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4章 冥王不在家,不到半夜不回家

    “主人,过几天的炼丹大会,你要去参加吗?”自从带了抹额之后,南星就无所顾忌的找苏九说话。

    提到炼丹大会,苏九忽然想起一件大事:“小灵根?你开花了吗?”

    含苞待放的小灵根,抖了两下:“现在要吗?”

    苏九沉吟:“最近两天,我要去赚点钱,搞点事业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时间,我让九月霜火开的饱满点。”小灵根底气十足。

    南星默默地听着,插不上话,忽然有些酸溜溜的,一根破草罢了,还跟他争主人!

    “咳,主人,你为何不自己种一点药材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就是我空间里有一块地,可以种植药材的哦。”南星讨好的说着。

    苏九静了一秒。

    “你空间,可以进去?”

    南星意识到说漏了嘴,立马噤声了。

    苏九眯起眼眸,忽然想起他之前说的那口破药鼎,嗓音里透着危险:“够能耐啊你!瞒的够紧的啊?”

    南星怂巴巴的开口:“本来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,可是空间里变得好乱,我怕你进来,就嫌弃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一时无言。

    因为这借口从他嘴里说出来,见鬼的可信!

    “噢,主人,老二好不真诚啊。”小灵根见缝插针,挑起南星的不是,还故意喊他老二。

    南星气得炸开,书页竖的跟刺猬似的:“你个小三!”

    小灵根:“二傻子。”

    就在两个掐架正嗨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苏九淡淡的做了决定:“这样吧,小灵根你挪进丹书空间里,我看滋养你的那滩水不错。”

    刚刚掐架还占上风的小灵根,“……”想死。

    南星也噤声了。

    他一个在空间里逍遥自在,突然搞根草进来,是要打架吗?

    但是,苏九的话,两个还不敢不听。

    憋憋屈屈,郁郁闷闷的,就这么被苏九揉吧揉吧,塞到了一个空间里。

    瞬间,神识里就变安静了。

    俩个面对面,反而吵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也是神奇。

    *

    回去到宿舍,照旧的吃点心,喝茶。

    要说也奇怪了,喝茶能够提神,但是墨无溟给她准备的茶,喝完了安神。

    苏九心安理得吃着,余光瞥向旁边的男人:“身为王爷,你都不用忙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本王很忙。”墨无溟手搭在桌前,姿态优雅,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矜贵气质。

    苏九微笑着:“还真是一点也看不出来!”

    每次她回来的时候,他都在这坐着,她离开的时候,他还在。

    实在很难让人相信,他很忙!

    忽然,桌面多了一本书,墨无溟冷淡地将书放在她手边:“这是本王让战流云找的,应该跟上次的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苏九余光轻扫,随手翻开桌上的书,笔迹和标注的方式,果然都跟之前的三本一样。

    瞬间,心里浮起一丝异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感觉淡极了,被她刻意忽略,很快就溜走了。

    “小弟谢谢大哥!”苏九贫嘴的说了句,喝完茶杯里的茶,往床榻走去。

    墨无溟静坐了片刻,起身去了门外,很快又折回房,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苏九靠在床头,看着手札里的内容,眼神有些游离。

    脚步声渐行渐近,坐在后面的床上,吱呀一声,床榻陷下去的动静。

    苏九听的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“有不懂得可以问本王。”

    墨无溟低哑声音从后面传来,呵气温度洒在耳边,极近。

    苏九后背一僵。

    直到后面传来对方躺下的动静,她才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苏九醒的时候,墨无溟已经离开了,桌上放着一封信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他第一次在她离开之前离开。

    苏九打开信封—

    本王要离三天,点心和茶战流云会送,本王希望你洁身自好,不要见到像个人的就摇尾巴。

    神经病!

    苏九面无表情的把信纸揉掉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炼丹协会举办的炼丹大会即将来临,丹系很多弟子都在为此努力。

    授课暂时取消了,大家都在疯狂的炼丹,想要突破目前的等级。

    像极了考试前,临时抱佛脚。

    每当到这种时候,公开炼丹房像极了战场,单独炼丹房就成了众人垂涎的对象。

    这次单独炼丹房一共有两个人拿到了名额,一个是佘语,一个是苏九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谁不想能有一个专心炼丹的环境,个个都去跟佘语套近乎,毕竟他们跟苏九没交情,不认为苏九会借他们用。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跟苏九的关系还算和谐,但他们俩不太想占便宜,就憋着不说。

    结果在佘语每天借出一个时辰的善举的对比之下……

    苏九成天来丹系就像混日子,压根不去单独炼丹房!

    这天中午吃饭,易衡和楼绪宁终于憋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去单独炼丹房?那里环境不好吗?你不想参加炼丹大会了吗?”

    苏九略微抬眼,语气挺淡:“你们要去吗?”

    掏出一个玉质的钥匙卡,扔在桌上。

    苏九低着头,边吃边道:“我有些事情要忙,你们自己去吧。”

    易衡:“……”

    楼绪宁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桌上的钥匙,狠狠噎住。

    整个丹系弟子各种讨好佘语就奢望那一个时辰,现在看来就像个笑话……

    吃完饭,苏九就去找祁绍了。

    想了解了解拍卖行的事情。

    毕竟要干事业,就需要很多很多的钱,这是她目前最缺的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趁着墨无溟不在,就跟着祁绍出去见识了。

    俩人离开玄天宗,就去买了两身衣服,穿的风流倜傥的。

    在京城,祁绍特别熟。

    且不说上至天王老子,下至地痞流氓,但凡有些脸面的,都认识。

    “地下拍卖行比较乱,如果有危险,你可以藏在我身后。”祁绍表现出十二万分的兄弟情来。

    苏九却只是轻飘飘的丢出一句:“你只要少说话,就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祁绍:“……”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基本上没人会主动招惹他,但是他会招惹别人,以至于在京城搞出个祁小爷的名号出来……

    地下拍卖行,场面特别大,有观众席,也有单独的包间。

    拍卖行的人自然认识少东家,立马迎过去,给俩人开了个包间。

    半透明的包间,视野宽阔,可以将下面一览无遗。

    “孙少爷,有什么吩咐您就说。”管事恭敬的颔首。

    祁绍摆手:“我没事,九哥,有事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管事面色一愣,下意识看向苏九,这房间就他们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呃,有什么事您问?”

    “你们拍卖行什么都拍卖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只要是客人您有的东西,再贵重,也可以。”管事这点底气还是有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