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1章 玄门走一遭,家暴现场

    苏九炼完之后,把丹药递给等着验收丹药的执事,就走了。

    执事随意看了一眼,七品初期的止泻丹,没什么特殊的,放到盒子里写了名字,就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佘语见状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真是想太多了,如果苏九真有炼丹的天赋,怎么可能舍得来上公开课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苏九交差之后,就去了玄门。

    想着祁绍嘴里说的,打架,身体里好战的血液因子,开始不安分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是赶得巧,过去的时候,正好是玄门在练武上练实战对打。

    远远地,隐约能看见有元气飞舞,各种招式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玄门人多,左一层又一层,有的都踩到兵器架上张望,热闹的喊着口号。

    女弟子尖叫的声音,都让人怀疑嗓子要扯破了。

    气氛这么好!

    苏九慢吞吞的走到围观的人群后面:“谁在打架,这么热闹?”

    那弟子头也没回,“那还能有谁,今天大师兄守擂台,单挑呢!”

    大师兄?

    苏九竟然一时间没有想起来是谁,还伸着头往前看:“哪个大师兄啊?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烦不烦……”被挤的弟子回头,一看见苏九的脸,咯噔一声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乖乖地后退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逐渐发现了苏九,赶紧给他让位置。

    苏九侧眸看着他们:“你们继续看,别管我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脚步一点没停下,一直走到里面。

    还没抬头看见人是谁,耳边就传来祁绍呐喊的声音:“冥王加油,冥王加油,冥王加油!谢忱你行不行啊?冥王加油……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忽然想走。

    当她看见擂台上打架的人是谁的时候,也确实转身了。

    只是祁绍瞥见了她,后退着拉住她胳膊:“九哥!你也来看冥王的雄威吗?来来来,到前面来。”

    苏九:“……”能打他吗?

    擂台上,谢忱鼻青眼肿,衣衫褴褛,被虐的不轻。

    墨无溟单手负背而立,全身不染一丝尘埃。

    他微微侧眸,视线落在台下的苏九身上,唇角上挑两分,似笑非笑的。

    苏九眼梢微敛。

    心里忽然产生一股奇怪的感觉,他在这打架跟自己有关……

    “谢忱你不行了,快下来吧!”祁绍兴奋地大喊着,女弟子的音声音都没他一个人大。

    苏九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谢忱倒了八辈子血霉了,交上这么个玩意。

    擂台上,谢忱喘着粗气,瞥了一眼台下苏九,额角青筋直蹦。

    刚刚他跟冥王近身战的时候,冥王说苏九要找他亲嘴,然后就越打越狠……

    他完全是懵逼的好吗?

    这个苏九简直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神经病!

    他恶狠狠地瞪了苏九一眼,双拳攥起,丹田里最后一点元气也用上了。

    起码不要输的太难看!

    然而,墨无溟既然是铁了心来找茬的,怎么可能让他好过?

    只见他非常不经意的侧身,正面看着台下的苏九,余光都没有扫一下,右掌发出强大的白芒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种元气相撞,直接炸开。

    谢忱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,掉下了擂台,摔得气血翻腾!

    祁绍也还算有点良心,赶紧跑过去扶他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谢忱嘴角淤青,没好气的瞪着他:“滚远点!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我打你……”祁绍还挺委屈的,选择性失忆,丝毫不提刚才替冥王呐喊助威的这茬。

    谢忱全身都疼,懒得跟他废话,直接走到苏九面前。

    铁青着脸:“我听说你要跟我亲嘴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这是多大的信息量啊!

    虽然早就知道俩人那啥了,但是冥王因为一句话,嫉妒吃醋,而来玄门教训师弟,这可就太他妈的刺激了!

    苏九一脸黑线。

    他听说?她就跟墨无溟一个人说过,他还能听谁说?

    祁绍瞬间炸开,不分真假,反正维护偶像就对了:“九哥,你太无耻了!有了冥王这种身份的爱人,你还三心二意!”

    苏九忍着一巴掌打烂他的嘴的冲动,扭头看向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“你就为了这个来的?”

    墨无溟站在擂台上,狭长的眼眸半合着,那神情中隐藏着很多的得意。

    他没说话,但是他那神情,从头到脚,就仿佛在说:“本王就是因为这个来的,你能如何?”

    苏九闭了闭眼,往前走,一撩长袍,跃身上擂台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无聊,我跟你玩玩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地,擂台下一群人已经呆滞在原地。

    祁绍为难的皱起眉头,嘴里嘀嘀咕咕的。

    谢忱横了他一眼:“你瞎嘟囔什么?”

    祁绍抿唇:“我在想替他们谁加油,我崇拜冥王,可是九哥也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谢忱终于忍不住暴走,朝着他后脑上甩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从苏九上去开始。

    热闹的练武场,变得异常的安静。

    墨无溟走回擂台中间,从容不迫的看着他:“你要本王怎么打?”

    苏九笑了笑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还挺佩服墨无溟的眼力劲的,还没说话,就知道她在打歪主意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元气,你让我三招。”她笑的人畜无害。

    众人心想,不用元气,就是让你一百招,你还是得趴下呀!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,这不过是小事一桩的时候……

    墨无溟不冷不淡的拒绝:“不用元气可以,让三招不行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错愕。

    冥王不愿意让招,这是在忌惮苏九?不大可能吧?

    玄门有一部分人知道刑法堂的事,但是在他们眼里冲击没有那么大。

    毕竟天门弟子,整体实力比较差,跟玄门弟子没办相提并论的!

    “啧啧,我懂了,冥王是为了情调。”祁绍像是窥探到了大秘密,笑的贱兮兮的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祁小爷的脑子只怕是新的!

    擂台上。

    苏九当然没有认为墨无溟不让三招是忌惮她,反而莫名感觉到他是瞧不起她!

    “不用元气,十招之内定胜负!”

    说完,直接出手,快速而凶猛。

    墨无溟的反应也很快,没有元气的前提下,避开苏九的攻击,见招拆招。

    苏九出手凶狠,招招攻软肋。

    下面的人看得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苏九一掌劈向墨无溟后颈,几乎就要劈中之际,快速化掌为爪。

    这招,又狠又毒,丝毫没留余地。