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5章 少东家疯了,少东家败家子

    苏九点头:“我有个要求,得保密。”

    管事微笑:“您放心,这是我们拍卖行最基本的要求,不过要请您移步,跟我去后庭登记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这等你。”祁绍坐着就不想起来了,还不忘叮嘱管事:“不许扣我九哥手续费啊!”

    “孙少爷的朋友,自然不会收费!”管事笑着保证道。

    苏九跟着管事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管事的笑容,大约是登记完,签订了不收费文书之后,僵住的。

    他刻下印章之后,死死地盯着拍卖物那一行的字:九月霜火,一瓣。

    使劲眨了眨眼睛,又揉了揉眼睛:“呵呵……咳,这位九少爷,您是不是填错了?”

    苏九看了眼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为了杜绝管事的怀疑,干脆拿出花瓣。

    沾染寒气的花瓣,包裹着火焰一般的色彩。

    不是九月霜火,还能是什么!

    管事瞳孔放大,转身,大喊:“快,快去红色预警,就说……今晚有特级拍卖品,立刻发布出消息!快!”

    他激动的控制不住情绪,都破音了。

    “九…九少爷您放心,我们一定会给您拍卖到最满意的价格!”管事拿起盒子,将一片花瓣郑重的装进盒子里,双手捧着。

    苏九看着管事的态度,忽然开始审视自己对小灵根的态度了。

    以后得对它好点,让它多开花,多赚钱。

    得知主人想法的小灵根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仰头望天。

    苏九回到包间的时候,下面拍卖场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祁绍看着拍卖台上突然挂起特级拍卖的标志,满脸疑惑:“九哥,你刚去后庭看见什么人了吗?怎么突然搞起特级拍卖了?”

    苏九端起桌上的茶,淡定的回:“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去拍卖的什么东西?”祁绍问道。

    “花。”苏九言简意赅。

    “花有什么好拍的?”祁绍不以为然,甚至有些嫌弃:“哪个傻子会花钱拍卖花啊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不想跟傻子说话。

    祁绍啃着糕点,嘴里嘀咕:“哎,你说这特级拍卖会拍卖什么?”

    苏九闭眼:“药材吧,你不是说药材是无价之宝吗?”

    祁绍惊叹:“咦,九哥!终于知道药材的价值了?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沉默是她给祁绍最大的温柔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的在祁绍喋喋不休之中流淌过去。

    佣兵工会的地下拍卖场,在管事的营销之下,特级拍卖品神仙级药材的消息传遍了各大家族。

    原本还算空挡的包间,很快就全部坐满了人。

    这种场面,已经很久没有过了。

    拍卖会开始。

    负责人热情高昂的介绍拍卖物,愣是借着这个特级拍卖品的噱头,强行加了三场其他的拍卖。

    虽然幅度不高,但是也赚了不少。

    拍卖场是吊足了胃口,最后终于请出了最后的压轴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是大家最期待的特级拍卖品,百年难得一见的洗髓圣品九月霜火的花瓣!”

    一束光,照在拍卖台中央。

    一片花瓣,又俏又娇。

    寒气四溢,火光环绕。

    饶是做了心理准备,还是震惊四座!

    据说,九月霜火被人连根拔了,这无异于绝种了!

    “起拍价,一百万两,每次得加不得少于十万两。”负责人站在台上,声音高昂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全场寂静,无人应答。

    负责人突然有些心慌,这可是九月霜火的花瓣,怎么没反应呢?

    他扬声:“起拍价,一百……”

    “两百万两!”

    “五百万两!”

    “……八百万两!”

    短短的时间,拍卖场回荡着各种的叫喊声,金额也到达的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九百万两!”

    忽然,一道惊呼在苏九耳边炸响。

    苏九倏地扭头,拧眉:“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九月霜火,九月霜火啊!”祁绍指着拍卖台,有些语无伦次。

    苏九静了一秒:“……你不是说傻子才会花钱拍卖花吗?”

    祁绍还没反应过来,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苏九:“你傻啊,这是花吗?这是洗髓圣品,就一片花瓣,都比普通的洗髓丹药效强十倍!”

    “有人超你,你就别叫价了。”苏九摁着发疼的眉心,恨不得一脚把这玩意踹死算了。

    负责人看着祁绍房间的位置,整个都是懵逼的。

    少东家是疯了吗?有这么捧兄弟吗?

    他僵着嘴,“九百万两一次!有没有人再加价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张望,纷纷看向喊价的包间。

    这九百万两可不是谁都出的起的!

    负责人感觉自己要疯了,继续僵着声:“九百万两,两次,有没有再加价!”

    持续的安静。

    负责人想死的心都有了,祁小爷怕不是敌方派来的!

    “咳,九百万两三次,好……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九百万五十万两!”

    沉重的声音,从其中一个包间传出。

    负责人顿时喜笑颜开,“啊!今晚最高出价者,九百万五十万两一次!还有没有人要加价的?”

    祁绍一听见有人超过自己了,顿时急眼:“九百——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苏九一巴掌把他没说完话,给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眉眼冷厉:“你他妈能不能别再给老子捣乱了?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弱小,委屈,又无助。

    一个打岔,下面九百五十万两敲了锤子。

    祁绍望眼欲穿,看着九月霜火的花瓣被撤下去,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“我的九月霜火……”他吸了吸鼻子,哀怨的看向苏九,才想起来一件事:“我怎么没看见你拍卖的东西?”

    苏九叹了口气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个屁,破花能拍卖出去就见……鬼……”祁绍忽然一个激灵,脑海里闪过两句对话。

    【你干嘛?】

    【九月霜火,九月霜火啊!】

    【你不是说傻子才会花钱拍卖花吗?】

    就在祁绍目瞪口呆,满脑子浆糊的时候。

    管事敲门走了进来,笑眯眯的:“九少爷,您的东西拍出去了,价格您还满意吧?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干什么?

    苏九微微颔首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九少爷客气了,托您的福,今晚拍卖会才如此热闹,您要现在去领拍卖金吗?”管家提到拍卖金,明显脸上带着肉疼。

    祁小爷这个败家子,九百五十万两要是收费,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!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