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3章 狗男人的狗,鉴定药效震惊全场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见到少爷吗?”

    “少爷呢?没见到吗?”

    两个长老守着,发现青老后面没人,彻底急了。

    青老也没办法,沉着脸往里走。

    院子里,云姿颜在张望,却又假装不在乎的问青老:“如何?那个小……苏九怎么说?”

    青老阴沉的看着她,毫不客气的说道:“这件事恐怕只有你跟苏盼一起去求他原谅了!”

    求?

    云姿颜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:“你让我去求他?”

    青老冷笑连连:“要不是你非要搬来京城,苏家也不会到散尽家财的地步,这一切都是你和你那两个宝贝女儿闯的祸!”

    云姿颜气急了,口不择言起来:“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?当初可您和两位长老说盼儿有前程,趁着这个时机脱离九洲城,还允诺把扶盼儿坐上家主之位,这些话可都您说的吧?现在出事了,倒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我一个妇人身上,您可真行啊!”

    青老阴着脸,言辞犀利:“你如果还想坐稳这个苏家主母,就赶紧去求苏九,否则没人能救得了苏家!”

    说完,一甩袖,朝着偏厅走去。

    云姿颜站在原地,脸色一阵青一阵白。

    要她去求那个小杂种,怎么可以!

    其他两个长老,语重心长:“凭苏九跟冥王的关系,只要他能站出来,冥王就是苏家的靠山,你仔细想想吧。”

    云姿颜双拳急转,保养的还算精致的脸庞,充满了羞辱。

    她是苏家的主母,苏圣的妻子。

    如今却要去求一个来历不明的小杂种!

    再多不甘心,终究是败给了一个权字下面。

    云家跟她断绝关系,如果苏家再败落,她会成为一个普通的妇人,这不是她要的,她绝对不能接受!

    *

    玄天宗,丹系。

    丹药融合度定期统计的时间。

    授课殿上,一个面生的长老,正在翻看写着名字标识的丹药盒。

    苏九托着下巴,懒散的趴在桌上,哈欠连连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不睡觉吗?怎么每次看见你都好像困的样子?”楼绪宁竖起书,把脸藏在后面,悄声问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掀了掀眼皮:“养了一只狗,天天在我头顶叫唤。”

    易衡坐的笔直,竖着耳朵头顶,奇怪的问:“我没听见狗叫声啊?”

    苏九轻飘飘的回了句:“会咬人的狗,不叫。”

    易衡突然咯噔一声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这此狗可能非彼狗……

    楼绪宁没有易衡这么贯彻一下就懂了,反而认真的分析道:“狗不会叫?狗怎么不会叫?是不是吃坏东西卡嗓子了?”

    苏九张了张嘴,她发现不管跟楼绪宁说什么,她都能非常单纯的相信。

    易衡瞥见苏九也有噎住的时候,差点笑出声。

    这时,检验长老忽然开口:“六品初期,融合度稍微差了点,不过进步很大。其余的丹药融合度都在五十以上,佘语,不错!”

    佘语被点名夸奖,其他人投去的羡慕的眼神。

    面上平静,却偷偷瞥了苏九一眼,眼神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检验长老,又接连点了两个弟子的名字,都是夸其进步了,只是都没有对佘语那么热情。

    楼绪宁叹了口气:“快要检验完了,看来我们没希望了。”

    易衡跟着点头:“我也是,虽然炼丹等级提高了,可是融合度上不去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检验长老倏地抬头,“苏九是哪个?”

    众人忽然想起苏九没炼过七品丹药,顿时露出了看好戏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看来会炼六品丹药的人,未必就能炼好七品。”

    “老话说得好,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,一步一步的踏实!”

    全程围观苏九炼丹的那个弟子:“……”无知,果然是资本,啥话都敢说!

    苏九无视他人的目光,轻轻抬手:“我。”

    检验长老直接起身,快步走了过来,手里攥着丹药盒子。

    阴影压下,苏九慢吞吞的抬眼,换了个位置,继续托下巴,“有事?”

    检验长老蹲在桌边,把丹药盒打开,摆在苏九面前:“这止泻丹是你炼的?”

    苏九垂眸看着,挑起一边眉头:“好像是。”

    她来丹系这么久,就只炼过这么一枚丹药。

    检验长老的脸有些抽动,像是在努力的压制激动地情绪,“你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易衡听着有些不对劲,试探的问:“那个,这枚丹药的融合度是?”

    “至少百分之九十以上。”检验长老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声音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然而,听见这句话的人,脑袋翁的一声,炸开了。

   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融合度?

    这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“这枚丹药你还要吗?”检验长老询问,眼睛里放着光。

    止泻的要来干嘛?

    苏九挺嫌弃的:“送您了。”

    检验长老有些迫不及待的走回去,指尖沾水,在丹药边缘处融开,仔细观察的丹药的细微变化。

    眼神逐渐变得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“吸收度百分之百,百分之百!”

    他近乎呐喊的声音,就像是一记响雷,把所有人都给震晕了。

    百分之百的吸收度,这不是胡扯吗?

    可是看见检验长老那激动到无法控制的情绪……

    谁也无法说服自己,这是胡扯的!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吞咽着口水,用一种看着妖怪的眼神看着苏九。

    苏九还挺平静的,扭头:“我炼的丹药,融合度是百分之九十,吸收度就是百分之百。”

    易衡和楼绪宁瞬间僵住。

    我们听得到,没必要再给我们一次暴击吧!

    受到暴击最大的是易衡。

    他一直认为自己和苏九同病相怜,结果根本不是那么回事!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个人,差点咬碎一口银牙。

    佘语全身血液几乎倒涌,脸色苍白如纸,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融合度,比她高出了一倍!

    更不用说百分之百的吸收度了。

    完全不是一个层次!

    丹系的消息,很快又在玄天宗传开了。

    这次倒是没有传歪,只是根本没人相信!

    百分之九十的融合度,百分之百的吸收度。

    就算是不懂炼丹的外行人也都知道,那是天方夜谭!

    至此“苏九”这个名字,彻底成为了丹系弟子的噩梦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成绩没人能超过,将永远成为检验长老对比的对象。

    丹系弟子,就只有一个惨字可以形容了!

    *

    苏九在晏老的炼丹房,待到了天黑才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