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7章 大佬打你们去砸药

    当年他打完仗,在这里呆了一年,靠着雷霆凶狠的手段打遍整个北部。

    那样一个人,到底有多嗜血,恐怕没人知道!

    他们其实也挺好奇的,京城那种安稳的日子,王上怎么能呆得住的?

    当年他可是从来没有闲过,就连月亮不够圆,都会找人打一架!

    嚣张,狂妄,简直就是北部的恶魔!

    他们还以为这辈子都要在北部安享晚年了,毕竟王上这几年变得太安稳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他们还等到这种时候!

    瞬间,战意满满!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北部迎来了五年来最大一次灾难,曾经的恶魔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距离炼丹大会还有一天。

    苏九和佘语的炼丹房,一墙之隔。

    那些每天讨好佘语,只得到一个时辰时间的弟子,就这么每天看着易衡和楼绪宁,像是住在炼丹房里一样。

    羡慕,嫉妒,同时还是觉得佘语好小气!

    风言风语,总是会传进当事人耳朵里。

    佘语听到之后,对苏九的怨恨更深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苏九这样做,完全是为了报复她,故意把她变成了一个大笑话!

    躺枪的苏九,压根就不知道这茬。

    慢步的往炼丹房这边走,转角,迎面就撞上了佘语。

    “你走路不长眼吗?”佘语高抬下巴,骄傲的犹如一只孔雀,语气发冲。

    苏九抬眼,不咸不淡的:“我的眼睛只看人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也不带脏字,但是怎么听都觉得是在骂人!

    佘语气得胸脯上下起伏,咬牙切齿道:“苏九,你等着,我一定会进炼丹协会!让你永远都追不上我!”

    丢下一句话,她怒冲冲的走了。

    苏九一脸的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两人的声音不算小,房间门本来就没关严实。

    此刻,两扇房门都站着人。

    苏九走到易衡和楼绪宁面前,挺无辜的:“她干嘛一直针对我?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佘语原本是要拜晏老为师的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楼绪宁:“可是晏老他收你啊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可是晏老还收了祁绍啊。”

    对面站着的两个弟子,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祁绍有天赋,还拿了上品丹书啊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祁绍比!长点心吧你!”

    两人说完,嘭的关上门。

    苏九撇嘴,边往房间走,边低语:“上品丹书,我也拿了呀。”

    易衡看着楼绪宁,无声问:你听见了吗?

    楼绪宁摇头:不确定,问问他?

    两人神叨叨的跟着苏九进去。

    楼绪宁小圆脸堆着笑:“苏九,你刚刚说你拿到上品丹书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苏九不答反问:“不是众所周知的吗?”

    两人瞬间一愣。

    楼绪宁呆呆的:“……他们都说你是靠冥王走后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苏九点头,似乎刚刚才知道这件事一样。

    楼绪宁和易衡瞬间无语。

    传言害死人!

    尤其是关于苏九传言!

    就他妈没一件对的上号的!

    苏九扫了一眼台上药材:“你们一直在炼七品丹药吗?”

    易衡点头:“我跟楼绪宁最高只能炼七品后期,当然只有七品药材。”

    苏九蹙眉:“那佘语前段时间怎么会有六品药材?”

    楼绪宁撇嘴,挺无奈的:“佘语是我们中最后天赋和前途的,我们易衡都来丹系两年了,她才来一年多就能到七品后期,长老们肯定把资源都给她啊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是没有六品药材练手?”苏九抓住关键问题。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无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家族都有比自己更有天赋的同辈,重点培养对象都在其他人身上,轮不到他们。

    简单一句话,就是他们砸不起药材,只能用宗门配给的……

    苏九瞥了两人一眼,转身:“走吧,带你们砸药。”

    砸药?

    两人不解的跟着苏九。

    直到跟到晏老的炼丹房,当即目瞪口呆,仿佛来到了新世界。

    苏九朝着里面的药架,抬抬下巴:“师父给我和祁绍配的药,都是五十份起步,我用的不多。那边都是六品药材,你们俩个可以试着砸一下,应该能到六品初期吧。”

    咕嘟!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狂吞口水,还有点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大概有两排药架,全部都是六品药材,甚至还有一个药架上面全是五品初期!

    易衡声音有点发抖:“你不是说……晏老的炼丹房,没东西吗?”

    楼绪宁挤出了双下巴:“太,太……太夸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应该只是说很安静。”苏九反驳一句,走到墙边的椅子坐下,大佬的姿势懒散的坐着:“我跟祁绍的药鼎,你们俩都可以用。”

    易衡的头摇的好像拨浪鼓:“不用不用,我有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有。”楼绪宁还是呆呆的,从空间袋里把药鼎拿出来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空桌,药架上有丹方。”苏九一边说,一边垂下头,拿出墨无溟给她的手札。

    准备好好研究斩月鬼变。

    最近元气饱满,不出于意料的话,快要步入元者七阶了。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同手同脚好大一会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上手慢,爆丹的程度跟祁绍没啥区别。

    起初还觉得不好意思,但是人都有股倔劲,尤其是药材充足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两人也越来越认真,从一刻钟爆丹,到两刻钟,半个时辰,两个时辰。

    再到最后,几乎没有爆丹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已经下午了。

    两人从来没有炼丹到这种废寝忘食的程度,主要是没有那么药材他们浪费!

    最先炼丹成功的是易衡,紧跟着楼绪宁也成了。

    两人还没来得及高兴,就见苏九抬眼,看了看药架:“药材还有很多,你们继续,试着冲刺一下六品中期。”

    原本开开心心的两人,石化了。

    六品中期,想都不敢想好不好!

    两人看着苏九低头,完全没有起来的打算,只能选了两张六品中期的丹方。

    低头,继续苦练。

    不能辜负苏九的一片好心!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……

    苏九手撑着脑袋,正在打瞌睡。

    一直到晏老回来,发现炼丹房都在爆丹,还以为是祁绍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子……”晏老正准备怼祁绍没进步,谁知道一进来看见两个不认识的弟子。

    砰!砰!

    两声爆丹。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都被突然出现的晏老吓到了。

    苏九抬起眼皮,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没事没事,你们继续。”晏老露出和蔼的笑容,走到苏九的身边,“你朋友啊?”

    苏九挑眉,避开了这个问题,“你去哪了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问题,晏老注意力立马转移,有些生气的说:“还不是诸葛那几个老头,真不要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