么行呢!”

    说完,自己都尴尬了。

    他轻咳两声,自己找台阶:“其实去锻炼锻炼还不错的,你现在等级不快突破五品吗?要不今晚加把劲?要参加,就要拿名次!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面色呆滞,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他们俩可能今天会被灭口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苏九白了晏老一眼,起身,看向已经站不稳的两个人:“走了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被刺激的有点过度,出来双脚都是软的。

    坐在食堂里。

    两人端起饭碗,还是呆滞的,满脑子都是:上品丹书,本命火种,六品后期炼丹师……

    *

    傍晚。

    三人同道回的宿舍。

    楼绪宁去了旁边的女舍。

    易衡跟着苏九并肩进门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就觉得后脊发凉,冷飕飕的。

    易衡扭头看苏九,就普通的关心了下:“天气变冷,明天多加一件衣服吧。”

    冷吗?

    苏九慢悠悠的瞥了眼自己的房门,话对着易衡说:“你们俩炼了一天了,回去养精蓄锐吧,明天加油。”

    易衡这种不受待见的世家子弟,大多都是母亲身份低,任人欺凌。

    哪里受到过这种关怀。

    易衡露出一抹感激的笑,鼻子有些发酸:“谢谢你,我长么大,还没人对我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苏九不擅长安慰人,也不会。

    易衡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,他揉着眼睛:“我先回房了,你也早点睡。”

    苏九站在原地,凝视着易衡的背影。

    直到他房门关上,她才收回视线,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房门推开,一道冰冷的身影,笔直的坐在桌前。

    黑暗的视线,却能看见他那双闪烁着寒光的双眸,像是一条毒蛇一样,阴冷粘稠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苏九下意识蹙眉,眼前的墨无溟,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“回来不点灯。”她淡淡的开口,指尖一凝,点燃了烛灯。

    暗中的那一股阴冷粘稠,悄悄的褪去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漠地移开视线,薄唇紧抿,拒绝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一回来王府都没回,就赶来了玄天宗!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他跟人打得火热,你侬我侬!

    一想到这,就郁闷的快要吐血。

    苏九定定的看了他几秒,见他不出声,干脆转身。

    拿起衣服,走人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峻的脸庞盖着一层阴霾,气不过的问:“本王给你的信,没看见?”

    苏九侧眸,上下瞄了他一眼,“然后?”

    墨无溟手撑着桌子,蹭的站起来,狭长的双眼眯起:“你刚跟人在拉拉扯扯的?以为本王没看见吗?”

    苏九有些头疼:“看见了又如何?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?

    “奇怪?”墨无溟没理解他话中的意思,手指在桌面敲了两下,双眼泛着冷芒:“你说,本王哪里奇怪了?”

    明明是他自己莫名其妙,还这么理直气壮?

    苏九也来劲了,一把丢掉衣服,“你怎么不奇怪?老子跟谁走一起还要你管啊?老子睡遍整个玄天宗,你也管不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墨无溟突然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双目似冰,幽深如海。

    苏九抿着唇,眼神有些飘忽。

    怼人一时爽,事后火葬场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墨无溟缓缓地抬手,一下下的鼓掌:“你有种,本王就看你怎么睡遍玄天宗。”他走近两步,缓缓地俯下身,贴在他耳边:“本王就等你来睡本王了。”

    嘶哑的嗓音,慵懒而随意。

    苏九心跳突然漏跳了一拍。

    墨无溟冷睨着被吓得一动不动的苏九,心情不错地扬了扬唇角:“本王要去温泉泡澡,你跟你朋友洗大澡堂吧。”

    他拿起衣服,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一头黑线。

    洗澡,还洗个屁澡!

    这个狗男人出去一趟变得会撩人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一夜无眠到天亮。

    苏九扭着脖子,回眸,墨无溟睡得非常安稳,安稳到她想泼一盆水过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墨无溟忽然开了口:“怎么?想趁着本王睡着的时候下手吗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有毒。

    她起身,拿起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“今日是炼丹大会,本王也会去。”墨无溟声色冷淡,起身,双手撑在床边,衣衫半敞开,线条分明。

    苏九不急不缓的把抹额系上,淡淡地:“你昨晚睡觉说梦话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眼神一滞,扭头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:“说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,外面传来了敲门声:“苏九,今天是炼丹大会,要去集合。你不要睡过头了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冷冽的眼神望去:“谁?”

    冷幽幽地声音。

    站在房门外的易衡吓得往后退,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噪杂的院子里,大家都在洗漱,奇怪的看着他:“撞鬼了?”

    比鬼还可怕!

    易衡还记得玄门谢忱的事情,转身就要跑。

    咯吱。

    房门被人拉开了。

    墨无溟下巴扬起,眸色微寒:“你找九儿?”

    唰!

    原本慢吞吞他的弟子,像是被了快进,一溜烟的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易衡想当场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